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关于“命”这回事

时间:2012-12-27 08: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2790  关于“命”这回事

  我过去对病人的理解实在还是有所距离,自己真实尝受过一次,就会知道死亡威胁的力道有多重、阴霾有多大。

  去年末有机会认识了一位擅长以紫微斗数解读命盘的人。在讲这段经验之前,我倒是想先建议读者,不要太快将紫微斗数与灵异画上等号,紫微斗数其实就像是古代的人类行为学,是对人类心理行为的初步统计与分类。所以有人说,虽然东方世界在古代没有像西方世界一样讲求逻辑、追求哲学、发展科学,但不代表古人就不重视智慧,不追求科学与真理,事实上,古人建立理论、建立学识的功夫一点也不逊色,只是没有发展成西方世界认同的理性论述模式。紫微斗数就有点这种味道,以观察天象,结合人的出生与时间做一些人格特质的判别。

  它有点类似于讲星座、说血型,又有点像希腊人发展出来的生命灵数。总之,是看符号解说的一段过程,看到什么星、什么宫,就说出通常有这些星、这些宫的人格特质是什么,又比较容易会遇到什么状态。既然是通常,也就是说讲的是大多数的比例,而忽略了少数的例外。而且同一份报表(Data),每个人解读出来的结果都不太一样,看的重点与细节也都不一样,还牵涉到解读的人本身的特质、生命经验与诠释的技巧,所以就可能造成每个人说的都不同,甚至是南辕北辙的结论。

  因为年纪的增长,我最近开始“懂得”欣赏东方文化与古文明,开始对易经、紫微、老子有了一些好奇,自然就想要去问问或探索这些古代流传下来的文化与思想究竟在说些什么。

  话说回来,我在对人生没有任何困扰或问题的情况下去接触紫微斗数,完全只是出于好奇,索性听听看这种方法是怎么解读我的人格特质与命运。很有趣的是,从符号看出,对方说我在十年后恐有大劫,而且是会伤及性命的大劫,所有十年间得到的会完全失去。我听后扑哧地笑了出来,问了他一句:“那岂不是很无谓,用十年的时间获得许多东西,却是为了之后一次彻底的失去,那何必要追求与拥有?”

  他语重心长地说:“人生本来就是无常,拥有之后就是失去,一个人若不要有太多欲望、贪念,简单地过,自然就不会有太多烦恼。只是,世上的人就是难以满足,年轻女孩想要嫁有钱的白马王子,婆婆妈妈想要孩子考第一得功名赚大钱,太太们要老公忠心没有桃花还要爱她,男士则想着如何获得名利权力与地位。问题是,世间这种人能有几人,大家只好一直活在挫败、失望与不甘心中。烦恼都是源自于欲与贪呀!”

  我听了为之赞叹,有一种听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这席话比去探问自己的命运结果还有价值。

  与他道别之后,说不受影响是骗人的,再怎么理智与洒脱的人难免都会被别人的意见与话语影响,何况是关于“命”这回事。我不免想到若真的只有十年可活,这十年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生命中重要的优先级会是什么?

  其实,自从在临终病房工作后,接触到许多临终病人的生命故事、聆听了许多令人意外的患病过程后,对于人生我已不做什么长远规划,现在都只做三至五年的规划。以前把人生想得很简单,觉得只要够坚定、够有能力,人生就可以照着自己的期望走,经过了岁月的磨炼与看清楚生命本质的无常与多变之后,我知道人生的际遇可以瞬息万变,三年五年时间人生可能就已人事全非,做十年的规划实在太久了。

