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二、乐氏家族进京的第二种说法

时间:2013-01-08 08: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二、乐氏家族进京的第二种说法 

  第二种说法与第一种说法之不同之处在于南宋之前更为久远的一段历史。

  这要追溯到唐朝末年,让我们再回到1000年前的浙江宁波。前面说到,乐氏家族是由外地迁来北京的。再早的家族起源地是何处?这第二种说法有没有根据?

  根据《浙江省镇海古县志》记载的“乐氏宗谱”中的文字,得知有一乐氏家族祖籍应是在浙江省宁波府的慈水镇,也就是现在的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再追溯,则得知慈水镇在古时隶属镇海县。

  史料记载

  在镇海古县1000年前《县志》中的“乐氏条款”中,可以查到以下资料:

  仁规大司寇仁厚昆弟,在光化年间,以立朝正直取忌,避“朱温之乱”,弃官归隐于鄞县大隐。

  依据此条记载,表明在唐朝光化年间,在唐朝京城长安曾经有乐仁厚、乐仁规两兄弟为官正义,为躲避高官之间的争斗,抛弃要职,归隐移居宁波府。

  唐朝末年,唐昭宗光化年间(公元898~901年),宫廷面临十分动荡的局面。各地藩镇割据,地方势力很大,中央政权支离破碎;而在京城之内,朝廷的高官大臣又与宦官的斗争激烈,积怨极深。唐昭宗大权旁落,作为一国之主的李晔毫无能力控制国家局面。这时,有个藩镇叫做朱温,此人原为黄巢农民起义队伍中一名能征善战的武将,后来起义归顺唐朝,被赐封为宣武节度使,御赐名“全忠”。朱温很有心计,野心极大,他逐步扩大势力,与宰相朱胤联合削弱篡权的宦官们的实力,夺权造势,凌驾于唐昭宗之上。皇权萎靡,无法掌握大局,以致造成“朱温之乱”。

  故事大意

  唐朝晚期,皇帝施政的宫殿从长安城中心区的太极宫迁至长安西北的大明宫;不同往日,朝政多在大明宫的宣政殿举行。据说,乐仁厚当时身为大司寇,掌权司法、刑法之事;其胞弟乐仁规居太医署内的太医令职位,掌管朝内医务的权力。他两人面临着“唐室日益衰惫”的局面,乐氏兄弟愤愤不平,哀伤不已,遂产生弃官归隐之念。直到有一天,唐昭宗在大殿上与群臣共议国事,朱温出言跋扈,蛮不讲理。众官员不服,据理力争,朱温大怒。众官员被朱温的护卫拳脚相加,宫殿里一时大乱。唐昭宗看到如此情景,无可奈何,只好退朝,拂袖而去。乐氏两兄弟趁大乱之际,避开人群,逃出宫廷,回到家中。

  乐氏二人到家坐定之后,感到大事不好,朱温一伙肯定要逐个报复。

  长兄乐仁厚首先开口说道:“趁着朱温现忙于处理各类繁杂事务,尚无暇顾及报复之时,我们抓紧逃离长安吧!”

  “本来我们早有弃官归隐的想法,现在已经到了必须离去的时候了。”乐仁规表示同意。

  “朝廷没落,归隐到远地他乡,使对方鞭长莫及。我们避到远离京城之处,选一个物产丰富、气候温和,适合我们归隐的世外桃源,尽快离开都城长安这块是非丛生之地。”

  “我们有亲戚在遥远的江东道的明州(即现浙江省宁波市一带),你如果同意,那倒是个好去处,青山绿水,物产丰富,且交通不便,正是归隐逃逸的理想安身之处。果真如此,那要马上派人去联系,但切不可告诉他们都城发生之事变。”

  就这样,在唐朝光化三年(公元900年)两兄弟不敢公开变卖家产,只好把家产典出,换得一笔钱财,假借进秦岭拜山还愿之名,携带家眷细软,穿过深山,从汉中取道,星夜赶往江南道明州的慈溪。对外只说是“隐居深山,与世无争,修行纳炼长生不老之术去了。”

