图书

旧壶新酒 京范儿局气——五代羊倌

时间:2014-08-12 11:21   来源:中国台湾网

  256 P244 W-2

  以前在我家附近有个小馆儿,地方不大,条案和官帽椅永远擦得泛光,小铜壶里四季不重样的甜汤。菜单上菜色不多,但时不时就有新东西可以尝,处处透着老北京人的讲究。下班晚了没地方吃饭,我就去点一份辣爆仔鸡,配个烤肉丁馒头,吃得特舒服。我一直把它当成自家食堂,老板把我当朋友,我叫他韩哥。后来房租到期,小店就关了,吃惯了的食堂就这么没了,我伤心了好一阵子。

  两年后,突然听说韩哥开了新买卖,离我家还不远,我第一时间就跑去探路。一进门,发现当年胡同里的小馆如今变成了气派的四合院,地方大了不少,而那些桌子板凳还是干净整洁,有种低调的亲切感。它的堂屋、大包间很像之前贝勒或者格格的府邸,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北京人对院子的怀念。

  如今菜单上最醒目的是一碗羊汤。韩哥喜欢琢磨,有一次他去山东旅行,在一个小店喝到了那碗与众不同的羊汤,他不肯说试了多少次,费了多少力气才把那碗羊汤的秘密带回了北京,我也不再追问。看惯了奶白色的羊汤,头一次见羊肉汤那么透亮,口味也一改浓重绵长,变得十分清新。肉香之外还有酸爽,撒上香菜末来点胡椒粉,一碗喝出通体舒畅。

  有一道压桌的小凉菜,它是在老汤里加了话梅,把花生米和核桃给浸熟。这道菜的用心在于花生和核桃都给你剥好了,每颗花生保证里面是三四个仁,大小均匀。跟坚果的硬壳较劲,本身就是一件很费工的事,但是把寻常的东西做出不寻常,就是老北京人对于“讲究”二字的执着。饱满红润的颜色,味道咸中带甜,散发着料香和酒香,吃着吃着就想喝口小酒,就想和旁边的朋友说点掏心窝子的话了。

  这个榛蘑大花卷更不寻常了。花卷本来就是众多主食里长相比较花哨的了,他居然还给花卷加上了榛蘑碎,再拿去烤箱里把外皮烤出焦香。变身之后的花卷,外皮酥脆,榛蘑的碎粒虽然躲在面里吃不太出来,但香气是不容忽视的。世上最华丽的花卷就这么诞生了。

  山蘑鹿肉烧对虾打卤面也有可能是北京城里最华丽的打卤面。打卤面很常见,但用手掌那么大的对虾浇汁打卤的就显得异常奢华了。油焖大虾汁料味道发甜,作为面条伴侣出现有点尴尬,这款烧对虾却肉香浓郁,咸鲜弹嫩,吃的时候千万别忘记大虾是面条的浇头,要是一下子把虾肉都解决掉面条可就一穷二白了。最好的方式是用筷子把肉一点一点地剔出来,把壳嘬干净,然后再把面和虾拌了,大快人心。

  小家碧玉如今把高大上的菜也都拿捏得分寸得当。等到草长莺飞的春夏,往小院里一坐,点这么几道舒心可口的饭菜,老北京情怀满血复活。

  五代羊倌

  鲁菜

  刀切羊肉和老家羊汤 108元

  榛蘑大花卷 26元

  山蘑鹿肉烧对虾打卤面 68元

  10:00—22:00

  010—62657166

  海淀区苏州街29号院权品院内

  (八一中学北)

  免费停车

  小馆飞升,闹中取静聚餐时

  摘自《食我》

编辑:王楠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