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对话

时间:2013-07-24 14:4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她说,可以坐一会儿吗?

  当然。

  你的女伴呢?

  我一年之前离婚了。十年婚姻史。二十二岁结的婚。是早婚。

  呵。我仰慕早婚并且长久的男子。

  为什么?

  那时候若做不到,以后就更加难做到了。

  其实并不是我想离婚。是她要走。

  她爱上别人?

  她觉得我和太多女孩子做爱。

  为什么?

  那时候还没有足够的老。

  现在就老了?

  是。老了。

  现在你会和什么样的女子不做爱?

  觉得彼此之间应该有更深入的关系。做爱会阻止它。

  容易喜欢一个人还是爱一个人?

  喜欢比爱困难。爱很容易发生,只是一种撒娇。喜欢里面有敬畏。

  你有过很多女人吗?

  为什么你有那么多问题?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想找点话说。她说,我走了。

  好吧。晚安。

  再见。

  再见。

  ——《清醒纪》(2004年)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