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楚王寿诞,泛舟长江。

时间:2012-09-03 19: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楚王寿诞,泛舟长江。龙船高高在上,江水洪洪欢畅。楚王看着这片原本属于越国的河道,正在他的脚下向后挪动,感到飘飘欲仙。

  他的身后,不是公卿贵胄,不是王后嫔妃,而是公输般。公输般虽说是为了楚王祝寿,看起来却似很不愉快。

  楚王道:“寡人寿辰,你为何闷闷不乐,莫非还在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罢了,不怪你发明的弓弩不济,只怪墨子棋高一着,在最后关头,他的弟子不知从哪蹿出,救了宋王一命,现在那老家伙吓得天天疑神疑鬼,卧病在床,我看命不久矣啊!”

  公输般道:“大王在上,墨翟一天不死,我们就一天进攻不了宋国,我这弓弩的秘密,如今已泄露出去,我只怕……”

  楚王笑道:“你是我楚国的奇才,你造出来的东西,世上有谁能及?寡人就不信墨翟能有你这般的奇思妙想,巧手神工,来,寡人今天心情高兴,喝酒,喝酒!”

  便坐在酒桌前,与公输般举爵祝酒,船舱下层坐着的公卿大臣们,也都举酒庆贺,大家正要一饮而尽。

  忽然间,他们都听到了嗤嗤几声。

  那是利箭破空之声。

  啷,啷,两下,是两个酒爵落地之音。

  楚王与公输般二人的酒爵,被突如其来的两枝黑色羽箭给射落当场!

  公输般手腕震的发麻,他吓得倒退一步,看到地上的黑羽箭,顿时反应过来,疾呼道:“保护君上!”

  六名甲士自船舱内飞奔而出,挡在楚王跟前,哪知六道羽箭自河岸对面射来,六名甲士挥连忙剑格挡,还是慢了一步。

  又是一箭射来,当!

  楚王的王冠落地,头发也被那箭射散了,只见那黑色的羽箭插在王冠上,嗡嗡作响,晃荡不已。

  公输般指着河对岸,道:“在那边!弩箭手,快!”

  弓弩手们瞄准了对岸,弓弩连射过去,箭矢纷乱投天,却不到岸边就力竭落下。

  弓弩队队长焦急的道:“对方超出射击范围,根本就……”

  楚王一巴掌拍了过去,大骂:“没用的东西!”随即整理整理衣襟,钻入了船舱之内。

  这一巴掌打得弓弩队长几乎晕了过去,公输般的眼珠都快爆了,脸也快肿了,这一巴掌,相当于狠狠打在了他的心上。他的弩箭根本射击不到对岸,但对岸的箭,为何能射到这里,还如此精确。

  他拔起射落王冠的箭矢,只见上面刻着:“楚王不仁,自遭天谴,公输鼠辈,暗算无门,墨家踏弩,天下第一,射冠夺命,一念之间——墨者警告。”

  公输般用力的捏着箭矢,哪怕哪箭簇划伤自己手心手指也不在乎,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只有看着鲜红的血液从指缝间蜿蜒而出,他才觉得自己活生生的活着。他望向对岸的山头,那里,正有几个人,平坐地上,以弩平放跟前,双脚踏入弩拇之内,两手拉着钩索,双脚前蹬,以浑身的力量,拉开弩弦,挂上机括。他恍然大悟,这用尽全身力量的踏弩,比自己仅以双手开弦的弓弩,力量不知大了多少倍,准确度也增加了不少,墨翟啊,墨翟,你怎会想到这一点的?我……我公输般……难道真的不如你么?

  噗通!

  他万念俱灰,胸口剧痛,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河水中。

  公输般醒来时,看到的是一个大汉那张须发戟张,血脉贲张的面孔。

  然后是另外一些奇奇怪怪、扭曲变形形体和脸面。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禽滑厘,你带着师兄弟们先退下!”

  公输般听到这声音,顿时知道,那是墨翟。

  只听那大汉骂道:“巨子,这家伙不义,助纣为虐,害死了九师弟,你为何还要救他,就让他淹死在河里算了!”

  公输般慢慢坐起,大汉的脸移开了,后面又移开了几张脸,最后露出的,便是墨翟平淡无奇,挂着闲适与微笑的面容。

  公输般道:“这里是?”

  墨翟道:“这里是越国的江上,越国的船仓内,楚王的船是追不上来的!”

  公输般冷眼看着墨子,道:“你为何要救我?”

  墨翟道:“你是我所见过最聪明的造物天才,你有一双无与伦比的巧手,这是上天赐予天下的礼物,我又岂能将它毁灭?”

  公输般看着自己的手,早已包扎好了伤口,他忽然撕开白布药裹,更撕裂了结痂的伤口,任由鲜血滴淌,气冲冲的道:“我三次都败在你的手上,你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你想干什么?”

