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八篇

时间:2011-09-15 13:1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勿以自身意志制约他人

  美国教育家威兰德写了一本书叫《伦理学》 ,这本书讨论了人类身心的自由,其中有一段话的大意是,每个人都是与他人分开的独立个体,应该能够自由支配自己的身心,做自己该做的事。现引述具体的五条内容:

  第一,既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体,那么就应该用这个身体待人接物,取得自己生活之所需。譬如说种植水稻是为了能打出粮食,采集棉花是为了做成衣服等。

  第二,凡人各具其智慧,靠智慧来发现事物的道理就不会误入迷途。譬如种水稻要施肥,织布需要有织布机,这就要靠各自的智慧。

  第三,各人有各人之欲望,因为有欲望,所以身心都会活动起来,如果能够满足这个欲望,便能够获得个人的幸福。譬如没有人会说他不喜欢华服美食,但华服美食并不是天地间的自然存在,要得到这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劳动。所以人们付出劳动,都是因为欲望在催促自己,如果没有这种欲望,人也就不会重视劳动。不付出劳动,也就无法得到安乐与幸福。

  第四,凡人都有各自至诚的真心,应该以这种诚心压制住纯粹的情欲,并将欲望导向正确的方向。如果一个人的情欲没有止境,对华服美食的量就很难分出界限;如果舍弃应该做的工作,一心只想着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必然会侵害他人的利益。所以这绝不是人类应该有的行为。处于这种时候,就应该辨明什么是纯粹的情欲,什么是真理。舍弃纯粹的情欲,遵循真理,才是人的至诚的真心。

  第五,凡人都有自己的思维,应该靠自己的思维,为自己立下做事的方向与目标,你就会感觉到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凑巧的,好事坏事都是因人的意识而决定的。

  以上五条就是人人都不可欠缺的做人质素。自主地运用这些质素,便可使自己获得独立。当然,这里说的独立,并不是离群隐居、与世隔绝的那种。人生在世,朋友是不可或缺的。朋友求交于我,我也仰慕朋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本来就是互相互为的,更重要的是靠人的五种做人质素,做到遵从天道而不逾越自己的权限。这种权限就是,凡人共享同一种质素,但彼此之间互不妨碍。谁也不要混淆人的权限,也不怨天尤人,这才是人类的权利。

  由此可见,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在不妨碍他人的基础上,自由地享用自己身体的所有潜能。无论是行己所好、控欲节欲、嬉戏玩耍、慵懒贪睡,还是参加劳动、兴办事业、昼夜忙碌,只要你的行为不影响到其他人,那么其他人也就没有指责你的道理。

  与前面的论调相反的说法现在也出现了:“人不应该把是非看得太重,只要遵从他人的意见,接受他人的意愿,就不应该强调自己的意见。”这种观点对吗?如果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那就应该全世界推而广之。

  我来举个反例吧,天皇地位比将军的要高,于是天皇就能随意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将军身上,将军该走的时候他喊“站住”,将军站住的时候又叫他“走”,连将军的衣食住行,也都由着天皇的意思来安排。将军则用同等的方式对待自己手下的各诸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各诸侯身上;诸侯也用同等的方式对待自己手下的大夫,大夫也这样对待自己的家仆,家仆又这样对待佣人,佣人又这样对待学徒,学徒这样对待小兵,小兵就只好这样去对付小老百姓了。

  到了老百姓这里,因为底下已经没有可以这样强迫的人了,所以就会显得很为难。按照如上的理论,如果人类社会都以此为道,就会如百万次的道理 循环反复后重回根本。毕竟“百姓也是人,皇帝也是人,不用顾忌”,如果得到了这样的许可,百姓也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天皇身上,他巡幸的时候要他停止,他居于行在 时叫他“还朝”,天皇的起居饮食全部都要按照老百姓的想法安排,致使他不能锦衣玉食,必须吃糙米饭,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意味着日本人民没有支配自己的权利,却有支配他人的权利?

