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4、遇到张老师

时间:2012-12-10 11:05   来源:中国台湾网

  4、遇到张老师

  丁野、东方奇随着三个美少女进了“月亮湾”,高高的球道牌上画着个性感女郎,坐在一个既像保龄球又像月亮的物体上,旁边还有刺激人活动欲望的宣传标语:月亮弯弯,越滚越靓。大厅里面身穿运动衣、足蹬轻便球鞋的年轻人像风一般蹿来蹿去,十二条保龄球道口都被年轻人占领了,积分排上的电子数字随时跳动着,一个个脑袋大小的保龄球被人们捏在手里,或轻或重地抛出,准确的击中球道终点的保龄木瓶或者掉进球道两边的沟缝。年轻人们特别喜欢这种运动,中老年人稍微少一些,也同样玩得不亦乐乎。

  “快,快,还有一条球道。”苏柔一看这场面就兴奋了,带着身边的两个姐妹直奔剩下来的十二好球道。

  丁野对东方奇说:“你去订票,等一会儿我来结帐。”也跟着三女孩奔了过去。

  东方奇撇撇嘴:“怎么又是我?”不过他天生就是干这种事情的料,没办法,只好到柜台处订了票,交了押金,然后提着五双球鞋过来。

  苏柔见球道开通了,保龄球从传送孔中传送出来,迫不及待的捞起一个,就对着球道终点的品字形木瓶甩去。

  那球滴溜溜地旋转着飞出,准确的击中九个木瓶铛的一声,正好击中第一个木瓶,第一个木瓶击倒了后面两个,后面两个又绊倒了后面三个,她居然一下子来了个满堂倒。

  “耶!”苏柔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来,我来。”丁野说。也想显露一手,捞起一个红色保龄球就扔了出去,砰砰一阵声响,保龄球冲到终点,可惜只碰到了六个木瓶,也还算不错。

  接着白小晴,王芝也一人来了一个,她们两个都是菜鸟,一人中四,一人中三。

  轮到东方奇的时候,他捞起球运了运神,径直跑出,那球脱手而出,就在球快要接近终点的时候,突然一偏,掉进了沟里。

  “太惨了。”东方奇着恼道。他天生就是运动方面的白痴,比起丁野来差得太多了。

  “没关系,我来教你。”苏柔说。

  “谢谢!”东方奇说。

  “握持球先将在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插入指孔,再把大拇指深插入指孔,手心贴着弧面,把球牢牢握住,手腕保持平直,手臂保持90度角,像这样!”苏柔拿起一个球作了示范。

  东方奇跟着她的样子做了个姿势。

  “投球前有一个平稳的加速度,必须进行助跑。只有在助跑中通过摆臂运球,球才能够得到加速度。四步助跑又叫标准型助跑,它包括第一步推球,第二步垂直下摆,第三步垂直后摆,第四步向前垂直回摆和滑步投球。手臂摆动时,肩部应放松,像钟摆一样摆动。”苏柔说得头头是道。

  丁野、白小晴、王芝听得一愣一愣的。

  东方奇不住点头,说:“专业,专业啊!”

  “好了,练习到此,我们正式玩吧,一人两个球,一人10轮,好吧。”苏柔甜甜地笑着说。

  “我去买汽水。”白小晴见东方奇已经满头大汗了,柔声说。

  “我陪你去。”王芝说。

  “我陪你们去。”丁野说。

  白小晴和王芝点点头。

  三人离去,只剩下东方奇和苏柔两人,东方奇不知说什么,看着苏柔,正好看到她的目光,不禁脸一热,耳根稍微有点发红。

  苏柔噗哧一笑,说:”怎么了,你怎么不投了?”她笑起来的样子还真好看,几滴汗水,顺着她的瓜子般的脸颊流下来。

  看得东方奇心中一阵激荡。

  苏柔见东方奇痴痴地望着自己,也是脸上一红,说:”我们,我们开始吧。”

  她的身子挨了过来,一股清新的香味钻入东方奇鼻中,又是心醉,又是神驰。

  丁野、白小晴、王芝带着五瓶汽水过来了,放到保龄球计分台后面的休息桌上。

  “怎么不打了。”丁野问,“你们不打我可打了。”他老实不客气的抄起地上的一个保龄球就准备投。

  便在这时,王芝叫了起来:“唉呀!张老师。”