  墨翟温言道:“你这么做,只不过因为你败了三次,可是你知不知道,在我出道之前,我走了多少地方,受过多少磨难,失败过多少次,可是我从来没有垮下,只要不垮,跌倒了,总有站起来的一天,如果不是你造出弓弩,我又怎能造出踏弩,你的失败,只不过是在道义上的失败,如果你继续助纣为虐,发动战乱,而不是造福百姓,上天自然会惩罚你,如若你能发挥你的聪明才智,造出能流传于后世的有用之物,百姓将自能将你铭记在心……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公输般原本是天纵英才,为名利所迷蒙了心头,此时听墨子一语点透,宛如自大梦中醒来,墨翟能以德报怨,自己却心胸狭窄,顿时无比汗颜,涔涔汗液,冷遍全身,心头反是一团火热,挣扎坐起,跪拜于地,道:“请大师收我为徒,指点公输?”

  墨翟笑道:“请起,请起!我做不了你师父!”轻轻一抬手,公输般就感到巨力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站起。

  公输般又要下跪,墨翟道:“你的聪明才智,不在我之下,只要修心养性,日后定能成为一代宗师。我们墨家以除杀暴政为己任,不适合你,这件事情,你休要再提!”

  公输般道:“那请夫子为我赐名吧!”

  那个时候,给一个人赐名,是君主和父亲才有的权力。

  墨翟感到莫大的荣幸,他当仁不让,略一思索,道:“你名为公输般,有‘输’在里面,自然比斗中会输,既然你来自鲁国,不如,就改为鲁班如何?”

  公输般跪谢道:“谢夫子给公输赐名,自此之后,公输般就叫做鲁班吧!”

  墨翟道:“好,鲁班,你去吧!”

  鲁班临走时,要来墨汁,要来细针,在自己手上,刺了一条似鸟飞鸟,似弩非弩,似剑非剑的刺青图案,道:“这刺青,代表墨家给我留下的标志,鲁班虽非墨者,却也是墨家朋友,从此之后,不会再与墨家相斗。”

  鲁班去后,为纪念与墨子相斗之宜,将弓弩改造成了一种可作长直线,可在木材上画记号,可当铅锤使用之物,命名为“墨斗”。

  他又发明了曲尺,如刨子、钻子,凿子、铲子这些武器,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再也没有继续研究。数十年后,他终成为木工建筑方面的超级大师。二年四百多年以来,被后世的土木工匠尊称为“祖师”,永远受人尊敬、爱戴、纪念。

  墨子发明的踏弩,成为了狙杀暴政的最佳武器,墨子归天之后,将象征着墨家最高权威的巨子令牌传给了弟子禽滑厘,禽滑厘组织了墨家的隐秘狙杀刺客团,并以鲁班刺青时所画图案,为其标志。当中的每一个成员,均是拥有高超刺杀技术的专家。当一代暴君出现之时,墨家除暴刺客团就会出现,先示意警告,屡教不改者,就当场狙杀。墨门组织隐隐成为了天下间最叫列国国君害怕的、具有强烈震慑性的神秘势力。此后,墨门流传于后世,刺客团更是分散开来,各种流派自居正统,在乱世与战争中暗中维护墨子使命。秦始皇曾为张良和大铁椎暗杀,但并未成功。世易时移,时移事易。到了汉武大帝时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墨家各个流派,散落民间与各个名族之中。汉武大帝将匈奴赶到欧洲,墨家传道者也有不少随着匈奴来到欧洲。匈奴重创罗马帝国,狙杀流也传入罗马帝国,又在欧洲悄悄蔓延生长。到了隋唐时期,随着中国进一步强大,各国均来拜访学习,墨者们也走出中国,以各种隐秘姿态纵横于全世界,有的成为了说客团体,有的成为了特工组织,有的成为了政府官员。但更有一批最为神秘,最为强大的流派——墨家狙杀秘派,成为恪守墨者训导,隐于乡土间的狙杀组织。到了元朝时,蒙古族征服了半个世界,这股暗流也随之散蔓到各国刺杀集团中,成为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狙杀网络。

  至今,他们还存在于世界各地,不管天地怎么变化,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唯一不变的,是他们高超的狙杀技术和那个象征着他们信念的鲁班纹身。

  只有很少的人能够知道这个纹身叫做“墨斑”。

  只有更少的人才能知道它代表的含义。

  以暗杀来保护百姓,是他们的命运。

  以狙击来维护和平,是他们的使命。

  随着更厉害、更精准的狙击武器出现,他们身上也发生了无数惊险刺激的神奇故事。

  他们永远在等待着使命的召唤。

  下面的故事,就是他们的传奇。

  狙击手的战争开始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