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七章

时间:2012-10-30 19:0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七章

  克莱尔来到楼下,两个警察拖着一个醉汉从她身边走过。她怒气冲冲地走进一间狭窄的小房间,一屁股坐在了一名年轻警察的面前。这个警察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二岁,身上穿着笔挺崭新的警服,胸前的名牌上写着他的姓——卡普兰。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克莱尔感到更加生气了。

  “你刚才说这件事情是在哪儿发生的,女士?”

  “在曼哈顿城市医院。”

  就这么一条简单的信息,这个年轻警察似乎也花了好几分钟才记录完毕。“科廷医生难道没有给你们打电话,把我来报案的事情告诉你们吗?”克莱尔不耐烦地问道。

  “我们必须同有关目击证人谈谈,女士。还有攻击你的那个男人,他叫什么名字?”

  “托德昆比。”

  “你能告诉我‘昆比’是怎么拼写的吗?”

  克莱尔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大声道:“这么点儿事情到底还要拖多长时间?”

  卡普兰警官可怜巴巴地看了她一眼,回答说:“对不起,沃特斯医生。我两天前才刚刚从警察学院毕业,我不想把事情搞砸了。”

  克莱尔自己也意识到,她是把对罗勒警探的一腔怒火发泄到这个不知所措的小伙子身上了。“不,”她说,渐渐平静下来,“是我应该向你道歉,我心情不好,并不是你的错。”

  卡普兰看来立刻轻松了许多。“我向你保证,最多10分钟你就可以走了。现在,请你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再给我说一遍……”

  克莱尔不得不长叹一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讲述了一遍。

  在楼上的警队办公室里,尼克坐在办公桌前,同样怒气未消。他还在想:那个该死的心理医生竟然闯到这里来,大言不惭地告诉我一个警探该怎么工作。过了一会儿,他又对自己生起气来,责备自己不该那么情绪失控。他对克莱尔说的那些话都是脱口而出,简直挡都挡不住。尼克开始感到担忧了,不管是不是心理医生,像这样突然走进一个人来,把两起甚至可能是三起谋杀案的答案送到你手里,这样的好事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的。

  他盯着桌上三个受害人的尸体照片,心想,她讲的那个故事太荒唐了。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引诱自己的病人吐露真相,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出他妈这样的事情来?真是个怪胎,一个变态的心理医生。

  “你没事吧,警探?”威瑟尔从尼克桌子对面站起身来问道。

  尼克抬起头,桌上的台灯照得他直眨眼睛。“你他妈站在那儿干什么?”尼克吼道。

  威瑟尔犹豫了一下,然后伸手把一份打印材料放到尼克的办公桌上。“我把托德昆比的犯罪前科调出来了,就是刚才那个心理医生说的那个家伙。我想,你可能想看一看。”

  说完后,他就等待着尼克再次发火。但是,尼克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也知道这个小伙子只是在做他拿了工资就该做的事情,而且这些工作他自己本来也该做。

  “谢谢你,孩子。”尼克说着,勉强挤出了一个不自然的微笑。

  威瑟尔点点头作为回应。“嘿,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事?”尼克盯着威瑟尔问道。他到底要我帮他做什么?尼克不想因此同一个新搭档走得太近,谁做你的搭档都一样,他喜欢独来独往,那样做起事情来要容易得多。

  “我当警探也已经八年了。你称呼我的名字,行吗?”

  他的意思是说:威瑟尔不喜欢别人把他叫做“孩子”,尼克听明白了。

  “汤米,对吗?”

  “谢谢。”威瑟尔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很严肃。“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介意吧?”

  “我们是搭档,”尼克回答说,希望尽量消除他们之间的误会,“尽管问。”

  “你怎么会讨厌心理医生呢?”

  现在,尼克刚刚压下的怒火又冒起来了。“听着,所有人都很清楚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如果你不知道,要么是你信息不灵,要么就是你瞧不起我。”

  威瑟尔立刻意识到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对不起,我知道了。你遭遇的不幸落到任何人身上都是非常痛苦的。”

  “你能理解,我很高兴。汤米,你是个不错的孩子,刚到这里就干得不赖,千万不要因为管不住你的嘴而砸了饭碗,行吗?”

