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章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时间:2013-03-29 15:12   来源:中国台湾网

  像是刚吃过糖一般,她的唇齿间还余存着水果般的清甜,项明轼只觉得那滋味前所未有,舍不得松开她,吻得越发深了,眼见着就要去撬开她的牙关。

  肩被扣得太紧,力道不轻,梁珂挣扎几次都没有松动,肺快被挤爆了,她忍不住拼尽全力咬紧牙关。

  “唔……”项明轼闷哼一声,一抹腥甜在舌端晕开。他拧眉,松开了怀里的人,脸色难看。

  梁珂大口顺气,伸手胡乱擦着自己的唇,呼吸还未平缓,她脸一仰,巴掌就跟着挥了下来。乌龟王八蛋,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除了惊心,没有半点美好,更别提浪漫了,最重要的是,吻她的还是她最讨厌的浑蛋。

  完了,初吻的美好记忆半点也没有了!

  项明轼早就料到她会有过激的反应,一抬胳膊就将她的巴掌挡了下来。梁珂心底怒意更盛,可是瞧着他一副无所畏惧的无赖模样,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撒气才好。两个人对立这么多年,她虽然从来都没承认自己输过,可是,好像也从未在他那里捞到半分便宜。

  到了这一步,梁珂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着实厉害,明明正跟别的女人谈情说爱,转过头来就可以对阮芷馨温柔有加,关上门,又来对自己胡作非为。

  不论如何,就算他再讨厌她,也不能这样对她。他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她越想心里越难受,鼻子不知道怎么的就狠狠一酸,眼泪跟着落了下来。她咬住唇,不出声,晶莹的泪滴沿着脸颊往下滑。项明轼眨了眨眼,有些无措。在他眼里,梁珂是个骨子里特硬的人。在那个吻结束的瞬间,他的脑子里闪过她收拾他的无数可能,单单缺了这一种。

  很久之前,久到他都不能确定那个时候自己到底几岁,某人躲猫猫时在树上睡着了。家里人找她找得快疯了。树太高,天也黑了,她怕被家里人教训,不敢一个人从树上下来。他找到她,明明有求于他,她却还能无事人一般镇静自若地跟他谈条件。那时,他就看出她非同寻常。两个人针锋相对这么久,不论他们斗得多凶,她都从未因为他红过眼眶。

  今天确实有太多意外,不论是对她,还是对他,太多东西不在控制中,他也不想再控制了。

  真是糗大了,初吻没了,居然还哭了,她是输得精光了,某个浑蛋心里肯定乐开了花!梁珂抹了抹脸上的泪,弯腰拾起地上的手机,直起身就朝眼前的身影撞了过去。

  果然,项明轼没有防备,直直朝后倒去。这么厚的地毯,反正是摔不死的,梁珂如是想。她又惊又窘,哪里还会多待,对身后那人吃痛的声音置若罔闻,拉开门就蹿了出去。

  出了酒店大门,梁珂根本不分东南西北,一通乱跑。夜色深沉,路边的商店几乎都打烊了。她跑了一阵,脚底猛地传来钻心的疼,估计是跑得太远,就算穿着平底鞋脚也受不住了。她叹了口气,慢下步伐,没有目的地晃悠。

  七转八拐,不知不觉居然走到了城里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她没来过,可是却听不少人说过,比如梁玮,比如叶曼曼。叶曼曼的大哥叶骥比他们要大几岁,早早就下海了,现在手头上有几家拿得出手的店,有家叫暮色的酒吧听说最有名。

  没有人追来,她心底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伸手抚到自己的唇上,那里好像还残存着异样的温度。她甩甩头,提步朝最近的那间酒吧走去。

  以前她也泡过吧,不过是跟梁玮一起去的,其实就是跟屁虫,关键是去开眼界。梁玮啥也不准她点,最后让服务生直接拿了兑酒的瓶装红茶给她,哦,还点了一份香蕉船。虽然不尽兴,她也觉得开心,至少开眼了,原来酒吧就是这样子的。只是里面乱哄哄的,吵得她头皮发麻,晚上回家躺在床上,喧嚣的音乐声还在耳边作响。

  于是她对酒吧就没了好印象,同学们做活动的时候也曾邀过她,被她不咸不淡地推了。今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直挺挺地走了进来,之前的讨厌好像被烦乱掩盖了。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