  这就好比人的身、心被分置两处:自己的身体却像是栖息着他人灵魂的旅馆;像不会喝酒的人的身体里装着酒徒的灵魂;像儿童的身体里装着老人的灵魂;像盗贼的灵魂借用了孔夫子的身体;像猎人的灵魂栖息于释迦牟尼身上……结果不会喝酒的人痛饮美酒,酒徒喝着糖水大呼过瘾,老人爬到树上玩耍,小孩拄着拐杖四处应酬,孔夫子带着门徒去偷东西,释迦牟尼拿着猎枪去杀生……总之,四处都会有奇离古怪的事情在不断地发生。

  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是否可以称为天理人情、文明开化?即使三岁的孩子也会给出否定的回答。数千百年的日本学家、汉学家们,却吵着什么上下贵贱名分的区别,其用意,就是要把别人的灵魂移入到我们身上。他们声泪俱下、娓娓道来,直到世风日下的今天,他们的影响力渐渐有所显现,但却是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风气。于是这些学者也得意忘形,而那神话里的诸神、周朝的圣贤们在九泉之下也该满足了。

  且列举其中一二吧。

  借着政府强势压制民众的舆论,在前面已经讲过,这里就不再赘述。那就先谈谈男女之间的事吧。能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不论是男是女,都是人。也就是说,男人女人都是人世间所不可欠缺的。天下不可一日无男,也不可一日无女。他们对世界的贡献是一样的,但同时男女还是有别的:男人的力量较强,而女人则较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比力气,男人一定会胜过女人。这就说明男女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当今社会,如果有人靠蛮力抢夺别人的东西,或羞辱别人,就会被视为罪犯而遭处罚。但奇怪的是,出现在家庭中的暴力,却为什么没人为弱者声援呢?

  《女大学》一书中说,“女人有三从,幼时遵从父母,嫁人后遵从夫婿,年老遵从儿子”。幼年时的女孩要听从父母的话是无可非议的,但嫁出去后要怎样遵从丈夫呢?这个遵从就不能不问了。从《女大学》的逻辑看,丈夫沉溺酒色,打骂妻儿,极尽放荡淫乱之事,老婆也应该听从他的,要把这个奸夫当成上天来尊敬,对他和颜悦色地规劝,不可计前嫌。如果按照这种说教的逻辑,不论什么样的奸夫,好女人都要被他所束缚,即使蒙受了天大的耻辱,也不得不忍受,不能记恨在心,顶多只有温婉规劝的权利,至于奸夫接不接受她的规劝,则要看他的心情。奸夫就是天,女人只能听天由命。

  佛教经书里也把女人说成是罪孽深重的。这么一来,女人一出生就和背了罪名的犯人没有两样。此外,《女大学》对女人的责备也非常严厉,《女大学?七出》中有“淫乱则休”的记载,这对男人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偏袒,同时也是片面的教条。其主旨,正是因为男人的力量比女人强,所以是根据力量的大小来决定男女的上下区别的。

  还拿上面的奸夫的例子来说,就自然会扯出纳妾现象来。原本世上出生的男女数量应该是差不多的,根据西方人的实验,男人出生率比女人要高,大概是男二十二女二十的比例。如果一个男人娶了两三个女人,这就违背了天理,甚至可称之为禽兽。同父同母之人称为兄弟,父母兄弟住在一起称为家庭,但现在有着同一个父亲,母亲却不一样,这的家庭不应该纳入人类家庭,无法体现人类的家庭意义。不论楼阁多么气派,房间多么华丽,但在我看来,那都不是人住的,而是兽类的;妻妾成群还能和睦相处的家庭,古往今来都没听说过。小妾也是别人家的女孩子,只是因为要满足男人的一时欲望,就把别人的女孩子当做泄欲的工具,这难道不是罪人吗?