  威瑟尔默默地点点头,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尼克从桌子上拿起那份打印材料,第一页上印着昆比的头像。他看了看这张脸,觉得很平常,走在大街上随处都可以见到这样的一张脸——便利店柜台后的店员、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或者驾驶送货车的司机,这样普通的面孔有几百万,你平日里根本就不会多看上一眼。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个性罪犯。不过,性罪犯又该长什么模样呢?

  尼克翻过这一页,继续看昆比的被捕记录。接着又翻过一页,突然一个名称吸引了他的注意:

  美国商船学院。

  尼克继续往下看。昆比曾经就读过长岛的美国商船学院,不过只读了半年就被学校开除了。

  半年的时间足够学会打水手结了,比如荷兰水手单套结。

  尼克翻了翻后面的几页材料,嘟囔道:“怎么没有啊?”

  “你想找什么?”威瑟尔问道。

  “我想找昆比上次服刑的情况,这里只有他几次被捕的资料。”尼克回答说,心里开始感到兴奋起来。

  “我可以告诉你,”威瑟尔说,“从去年开始到上个星期为止,他一直在里克斯岛服——”

  尼克突然站起身,急匆匆地向门口走去。

  “怎么了?”威瑟尔喊了一声,立刻跟了上去,在楼梯口追上了他。

  “这个混蛋昆比在去年圣裘德谋杀案之后被关进了监狱,而正好又在科尼岛无名氏谋杀案发生之前被放了出来,这就说明了为什么这两起谋杀案之间没有发生相似的谋杀案。”

  克莱尔站在楼外大街的对面,准备搭出租车回家,脸上仍然怒气未消。现在是星期天的下午,7月的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她不得不眯缝着眼睛躲避耀眼的阳光。这座城市里的人好像都逃到城外避暑去了,就剩下了街对面两个正在跳绳的小姑娘。克莱尔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们。

  多少年了?

  在地面不断升起的阵阵热浪中,两个小姑娘不知疲倦地跳着,突然其中金黄色头发的小姑娘不慎跌倒了,另一个赶快扔下跳绳,跑过去把小伙伴抱起,好像是在告诉她说:没事的。

  她为什么要转身离去,为什么把艾米一人留在了身后?

  这时,克莱尔听见了一辆汽车驶来的声音,便把目光从两个小姑娘身上收了回来。驶来的正是一辆出租车,但是车顶的灯箱上却打出了“下班”的字样。她挥手示意出租车停下。

  司机在她身边停下车,摇下了车窗。“你要去什么地方?”出租车司机问她。

  “西区第88街。”克莱尔回答说。

  “正好在我回车库的路上,我送你去。”出租车司机说。

  “谢谢你!”克莱尔说着钻进车里。一天来,现在总算可以坐在车里喘口气了,她只想尽快回到家里,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在这时,车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警察。停一下。”尼克气喘吁吁地对出租车司机说,司机立刻把挡位挂回到“停车”挡上。

  “你想干什么?吓了我一跳。”克莱尔大声道。

  “你为什么要引诱他?”尼克问道,“我是说那个叫昆比的家伙。”

  “我还以为你对这件事根本不感兴趣。”克莱尔回答说,立刻钻出出租车站到尼克的面前。

  “听着,我为我刚才在楼上说的那些话道歉。我确实应该同昆比先生谈一谈。”

  “哦?现在你终于觉得我是对的了?”克莱尔得意地问道。

  “我不想同你吵架……医生。”

  “沃特斯,克莱尔沃特斯。”

  “对了,沃特斯医生。我需要得到这个昆比的地址,你能给我吗?”

  克莱尔看了看他,然后从提包里取出昆比的卷宗,打开来放到出租车的引擎盖上,再拿出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昆比的地址。

  “我必须跟你一起去。”她对尼克说。

  “不,你不能去。”他回答说。

  “我知道应该如何同他交谈。”克莱尔说。

  “你如果真知道,那么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对吗?”尼克说。

  “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下一次当你觉得你的哪个病人会伤害别人的时候,不要以为自己就是‘少女神探南希德鲁’ ,还是把这种警察的工作交给专业人士处理。”

  克莱尔怒目相向,厉声道:“下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没有偏见的警探!”

  她把手中的纸条扔到尼克的脸上。“昆比住在他祖母家里。”说完,她重新钻进出租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启动后,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尼克罗勒,在出租车的后视镜上,尼克的身影正变得越来越小,很快出租车转过街角,他的身影也从镜子里消失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