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卷 婚里婚外(六)

时间:2011-11-04 14:18   来源:中国台湾网

  晚上,他们一家四口在五星级的世界著名连锁酒店住下。夜箫订的是两室一厅的家庭套房,说真的,原本出行计划里,是没有她的。他没想过,她会真的答应。而现在是旅游旺季,想改签房间,也已经是不可能了。 

  两个孩子刚在KFC里过完生日,两个小脑袋上还带着纸制的生日皇冠,孩子们的情绪依然处于兴奋状态,一来一往,说个没完。 

  很奇妙的感觉,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和夜箫会坐在KFC里,他陪着她和孩子们吃着廉价的食品。夜箫不是另一个人,那个人喜欢喂她吃垃圾食品,然后等她吃完了以后,笑嘻嘻地唬她,她吃进了多少致癌物质。那个人说闻到这些垃圾食品的油腻味就非常不舒服,他对一切不健康的食品总是敬谢不敏。但是,他愿意陪着她,看着她,因为那个人宠她,爱她…… 

  但是,宠她爱她的,又何止是那个人? 

  就算她真的是一颗无药可救的石头,她也能感受到夜箫是真的在宠她,从他紧蹙着眉头,一根接一根地从容吃下垃圾食品就可以看出,他是多么地想融入她和孩子们的生活。 

  “爹地,爹地!我明年还想在KFC里过生日!你和妈咪还是要陪我们哦!”像去年一样再盛大的生日宴会也比不上今年的生日来的有意思,像以前一样,即使请到了全班的小朋友参加,也比不上和爹地妈咪一起过生日的温馨。 

  “我没意见。”夜箫单手同时帮孩子们拿着两个巨型熊娃娃,另一只手沉着地开着房门。 

  他和孩子们的轻松自在,反而昭显得她的紧张更加明显。 

  除了紧张,她还很不安。 

  两个房间……那么势必今天晚上,她得和夜箫同房……并不是害怕什么,毕竟她和夜箫是夫妻,夫妻之间身体的融合也不是没有过,只是……真的,真的很不习惯。 

  没想到,夜箫将孩子们的梳洗用品放在一间客房里,然后把她的用品放在主卧室内,再接着,他将自己的用品搁在客厅的浴室里。他…… 

  她不敢问。 

  “你先回房间休息吧!待会儿切生日蛋糕时,我回房叫你。”他从来不对她有什么要求,并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只是这样的井井有条,让她反而有一种置身为客的疏离感。 

  “嗯。”点头,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淡然地回房。 

  在手放到房门的把手时,她忍不住回头。 

  夜箫正背对着她,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准备看新闻报导,两个孩子也不回房,一左一右地窝在他身边,但是很显然,他们也有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于是,夜箫准备看的新闻报导在“强取豪夺”下变成了卡通剧,但是,他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宠溺地让渡电视,随手取下客厅摆放的供给客人的无聊乏味的财经杂志,看了起来。 

  他真的极宠极宠孩子们。她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孩子们并非他的亲生骨肉,一切缘于欺骗,那么,他会怎样的愤怒?将爱全数收回?将所有宠溺丢到太平洋里?那时候,孩子们该怎么办? 

  心一颤,一时间她不敢再想象下去。 

  凛然推开了房门,觉得很疲惫很疲惫。她首先将自己泡在浴缸里,身体在温水的浸泡下,渐渐变得不再那么紧绷。 

  从浴室里出来时,她终于全身开始松弛下来,累得有一点发困。但是,很奇怪,即使困意重重袭来,窝在被窝里的她,怎样辗转也无法入睡。 

  客厅里,孩子们的欢笑声断断续续传来,即使夜箫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可是她的脑海里还是不断想象着他们三个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房门内的她,反而像被他们隔绝开了一样。屋内太过静谧,太过荒漠,太过死寂……她突然发现,她不喜欢这样。她居然开始对“家”的温馨有一点动容。半个小时后,她努力了,她试过了,但是真的睡不着。于是,她放弃。 

  她打开了房门,将自己与“家”联系在一起。 

  两个孩子已经坐在地上玩着积木,卡通电视剧的声音依然热闹非凡,夜箫坐在长形布艺沙发里,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杂志,英俊的侧面,无论哪个角度看,棱角都太过冷硬。 

  “睡醒了?这么快?”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夜箫抬头看见她,有一点惊讶。 

  “嗯。”她静默点头,恬然地坐在他身边。 

  总是逃得远远的,总是避免和他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这样的她,反而让他真的有点不能适应了。 

  “嗯……喝杯红酒?”他提议,企图用酒精来和缓突至而来的不自然。 

  两夫妻身体的距离几乎隔着近一米了,他居然会不自然,呵呵,乔翎的唇角有点微扯,眼角有点笑意的痕迹,敛神压下。 

  “可以。” 

  他起身,去吧台倒红酒。他的背影好像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她莞尔,原来,压迫感这种窒人的感觉并不是单方的,居然,她同样也能带给他压迫感。 

  人类都有劣质,发现自己原来从不是自以为的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她的心,居然开始轻松了起来。 

  沉默地递了一杯红酒给她,他一向相当的寡言,依然坐回在原来的位置,刚好一米的位置,没有比原来近分毫,同样也没有比原来远半寸。 

  夫妻二人,貌合神离、各自心神不定地浅酌着杯中之物,沉默到了尴尬。谁也起不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沉寂。直到他们的两个小宝贝放下手头上的玩具,机灵地插到他们中间空出的那一大块位置。 

  “爹地妈咪,我也要喝红酒!”格格已经大胆到去夺他盛着红酒的杯子。 

  “我也要,我也要!”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