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临战第一课

时间:2012-05-28 12:0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当时,曹操正在大规模地进行职制改革,其目的是为了保持清新的政风,不断地任用提拔有能力的人才,努力强化阁僚的体制。

  他宣称:“如果有事,随时出动。”也就是时刻保持着所谓的临战态势。

  那时,毛玠被任命为东曹掾,崔琰被任命为西曹掾。尤其被评为优秀人才的是主簿司马朗的弟弟司马懿,他出生于河内温,字仲达,被任命为文学掾。

  司马仲达精通文教和官吏的选拔,在文官中被公认为是个才干超群的“能吏”,但在军政方面还没显露出他的才略。

  当时把持军务的依然是夏侯惇、曹仁、曹洪等人。

  一天,曹操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南方的形势。

  夏侯惇在会上建议道:“现在刘玄德占据新野,拜孔明为军师,频繁地调练兵马。如果现在对其弃之不顾,将来必成心腹大患。所以我认为处理南方军事的顺序应该是先去除新野刘玄德这块绊脚石,然后再谋求实施下一个大计。”

  诸位大将中虽然也有人面露反对之色,但曹操还是立即表态道:“这事就这样定了。”他当场决定首先讨伐刘玄德,并作了具体的军事安排,即拜夏侯惇为全军的都督,于禁、李典为副将。组建十万兵马的军团选择吉日,率军向新野进发。

  会议期间,荀彧曾两次在曹操面前发表不同的看法:“听说孔明不是普通的军师,如果各位讨伐刘玄德时过于轻敌,即使胜了也获利甚少,而一旦失败,则中央的威严何在?我们将失去太多的东西,所以在这方面必须多加考虑。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夏侯惇站在一边讪笑道:“刘玄德、孔明等人,不论哪一个都不过是没有固定领地的野鼠之辈。你的这种说法简直是杞人忧天。”

  “不,不,将军,你绝不能太小看刘玄德。”

  突然,旁边有人出来附和荀彧的说法。众人一看,原来是先前住在新野、熟知刘玄德近况的徐庶。

  “噢,是徐庶吗?”曹操好像突然发现了徐庶的存在,他急切地问道,“刘玄德的新军师孔明是何等人物?”

  “他叫诸葛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他上通天文,下悉地理民情,精研六韬,胸藏三略,神算鬼谋,真乃天下奇才,绝非世上平庸的腐儒和兵家可比。”

  “那和你相比如何?”

  “不能与之相比。我乃萤火之光,孔明却是皓月之明。”

  “真的吗?”

  “世人怎能及得上他?”

  夏侯惇听了极为反感,他一面怒叱徐庶言论的荒谬,一面大言不惭地说道:“孔明也毕竟是个凡人吧,人和人之间绝没有那样大的差别。总而言之,即使是凡人和圣人的差别,也不过相隔一张纸而已。以我夏侯惇的眼光来看,像孔明那样的年轻人如同草芥。首先,那个黄口小儿不是没有实战的经验吗?如果在这一战不能将他生擒,我夏侯惇宁愿将自己的首级献给丞相。”

  曹操被夏侯惇的豪语所鼓舞。出阵那天,他欣然亲自立马于丞相府门口,为十万将士送行。

  另一方面,自从刘玄德把孔明迎入新野之后,在其内部开始出现了一点不太和谐的气氛。

  众人不无妒忌地私下议论道:“让年纪轻轻的孔明位居众臣之首,难道要我们向他恭行师礼吗?主公和他同时起居,亲密无间,寝则同床,食则同桌,真是太过恩宠了。”

  关羽和张飞的心中也甚感不快,不仅形之于色,有时甚至直接向刘玄德毫不客气地大发牢骚。

  “孔明究竟有何才能?难道大哥生来就有迷信个别人的嗜好吗?”

  “不!不!”刘玄德温和地含笑道,“我得到孔明如同鱼得水那样,你们不要瞎猜疑了。”

  张飞听后极其不快地面露愠色。从此以后,他只要一见到孔明,就会嘲讽地叫道:“水来啦!水流过来啦!”

