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时间:2012-11-01 02:29   来源:中国台湾网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生之苦,人多不复记忆,事实上,十月胎狱之苦,动弹不得,热不能耐。待到一朝分娩,一个六磅八磅重的婴儿,通过狭窄的生门,更要经过一番苦痛方能出世,来到人间的第一件事便是放声啼哭。俗语说:“落地哭三声,好丑命生成”。这哭声也就揭开了一生苦乐荣辱的序幕。

  一朝老去,几番叹息。

  唐人诗云:“公道世间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老,是任何人无法避免的。韩愈祭十二郎文云:“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四十如此,未免早衰。但即使天赋过人,或摄生有术,到了七十岁八十岁,上述现象总会发生。又何况一般人在苦苦奔波了数十年之后,除了生理机能衰退外,因过去劳苦积累而贻留的腰酸背痛风湿胃病等等,都是使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至于衰老对于女人,则更为残酷,因为除了生理的痛苦外,女人更有着青春消逝的心理的痛苦。由明眉皓齿,倾城倾国而鸡皮鹤发,老态龙钟,固然使人感慨,但谁又能逃出这个老的公例?年华老去是人生必经之路,等到人老以后,所有健康条件尽失,耳聋眼蒙,发白面皱,齿脱背曲,行路龙钟。无论将相王侯,都逃不过这一关。

  千百年来,人们在这个“老”的话题上可是下足了功夫。当头上的青丝转为第一根白发时的那一声叹息,尤其是红颜老去,青春不再,美人迟暮的那一种苍凉,女性应该比男士体会得更深刻。当脸上开始有了鱼尾纹,当步履不再矫健,你会察觉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苍老已经不可避免地来临了。如今,人们费尽心思千方百计想留住青春,于是市面上热销肉毒杆菌、胎盘素、脉冲光这些千奇百怪的美容品,只要看看那动辄几百元的名牌化妆品柜前的热闹景象,就知道衰老这个词有多么可怕,有多少人害怕衰老的来临。

  病痛难熬,谁人除外?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只要是人,没有不生病的,人只要跟病魔一握手,再强壮的人也会蔫,那些得了癌症的病人,为了治疗,花费大把的金钱强忍巨大的痛苦化疗,为的就是一个健康的身体。健康是身体的本钱,即使是感冒的小病,有一点鼻塞打喷嚏,就难受得要命,大病自不必说了,少年的病如天花麻疹,中年的病如胃溃疡肺结核,老年的病如高血压心脏病。也许有人说,科学进步,新药日出,只要有钱,何愁治不好病?其实不然,特效药固然层出不穷,新的疾病也日有所见,如小儿麻痹症、癌症,在近年来日渐增多。进一步说,即使药物能治愈身体上的疾患,但由于社会竞争激烈而致精神紧张焦虑所引起的神经衰弱、精神分裂、妄想狂、躁郁狂等心理上的疾病,又岂是药石所能奏效的?身体难免有寒热失调的时候,病了,就要躺在病榻上挨受痛患,短时间还好受,倘长年缠绵病榻,日与药物为伍,这种痛苦,岂可言喻?所以,有些人宁愿选择安乐死也不足为奇了,病魔的折磨还不算苦吗?

  油尽灯灭,身归何处?

  生老病死谁也无法回避。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曾经遍寻不老药,然而,他死的时候也才五十岁;汉武帝到了晚年的时候也曾经梦想长生不老,结果,他还是带着满腔的遗憾走了;曹孟德作为一世枭雄,然而当华佗提出要根除他的头疾必须开刀时,在未知的恐惧当中,他选择了逃避,结果是华佗死了,他也活不久了;历史上因为不怕死而青史留名的人也有不少,那是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金圣叹临刑前的从容,王国维的自沉,文天祥的慷慨激昂,还有史可法的悲情殉国。然而,即使他们对于死亡如此蔑视,他们仍然要经历死亡。

  有道是“壮志未酬身先死”,每一个死者都有他尚未完成的壮志。世界上有多少死不瞑目之人,同时经历了死前肉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呼吸困难,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这时娇姿稚子,环绕榻前,生死离别,凄惨无比,尤以将死未死之际,这一生所作所为,善善恶恶,一一自脑海映过。对于那些善的,无愧于心的,会感到欣慰宁静,但对那些恶的,有背天理良心的,将会感到懊悔、痛苦和恐怖。这又是怎样一番折磨呢。

  生死别离,呜呼哀哉。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生死离别,人间惨事,青春丧偶,中年丧子,固然悲痛万分,即使不是死别,或为谋求衣食,或因迫于形势,与相亲相爱的人生离,也将感到痛苦。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亲如父子,近如夫妇,亦难得终身相守,又何况其他呢?世事无常,爱别离苦,是谁都无法避免的。生离死别最让人伤感了,每次说起这个话题都令人肝肠寸断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虞姬在中军帐中辞别了项羽,明妃在马上谢别了君王。深深的眼泪就是红海也装载不下,绵绵的幽恨就是天地也没有它长久。父母去世,子欲养而亲不在,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自不必言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当要与所爱的人分离时,孤鸟独飞、花枝单放的感觉,最是令人苦痛又断肠。

  冤家路窄,偏又相聚。

  和爱别离苦相对的,是怨憎会苦。意气相投的朋友,海誓山盟的爱人,恩爱情深的夫妻,或膝下承欢的子女,或生离,或死别,一切不能自主。但相反地,那些面目可憎、语言乏味,或利害冲突、两不相容的人,偏又聚会在一起。像这些可厌可憎的人,能够终身不见,岂不眼前清净?无奈社会上人事问题繁杂万端,“不是冤家不聚头”,越是你所厌烦的人,越是天天要见面。例如父子成仇,兄弟成恨,姊妹妯娌不和,老板可怕,同事可恶,你越是不想见他们,偏偏他们就日日在你面前出现,有时冷言冷语,讲几句戟刺的话,恍似冷箭穿心,令人痛恨难过,欲哭无泪,欲骂无由。在某些形势下,越是互相怨憎的人,越被安排在一起,如影随形,好像再也没有分散的时间,这岂不是令人苦恼万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