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6节 日本人与日本文明

时间:2011-09-20 15:1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日本自从平源执政以后,争权杀伐,没有一天休息,战事越多,武士的权力越是强大。到了德川氏的时代,幕府的权势非常巩固,各国诸侯势力又能够保持均衡,所以,大家都是注意保守自己的地盘,不愿意从事战争。文学哲学,当然随着平和的幸福,发达起来。一种是古学派神权思想的复兴,一种是荷兰学问的输入,一种是汉学的发达。古学派神权思想的根源,前两段已经大略讲过了。荷兰学问的输入,在日本文明上,除了天文、数学、筑城、造兵、医药等智识而外,在精神科学方面,简直看不出什么进步。只是德川时代汉学发达,在思想上,在统一的制度文物上,的确是日本近代文明的基础。就是纯日本学派的神权主义者,在思想的组织方面,也完全是从汉学里面去学来的。所以中国哲学思想在德川时代,可以叫做全盛时期。他们在中国哲学思想里面得的最大利益是什么呢?就是“仁爱观念”和“天下观念”。如阳明学派的中江藤树 ,朱子学派的藤原惺窝 、中村惕斋 ,都是努力鼓吹“仁爱”的。从制度上看来,这种由日本社会进化自然程序发生出来的种种阶级制度,和治者阶级的性格,可以证明日本在部落斗争的时代,最大缺点是“仁爱观念”和“天下观念”的薄弱。德川时代统一的政治,使全部日本达到了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的时期,我们从儒家思想的发达和明治初年民权思想的发达看来,就可以晓得,日本近代文明的进步恰恰和“仁爱观念”的进步成正比例。而这仁爱观念发展的原因,全在于政治的统一和物质文明的进步,社会组织的整理。 

  现在日本的治者阶级系统,都是由封建时代的“萨木来”直传下来的。明治时代的教育主义标榜一个武士道,更是因袭封建时代的食禄报恩主义。一部明治维新史,如果只把表面的事实作为研究的材料,或者只注意最近几十年的事实,忘却德川时代三百年的治绩,是不对的。因为一个时代的革命,种种破坏和建设的完成,一定不能超出那一个民族的社会生活之外。倘若哪一个社会里面,没有预备起改造的材料,没有养成一种改造的能力,单靠少数人的运动,决计不会成功。即使四围的环境去逼迫他,也不容易在很短的期间造成他的能力。所以我说,欧洲和美国势力的压迫,只是成为日本动摇的原因,成为引起革命的原因,而其革命所以能在短期间内成功,则完全是历史所养成的种种能力的表现,而绝不是从外面输入去的。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