  孔明确实就如水一般,即使身处城内也总是雅静无声,很难知道他究竟在还是不在。

  有一次,他偶然看到刘玄德的帽冠,往日平静的眉头立刻皱起,不满地问道:“这是干什么?”

  刘玄德似乎有喜欢修饰仪容的爱好,这次他把一种珍贵的饰物戴在帽冠上,还镶嵌上珍珠。对于孔明的责备,他慌忙解释道:“你是说这个吗?这是牦牛的尾巴,是襄阳的一个富豪送给我的。听说非常珍贵,所以我特意把它戴在帽冠上看看。先生觉得奇怪吗?”

  “虽然很相配,但主公不感到悲哀吗?”

  “为何?”

  “如果主公像女子那样喜欢修饰容姿,那将意味着什么?那是主公丧失大志的表现。”

  孔明颇为正色地责问道,刘玄德听后突然扔了那顶用牦牛尾巴装饰的帽子,有些不快地说道:“先生怎能如此相比呢,我只不过为了暂时忘却心中的烦忧而已。”

  孔明又问:“主公和刘表相比如何?”

  “我不如刘表。”

  “和曹操相比如何?”

  “那就差远了。”

  “既然主公也知道不如他们二人,况且我们这儿拥有的兵力只不过数千人,如果曹操明天就派兵来进攻,我们拿什么来防守呢?”

  “……我也经常为此烦忧。”

  “那也不能单纯地停留在烦忧上,必须找出实际的对策。”

  “请先生明示有何妙计。”

  “从明天开始抓紧实施吧!”

  孔明事先制作了新野百姓的户籍,招募了壮丁。因此,除了数千名守城部队之外,他向刘玄德提出了组建农兵队的计划。

  从第二天开始,孔明亲自担任教官,着手训练三千余人的农兵队。根据实战需要,教授队列行走、埋伏进退以及阵法的要点,并且向他们灌输军人克己的精神,练习刺杀、用剑的技术等。

  经过两个月的严格训练,三千名农兵已经能很好地掌握各项军事技术,做到纪律严明、训练有素,成为孔明手下一支能运用自如的强兵队伍。

  就在紧张地实施计划的时候,果然不出孔明所料,传来了曹操拜夏侯惇为大将,率领十万军队,以讨伐新野刘玄德为名,南下进军的消息。

  “曹军有十万大军,我们该如何防守呢?”

  刘玄德听到消息后大为惊恐,急忙召集关羽、张飞共同商议军情。

  张飞道:“曹军就像一大片野火,大哥只要用水去浇就可以了。”

  在此危急关头,这个鲁莽的家伙竟然还说着这种难听的风凉话。

  刘玄德深知现在不能再计较这些微不足道的对立情绪,所以他正色地劝诫二位义弟:“智谋靠孔明,勇武还是靠你们二位之力。好吧,就拜托你们了。”

  张飞和关羽退下之后,刘玄德又叫来孔明,以同样的口气对孔明提出应急的嘱托。

  “主公这样的担心是没有意义的。”孔明有些不满地说道,“现在的忧患不在外部而在内部。我最担心关羽、张飞二人不服从我的命令。因为不能执行军令,那我们的失败也是必然的。”

  “这事确实也使我很烦恼,依先生之见,该如何是好?”

  “实在对不起,请主公把自己的宝剑和印绶借给亮一用。”

  “那很容易,就这样可以了吗?”

  “请主公召集众将听令。”

  刘玄德把自己的宝剑和印绶亲自交到孔明的手中,并立刻召集诸将上堂。

  孔明端坐在军师的座位上,刘玄德斜倚着中央的床几。孔明站起身来,严肃地发布了军队布阵的命令:“离新野城九十里之外的地方,有一个名叫博望坡的险要之处。那儿左为予山,右为安林,这就是各位的战场。”孔明首先指着地图说道,“关羽率一千五百名士兵在予山埋伏,待敌军通过一半后,掩杀后卫,袭击敌军的辎重部队,并放火焚烧。张飞同样率一千五百名士兵进入安林,隐蔽在后面的山谷里。当看到南面火起,即率兵杀出,不惜一切代价阻挡敌人中军的先锋部队。关平、刘封各率五百士兵准备硫黄、烟硝等易燃之物,从博望坡的两面不断放火烧敌。”

