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别人的故事,自己的经验

时间:2014-08-04 15:01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孩子们:

  我知道你们的父母经常给你们读故事听。我也喜欢读故事,以前经常给你们的父母读。但我更喜欢讲故事,声情并茂得讲出来。我以前经常给你们的婶婶讲阿曼达公主的故事:公主住在一个海边的城堡里,卧室里的每个方向都有一扇窗户,她在城堡的厨房里吃精致的早餐,喜欢喝茶,养了一条宠物龙,有一个身穿粉红色盔甲的骑士保护她。

  我觉得关于商业和理财的故事会比枯燥的教科书或者经济学讲座更好地使人理解道理。生活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故事的真实性越高,越是令人难以置信。上个周末,你们的奶奶和我有客来访,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人们揭示的事情会让你大吃一惊,即使你已经对此知道多年了。而且,如果你还没有搞明白,人们喜欢自己谈论。

  如果你认真聆听,你会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以下内容是那天的一位客人告诉我们的。

  我的父亲有一家制服厂,这家厂子是由我的爷爷于1918年创建的。大学毕业后,我去给父亲打工,他安排我在工厂车间上班,工资是每周75美元。父亲和我说:“这就是你的工资,比你的价值高多了。”

  我开始的任务是打包,就像一条人力传送带,把服装从一个缝纫工搬到另一个缝纫工那里。有一个女缝纫工的工资是按她缝的服装数量计算,不是按小时计算,叫做“计件”。我还负责锅炉的维护,我甚至还压榨苹果酒,让它发酵成烈酒,和剪裁室的男人一起喝。和他们一起痛饮是长大成男人的一种仪式,表明我是他们一伙的,并不是公子哥或者眼高手低。父亲给我安排了种种磨练。在这条颠簸的道路上,我没有退却。

  妻子黛比和我结婚时,我身无分文。我当时心里备受煎熬,父亲有一天和我说:“你可以去自己闯天下,推销我们的制服了。你已经了解了锅炉、电气系统、线轴、缝纫针、油桶。现在,你去建一家新工厂了,制作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的产品。”

  “黛比和我新婚燕尔,她怀孕了,我每周赚90美元,考虑到通货膨胀,这大约相当于今天的每周500美元,一年24000美元,几乎就是贫困水平。我觉得自己还所知甚少,但是父亲把我扔到了独立门户的路上,我觉得整整那一年,我每天的睡眠不超过4小时。新工厂刚奠基,父亲被诊断出癌症,三个月后就去世了。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仿佛自己也死了一般。我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盯着远处,到处是工厂,阴冷暗淡,覆盖着厚厚的雪。我当时想,自己已经27岁了,有老婆,还有个快要出生的孩子。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必须坚持下去。

  鲍伯坚持下来了,孩子们。他把家族企业发展为一家在行业内举足轻重的公司。

  我还会给你们再写一封信,专门强调商业与生活的重大经验之一:生活会给我们所有人施加挫折考验,关键是经受住颠簸与挫折,毅然崛起,这就是衡量最佳性格的标准。我并不是想回答你们将要问自己的这个问题(如果你们还没有问过),即“我会找到真正爱我的人吗?”关于这一点,相信我,会的。起码,我爱你们。(是的,我知道,我知道,爷爷的爱不算。)

  很快再和你们聊关于爱的话题。

  爷爷

  我们都需要故事。We all need stories.

  Life teaches us the best lessons.

  You can learn a lot if you’re a good listener.

  摘自《人生没岔路——59封信写给头破血流的探寻者》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