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周杰伦的“偷懒”

时间:2015-01-07 14:1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始终觉得周杰伦不应该拍那么多电影,应该更专注于音乐创作。我倒不是说周杰伦在电影这一块没有慧根,事实证明他投资拍摄并自导自演的《不能说的秘密》,无论票房,还是口碑都极佳。我之所以建议他少拍电影,多做音乐,完全是出于“爱才”之心。

  电影圈不乏高手,不差周杰伦一个,但周杰伦却是难得一见的音乐奇才,乐坛不能缺他。

  上帝给他如此富饶的天赋,电影应该拍,可是不应该多拍,因为拍电影而摸鱼摸虾、耽误庄稼,实在是不应该。就好像爱因斯坦除了是个物理天才之外,小提琴据说也拉得不错,可是他的小提琴在乐界根本微不足道,不过是个生活调剂,不足以让他成为“爱因斯坦”。他的伟大还是在物理本行。

  猫王、“披头士”在当红之际也拍了不少电影,尤其是猫王,在被“披头士”抢走风头之后,干脆就专心拍电影(多半都是一些头脑简单的烂片),成了电影专业户。五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还有人认为猫王、“披头士”是影星而不是歌星吗?提起他们,还是要听他们的音乐。

  不去做一流的传奇歌手,而跑去当二流的演员,没有人会这么笨的。周杰伦也是一样,希望他的戏瘾如同爱因斯坦的小提琴,不过只是点缀调剂而已。

  自周杰伦之后,新中国风的创作非常多,可真正够档次的作品却少之又少。因为中国风创作很容易落入文字游戏的堆砌中,内容却空空如也。乍看之下,你很容易被某些作品华丽的词藻所吸引,像我则经常被吓到。可是再仔细琢磨,嗨,要么是首泡妞的歌,要不然就是不知所云、赘话连篇的“关门闭户掩柴扉”作品。

  诗词最重要的是意境,意境高过一切。往浅了说,你写这首歌到底是要表达什么?表达得好吗?这是一切创作的鉴赏标准。意境关乎创作人内在的涵养与胸襟,还有他的艺术审美,这些很难速成,也最容易穿帮。

  我们看“戊戌六君子”中的谭嗣同写的《狱中题壁》: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首诗是什么气魄?是真正的男子汉气魄!

  谭嗣同原本可以像康有为、梁启超他们一样逃到天津租界,再逃到日本避难。可是湖南汉子谭嗣同就不干,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 请自嗣同始。”人人贪生怕死,难怪国家无法昌盛,任人宰割。我谭嗣同就率先死给你们看吧!他被推到北京菜市口处斩,临刑前神情自若,谈笑自如,围观者上万,谭嗣同向天呐喊:“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这是何等气魄!

  每次开车经过广安门内大街菜市口时,我总会想起一百多年前在此地发生过的那些轰轰烈烈的事迹。

  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国家有难,诗人必然辈出,好作品必然涌现。清末的动荡时局才能出如谭嗣同那帮神话般的侠骨柔情、铁血硬汉。如今国家都脱贫奔小康了,北上广到了房价如天的时代,我告诉大家,这是最不利于创作的时代!没有千古愁,缺少亡国泪。年轻人绝对没条件写出“去留肝胆两昆仑”这种诗来,只能写“金钱女人两件事”——谁又不理谁啦,谁又拔屌不认人啦,谁又纪念终将逝去的青春啦(那句话说得真好:才活几年就开始回忆,无聊!)。现在到处充斥的就是这些题材。

  说了不怕您不高兴,霍尊的那首《卷珠帘》由一个男人来唱,太女气了,由他与费玉清两个大男人合唱,更女气。我不是很喜欢。多大的事啊,唱得那么缠绵悱恻,要死不活的。

  不是现在年轻人没才,而要怪时代太富足,富足到尽想要满足下三路,而创作是上三路的活。

  这样的大背景更需要好作品问世,所以周杰伦有偷懒的理由吗? 周杰伦还要花费他大半年的时间去搞一部“猫王式”的电影吗?难怪连罗大佑都曾指责他“偷懒”。

  摘自《生活需要更多的乐事》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