  接着,又指着赵云命令道:“命你担任我军的先锋。”

  孔明劝诫赵云在此役中不可好勇斗狠。他道:“要取得战功,必须谨慎。这一次只许诈败,不可浪胜。你的责任就是诱敌深入,不得贻误全军的战机。”

  此外,孔明又将所有人的分工一一安排完毕。这时,张飞似乎早有准备地趁机发难,他突然对孔明大声嚷道:“根据军师的指令,我们各自都有了分工。但我有一事不明,军师将自己置于何处呢?”

  “主公也率一支队伍和先锋赵云形成首尾之势,阻挡敌军进攻的道路。”

  “住口!这没有主公的事,我是问你自己想在什么地方和我们配合作战。”

  “我孔明就如先前所说的在此守备新野。”

  张飞张开大口,不客气地嘲笑道:“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终于明白了你这家伙的聪明才智。哈哈!各位,你们都听到他在说什么吗?”

  他接着又拍着手继续调侃道:“他一边命令主公和我们远离本城作战,而自己则安坐在新野防守。你是想叫我们都去厮杀,只求自己太平无事地守在新野,对吗?哈哈!这太可笑了,各位!”

  孔明一声大喝打断了张飞的爆笑,他凛然地怒责道:“有主公的宝剑和印绶在此,难道你没看见吗?有违抗命令者,立斩无赦;有乱军纪者,同样严惩不贷!”

  孔明锐利的目光直逼张飞。

  张飞还想奋然反抗,被刘玄德竭力劝止。他这才冷笑着,极不情愿地领命而去。

  众将表面上都服从命令,各自分赴前线,但内心怀疑孔明是否指挥得当的并不止关羽、张飞二人。

  关羽等人对张飞劝道:“我们先暂且试试孔明的计谋是否灵验,所以这次你怎么能不服从他的命令呢?”

  建安十三年秋,七月。

  夏侯惇率十万大军开进到博望坡(今河南新野北方)附近。

  他叫来当地的向导,询问博望坡的地形。

  向导答道:“后面是罗口川,左右是予山和安林,前面就是博望坡。

  于是,夏侯惇留下于禁、李典二将护守以军粮辎重为主的后卫,自己则带着副将夏侯兰、护军韩浩二人,率领主力部队继续前进。

  夏侯惇首先带领几十名将领快马轻骑地去观察敌军的阵容。他们一行登上一处高地之后,夏侯惇纵目望去,不由得在马上哈哈大笑:“哈哈!原来是这样啊?哈哈!”

  众将不解地问道:“将军为何如此大笑?”

  “先前徐庶在丞相面前极力推崇孔明之才,把他吹得简直像是一个法力无边的神人。但我现在一看他的布阵,就知道这个黄口小儿的愚劣。调配这点可怜的兵力和愚蠢的阵容,跟我们交战就好比唆使犬羊和虎豹相斗。”

  夏侯惇言罢依然大笑不止。他又补充说,自己曾在曹操面前放出大话要生擒刘玄德和孔明,现在看来此言非虚,刘玄德和孔明已成为自己的掌中之物。

  自以为吞灭敌军胜券在握的夏侯惇,立即向先头部队下达了“发起进攻,一举歼灭敌军!”的命令。他自己也冲在最前面。

  这时,赵云从对面朝着夏侯惇的方向纵马而来。夏侯惇高声怒骂:“你这个吃着鼠将刘玄德的残羹剩饭,一起作乱的窃国之贼,还想逃到哪儿去?我夏侯惇在此,还不快快授首纳命!”

  “休得胡言!”

  赵云跃马舞枪而战。双方交战十几回合,赵云立刻佯败而逃。

  “懦夫休走!”

  夏侯惇乘胜在后紧追不舍。

  护军韩浩见此情状,飞马追上夏侯惇苦谏道:“将军深入敌后极有危险,我观赵云逃跑的样态,分明是一再引诱将军追赶,彼处必有伏兵。”

  “你说什么蠢话?!”夏侯惇轻蔑地付之一笑,“如果他有伏兵,我就消灭他的伏兵。像这样的弱敌,就是进入他的十面埋伏,又有何惧?现在就是要追得他无路可走,把他们彻底消灭!”