  或许有人会说“只要处置得当,就算妻妾成群也不会对人情有所妨害”。这是夫子为维

  护自己的说辞。如果妻妾成群没有不对,那一个女人也养几个丈夫,然后管他们叫男宠,并视其为家庭二等亲眷如何?如果像这样管理家庭,对人间交际的大义没有丝毫妨害,那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自当闭嘴。但我还是要提醒天下的男人好自为之。

  或许有人说:“纳妾是为了有后代,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的观点是,没必要去探究这句话最早是倡导天理的孟子说的还是孔子说的,这都是罪人的言论。试想,娶妻未生子,这怎么就是大不孝了呢?就算是托词,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只要心是人肉长的,谁会相信孟子的这种妄言呢?不孝的本意,是指孩子背弃道义,使双亲感到不快。站在老人的角度,他们会因为子孙出生而感到高兴,即使是孙子出生晚了,也不能说是孩子的不孝啊。试问天下父母,孩子遇到良缘而娶了媳妇,结果因为生不出孙子,就叱责媳妇,鞭笞儿子,甚至断绝父子关系吗?世界如此之广,却没听说过有这种怪物。这本来就是不值一驳的空论,人们只要扪心自问,自然就会有正确的答案。

  想要孝敬双亲本是人之常情。即使遇到的是陌生的老人,也应该小心照顾。对自己的双亲要尽孝,更无需他人说教。不为名利,只是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双亲,真诚的心与尽孝就会自然地形成对接。

  古代的日本学者、汉学家劝说大家尽孝的阐述有很多,以《二十四孝》为首,其他的更是不计其数。但这类书十之八九都是在强人所难,有些观点甚至愚蠢可笑。分明是背弃道理的事情,竟然被说成是载誉的孝行,真是让人费解。

  寒冬时节躺在冰上等待冰雪融化,这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夏夜里给自己灌一肚子酒招蚊子,为的是防止双亲被蚊子叮咬,却不曾想买顶蚊帐比酒更管用。也不找个可以养活父母的工作来做,就这么活着,把无辜的孩子活埋在洞穴里,这种心堪比恶魔毒蝎,极大地伤害了天理人情。

  前面所谓的“不孝有三”中只把不生孩子看做大不孝,却为什么又提到把孩子活埋在洞里?这到底哪一种才是孝行呢?岂不是前后矛盾吗?依我看,这种孝行无非是为了严正父子之名分,分清上下之位,是严厉地责备不孝的子女。这些责难他人的教条中说:“妊娠中不知让母亲受了多少苦,生下来以后两三年也无法离开父母的怀抱,这洪恩如何报答?”孰不知生养后代不止是人类独有的事,禽兽也是如此。只是人类的父母与禽兽不同,人类的父母除了给自己的孩子衣食,还要教育他们待人接物的道理。

  但是世间的为人父母者,常常是生下孩子却不知道教育之道,自身放荡不羁,还总是给孩子展示出坏例子,及至倾家荡产而陷入贫困。等到气力衰竭、家财耗尽时,当初的放荡又变成了愚蠢,就这样还有资格责备孩子们孝行欠缺,这到底是何居心?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有些父母贪图孩子的财产,制造姑嫂不和,用父母的意志强迫儿媳,不论父母的观点在不在理,也不许孩子提意见。儿媳就好像落入了饿鬼道一样,连起居饮食的自由都没有,一旦有反抗公婆姑舅的行为,就会被视为不孝。世人心中虽然也觉得这种行为没有道理,但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承担风险,就袒护自己双亲的霸道,然后无事生非地责备孩子;也有人随波逐流,不分是非,甚至纵容、教唆孩子欺骗双亲,这岂是人世间的治家之道?我曾经说过“姑姑的榜样实在是不远,因为她也有刚出嫁的时候”,所以姑姑想要虐待家嫂,也应该想一想自己出嫁时会是什么样的。

  以上是以夫妇和亲子的例子来表现所谓上下贵贱的分别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世间受到这种恶劣影响的范围很广,各种事物甚至人际关系也不同程度地受到这种风气的浸润。

  就此话题,下一篇还要继续讨论。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