  所以要我想到十年后的事,实在超乎我能想象的范围。

  不过,我倒是经验到一个特别又真实的经验,这个经历实在极具“经验性”,让人很有感受与启发。这个经验就是“受到死亡威胁”的经验。

  以前,我是一个很愿意去理解病人害怕死亡与担心死亡威胁感受的助人工作者,我没有受过死亡威胁,我之所以愿意理解是基于人文关怀的态度,也因为我相信病人的感受是真实的,即使有人不认同,即使常常有人持轻松论调对病人说:“既然生命要结束了,就看开点吧!”“谁无一死,何必放不下!”我都不曾因此轻看病人所受的痛苦与威胁,也从不怀疑病人感受的真实性与困难性。

  只是,当我听到有人硬生生地说我不长寿,听到有人说我会被死亡威胁时,我的心体会到一种无力与感伤:无力于不知能怎么应变,感伤于要和亲人朋友别离。然后满脑子幻想自己会怎么死:发生意外死的,还是患重病死的?该不会是痛苦太大,自己杀了自己吧?!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都被自己想一遭,最怕的莫过于死得太激烈、太痛苦的死法。我和几个挚友提起,挚友们的反应都不同,有的说:算未来通常是不准的,别担心;有的说:别放在心上,参考参考就好;有的则说:喔!你信吗?

  想想人的反应虽不相同,却都逃离不了这几种说法,就是要你想开点,要你别相信,要你靠理智战胜情感……

  那一刻,我终于较贴近于一个生命受死亡威胁的病人的心情:那是种不再能确定究竟该怎么生活的心情,也感叹于自己的生命似乎要错过些什么的心情,似乎没有机会再去经验些什么或完成些什么的心情。当然,也包括无法和人好好谈论这种无奈与担心的心情。

  这无关于对命运是信或不信,而是死亡的威胁真真实实冲击到你对生命的看法与安排。在死亡面前,人就是会焦虑,人就是会无措,人就是会想得很多。

  我想起许多被医师告知生命有限的重症病人,当他们一提起对死亡的担心、害怕与焦虑时,旁边的人常常都是要病人转移话题:别想太多,医师也有误诊的,医师虽然这么说,也不表示是真的。

  旁边的人其实也焦虑,也恐慌于去谈有关“死亡”的主题。谈“死亡”总让人感到无助无力,因为没有人真的有把握去阻止死亡的发生,即使一时阻止,也非永远阻止,既然难有把握去阻止,多谈又有何意义呢?就因为这样,谈“死亡”成为许多人眼中无谓的事。

  经历过这个经验后,我倒觉得人面对死亡威胁的焦虑时,实在是需要一个能理解、愿意一起谈谈的人来讨论,如果不经由谈话讨论,人哪有机会疏解那些盘踞在脑海里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哪有机会去厘清自己究竟在乎什么担心些什么?我也从这个经验中体会到,我过去对病人的理解实在还是有所距离,自己真实尝受过一次,就会知道死亡威胁的力道有多重、阴霾有多大。

  无论命盘怎么解释,无论解说的人功力高不高,死亡这件事是一定会临到的,这个经历其实只不过再次让我体会到这个事实。我想起曾有一个年轻的女性罹患癌症之后,家人找了许多解命大师为她消灾解厄,还试了许多偏方,病情仍然不停恶化,但她自己与家人仍是不愿放弃找奇人来为她改命改运,甚至把名字都改了,身份证重新换了,病情仍不见起色,最后在自己与家人都没有准备之下,生命悄然结束,留下的是为之愕然、情感崩溃的家人。

  他们错过了正视死亡的机会,错过了死亡曾留下一些时间让人回顾一生,整理生命,和亲人互道珍重再见,所以她的死亡和一个突然无任何征兆而死亡的人是一样的,都是令人难以相信难以面对的打击。

  我的确无须小题大做这次解读命运的经验,毕竟我不知道自己正确的生辰是何时,所设定的时间不过是一个猜测与假设,并不保证的确如此,所说的结果可能根本就不是我的命运。但这经验,让我更体会到人性真实的脆弱,也体会到面对死亡威胁可不是轻松容易的事,这似乎又帮助我更理解了人、理解了死亡。想到此,就觉得它是一个值得分享的经验。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