  夏侯惇不听韩浩的规劝,继续猛追猛打,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博望坡。

  这时,果然不出韩浩所料,随着一声炮响,顿时金鼓齐鸣,飞箭如雨。一看旗号,原来是刘玄德率领的一支兵马。夏侯惇又是一阵大笑:“这就是所谓的敌军伏兵吗?这些小爬虫,看我不灭了它。”

  说着,他继续奋迅地拍马追击。

  夏侯惇率领着他的部队,当晚气势汹汹地追到新野城下,摆开了一举攻克敌军本城的架势。

  刘玄德率领一支队伍几经奋战,且战且退。他按照孔明原先的计策,显示出难以抵挡的样子,很快就和赵云合在一起全面溃逃。

  不知不觉之间,夕阳西沉,雾一般的云霞上洒下了月亮的清辉。

  “喂,于禁!喂,等我一下!”

  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正快马加鞭地向前急驰的于禁一边擦着满头大汗,一边回头问道:“是李典吗?有什么事?”

  李典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夏侯惇都督到底在干什么?”

  “他是个脾气急躁的大将,不知道什么叫做犹豫,早已骑着烈马冲到前面去了,把我们甩了两里多路。”

  “那太危险了,那样逞强是要吃亏的。”

  “那为何?”

  “他太盲进了。”

  “这些不堪一击的敌军哪是我们的对手?一路顺利地冲杀不仅显示了我军的强大,而且还是敌军太弱的缘故。你为何会这样畏首畏尾呢?”

  “不,不是畏首畏尾。我虽然初学兵法,也知道在道路狭窄,山川相逼,草木芜杂,时应防敌军火攻的道理,现在到了这里突然想起兵法所云,因此产生了这样的担心。”

  “嗯,你说得很对,这一带的地形和兵法上说的差不离。”

  于禁说着也猛然驻马不前。他命令众多的兵马停止前进,并对李典说道:“你留下来巩固后卫阵地,防备四方的袭击。我也总觉得这儿地形有些怪异,让我追上都督告诉他我们的意见,劝他慎重行事。”

  于禁一人飞马而去,终于追上了夏侯惇,把李典的意见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夏侯惇也许突然有所醒悟,他一拍脑袋,“糟了,我们好像过于深入了,你为何不早说呢?”

  这时,只感到一阵杀气正悄悄地向曹军袭来,连夏侯惇这久经沙场的老将都突然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恐之感。

  “赶快后撤!”

  夏侯惇狂喊一声,但为时已晚,他还未来得及调转马头,只见从四面的峡谷和山顶的树荫里到处燃起熊熊的火光。大火又引来了狂风,火势迅速蔓延,群山的树梢都形成了熊熊的火炬,溪水也如沸腾的铜汁那样灼热地翻滚着。

  “啊,是敌军的伏兵!”

  “是火攻!”

  曹军在道上乱作一团,互相碰撞,互相践踏着,不时传来伤亡者的惨叫声。

  这时,天地间杀声四起,金鼓的轰鸣震耳欲聋。

  “夏侯惇,你干什么去了?难道忘了白天是怎样吹牛的吗?”

  黑暗中传来了赵云的声音。

  刚才还霸气十足的夏侯惇眼看着大量的士兵有的跌入溪川被水淹死,有的在慌乱中被马蹄践踏而死,他面对着伤亡惨重的局面一筹莫展,看来已丧失了回过头来再和赵云一决雌雄的勇气了。

  “不要骑马了,赶快弃马跳水逃跑。”

  夏侯惇一边教部下跳水逃命,自己也下马徒步潜行,好不容易才只身逃脱。

  守在后卫阵地的李典突然看到前方燃起了大火,大叫一声:“果然出事了!”

  他急忙率兵赶去紧急救援,突然被关羽率领的一彪人马截住了去路。当他再想回去护守博望坡的军粮队时,又发现那儿已遭到刘玄德麾下张飞部队的袭击,全部辎重均被焚烧殆尽。

  “不能让火网中的敌军逃走一人!”