  他们过长江,经杭州、越州,花费百余天时间,晓行夜宿终于逃出敌对势力的权利范围,一路上遇到不少危险。乱世强盗多,遍地丛生欺诈的陷阱,最后经长途跋涉,幸运地到达明州的慈溪。乐仁厚长嘘了一口气说:“我们一家免遭报复,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但是这种万幸是有代价的,代价是这个家族已经由朝廷的高官显贵变成了普通黎民百姓了。”

  这时,长安城内仍然处于激烈的权力斗争之中。仅仅数年,便结束了唐朝的统治,改国号为梁,中国进入五代十国——梁、唐、晋、汉、周的时期。

  乐仁规归隐慈溪之后,不再过问朝廷国事,静下心来,专注钻研医术,在当地行医看病,渐有声望。此后,乐氏家族世世代代从医,经历几百年,直至明末。据记载,乐氏第21世乐显勘曾任太医院医官;乐氏第23世乐萧宏曾任太医院吏目,始终从医。

  中国古人自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就有纂修家谱的习惯。乐仁规本是个学者型的官吏,隐居明州后,虽然行医看病,但是在看病之余,仍不忘纂修乐氏家谱。“乐氏条款”表明:“为使宗族不失序……纂修乐氏宗谱”。明州本地的原有乐姓家族有一位长辈,名为乐汝祯。乐汝祯已在明州慈溪居住有年,颇具声望。乐仁规考虑不如尊当地名人乐汝祯为族中之长,使乐氏一家有本地色彩作掩护,更容易逃避追查。遂推崇乐汝祯为家谱中第一世祖,往下取名排辈,形成排名的序列,按辈分次序代代下传。这样,正是由于有了乐仁规纂修的家谱,依据家谱的记载,今天才能查到乐氏家族的根源。

  从家谱字面上看,乐仁规尊崇乐汝祯为乐家的“始祖”,自己排在第二代。事实上,真正的“始祖”应该是纂修家谱的乐仁规自己。这说明,乐仁规定居宁波后,为了能使乐氏家族每代人的人名依次按照辈分排列,规定了每辈人的名字辈分及辈序,认定以乐汝祯为乐家第一世祖。这等于说外来的乐家一族加入了慈溪本地的乐家,融合成为一个家族。

  如果《镇海古县志》记载的“乐氏条款”的家族就是同仁堂乐家的先祖,那么下面的故事就把乐家先祖带到了1000年前的唐朝末年。如果“乐氏条款”的家族不是同仁堂乐家的先祖,那就是镇海原地的家族(“乐氏条款”的家族)接纳了河南盘古迁入浙江的乐家一族,再次合并同姓家族,互认来自同一祖先。无论如何,镇海古县志记载的“乐氏条款”相当可靠。但是要对1000年前的故事做出仔细的判断是很不容易的,需要更多的历史证据。

  有鉴于同仁堂集团近年出版的《国宝?同仁堂》和《同仁堂史》两书均认同乐氏进京的第二种说法,也恐系因为此传说查有实据之故。同时这第二种说法对南宋800年以来的乐家历史并无大矛盾。可以考虑,乐仁规的一支家族先到宁波定居,确立了乐家的大族地位,而后另一支乐姓家族由河南盘古随南宋来到宁波,大家都姓乐,汇成一个家族。我故而将其列出,作为可供参考的第二种说法。

  如果乐氏家族果真应由唐朝计算,那么传至今天总共经历了39世,也就是从唐代到今天经历了1100余年。进京的乐良才应属26世,他来到北京时已经历600余年,包括他自己的一代再传14代到我这一辈人,又历经了300余年,总共39世。

  虽然如此,我仍然认为第一种说法出自先祖亲笔题字,加之又有旁证,应当更准确。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