  大家一同朝王芝眼睛瞟向的方向看去,只见入口的柜台处,他们的班主任张老师正在同柜台登记处的人员说着些什么。

  张老师还没看见他们,太好了。

  只是他的眼睛有朝这边瞟的趋势,得赶快行动。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看到老师,学生们就害怕,尤其是不在学校里,尤其是男生女生混在一起的时候。老师又要搞一番教育:”什么别早恋啊,会影响学习,你们还小啊。”等等,真是烦也烦死了。

  丁野拉着白小晴就往墙角走道边跑,想趁着墙角那边走道上的人群作掩护。

  东方奇对苏柔和王芝说:“咱们背过身子去,先进洗手间。”

  三人故作镇定的背着身子,朝洗手间走去。

  “丁野!”那边有人叫了一声。

  张老师早就看到了丁野,还看到了白小晴,还看到了他们俩手拉着手。

  “惨了,惨了。”丁野和白小晴涨红了脸,乖乖地低着头朝张老师走去。

  张老师看得好气又好笑,现在的孩子,比过去开放多了,高中就手拉手,有些甚至比这还严重,未成年人就喜欢干成年人的事,成年人干的事反不如未成年人,这都什么世界。他管多了,还遭学生嫉恨,但是不管,任其发展下去,那更是会出很大的问题。

  “怎么,手还牵着呢?”张老师的小胡子往旁边一撇。

  丁野和白小晴忙放下手。

  丁野这才觉得那小手十分温润,抓着还真舒服,刚才太紧张,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白小晴的手心全是汗。

  “不是,其实我们是来……”丁野说,”碰上的。”

  “碰上的,哈哈,你会单独出来,恰好碰上她吗,平时还没看出来啊,”张老师看看丁野,又看看白小晴,”白小晴,最近学习下降了一名,要注意了。”他严肃地说。

  白小晴耳根子都红了,仿佛雪白的玉笋上抹了一层胭脂似的晕。

  至于丁野,张老师反而没怎么说他,他反正是那种破罐子破摔,说了等于白说的人。

  张老师要走了,他的头才稍微往后一偏,丁野便说道:“张老师,您也喜欢打保龄球啊。”

  “嗯。”张老师点头微笑。

  已经快要走出保龄球室的东方奇见丁野引住了张老师的视线,不由大为感动:“兄弟,下次测验,我一定会给你再抄一次的。”

  “快走吧!”苏柔拉着他就往外跑。

  他们正冲到门外,砰的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脸色阴沉,像蒙了层灰蒙蒙的面纱。

  “张老师,不如您教我们打保龄球怎么样?”丁野说。

  “这孩子。”张老师心想丁野这小子连老师都不怕,跑到这里和女生约会,还要自己教他打保龄,真不像个学生啊。张老师是那种引导性教育型的运用者,他想与其将少男少女的情感阀门给拧上,一旦洪水爆发那就挡不住了,不如开个导管,将他们的情感引向正确的方向。他便笑着摸了摸丁野的脑袋:“好吧,不过,我的朋友才是真正的高手,我可以要他教你。”

  “哦!”丁野说,“他是谁啊?”

  “他叫杨勇,我以前的老同学了。”张老师说,“他很快就来。”

  “我来了。”一个声音冷冷地说,“这几个是你的学生吧!”

  张老师回过头去,看到入口处杨勇站在哪里,他的身边有三个正想溜出去的学生。从他们的背影他就能看出:东方奇、苏柔、王芝。

  “站住。”张老师说。

  他的声音像绳子般的延伸出去,捆住了东方奇、苏柔、王芝三人妄图跑开的脚。

  他们三个苦着脸回过头,张老师正笑眯眯的向他们走来。

  同时,他们三人感觉到身后一股令人莫名恐惧的力量正朝他们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里阴冷的钻了过来。

  他们看到了杨勇的眼睛,正泛着深不可测的暗色光芒,冷冰冰地注视着他们。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