  张飞部队呐喊着,从后面夹击而来。曹军大败,死于刀下和火中的士兵不计其数。

  夏侯惇、于禁、李典等人眼看着辎重队的车辆悉数被烧毁,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已经不行了。”

  夏侯惇沮丧地咕哝着,率领残军越山而逃。结果,夏侯兰在半路上被张飞一刀斩于马下,护军韩浩也被追逼进入燃烧着的树林,烧成重伤。

  大战到拂晓时分才终于停息。

  群山都遭到大火的焚烧,溪水中满是敌军的尸体。

  关羽和张飞收兵后,身处这样悲惨的余烬之中,意气风发地巡视着昨晚所取得的赫赫战果。

  “敌军死尸超过三万,能安全逃脱的士兵恐怕连一半都不到。”

  “那全歼敌军也就快了。”

  “这真是好兆头。除军粮之外,我们的战利品可真不少。能取得这样的大捷,和平时的训练分不开,所以平时的训练最重要。”

  “你说得也有道理。”关羽语气暧昧地回答道。他望着并辔而行的张飞的脸,又道:“不过在这次作战中,首先是孔明指挥得当,他的功劳是不能否定的。”

  “嗯,他实施的计谋都实现了,这家伙倒还有点小聪明。”

  张飞虽然在表面上还留有几分不服气的样子,但在内心不得不佩服孔明的智谋。

  不一会儿,二人离开战场,向新野走去。

  这时,只见从对面来了一辆座车,周围簇拥着骑将、军旗和五百多名士兵。

  “对方是谁?”

  二人一看,座车上悠然地坐着军师孔明。前驱的两位大将是糜竺和糜芳。

  “呵呵,原来是你们二位将军。”

  “是军师吗?”

  关羽和张飞一见孔明,再也不敢耍什么威风,他们毫不犹豫地下马拜伏在孔明的车前,向他报告昨晚开始取得的大捷。

  “上仰主公的御德,下赖诸位大将的忠诚勇武,我们才取得这次大捷,真该同庆同贺。”

  孔明在座车上大度地说着,慰勉两位立功的大将。他下视着眼前这两位比他年长的猛将,光凭他的神态和说话语气就令人很难现象他才是个满二十八岁的年轻人。

  不久,赵云、关平、刘封等人各自领兵到此集合。

  关羽的养子关平缴获了敌人的军粮以及七十余辆运粮车,充分显露出初战获胜的轩昂气势。

  骑着白马的刘玄德也来到了这儿。诸位将领一起高呼着胜利的口号迎了上去。

  “恭喜主公平安无事!”

  “大家同喜同贺!”

  “我们已经获得大捷,还是赶快回城吧!”

  众人喜笑颜开地向新野凯旋而归。

  一路上,旌旗飞舞,掩没了前进的道路,百姓们载歌载舞地欢呼雀跃,真诚地欢迎着胜利归来的将士们。留守新野的孙乾早早地率领着城下的父老百姓出城相迎。

  老人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这儿能免遭敌军的蹂躏,主要是我们重用了大贤人的缘故。”

  他们纷纷称赞刘玄德的英明,同时也敬仰孔明的才德。

  但是,在这胜利的时刻,孔明并没有陶醉在自我的矜夸之中。

  进城后没几天,刘玄德对孔明之才备加称赞,但孔明依然紧锁着双眉婉拒道:“主公不必过奖,现在绝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虽然夏侯惇的十万铁骑除了少数漏网之外已大部分被歼,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但下次必然是曹操亲率大军前来进攻新野,所以我们不得不考虑到那时我们安危的大问题。”

  “如果曹操亲自前来征讨恐怕不易对付。他曾使北方的袁绍一败涂地,又席卷了冀北、辽东、辽西等地,难道他真的会带着北伐的劲旅南下征讨?”

  “他一定会来,所以我们必须早做准备。而且新野地方狭小,城内要害设防薄弱,不足以据守抗敌。”

  “先生的意思是叫我们退出新野吗?”

  “退出新野,寻找能够坚守的地方。”

  孔明说着,偷偷地看了四周一眼。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