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六篇

时间:2011-09-15 13: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论国法之贵

  政府就是代表公民的利益,按照公民的意愿行事的机构。这个机构的核心任务就是严惩罪犯,保护无罪者。从公民意愿的角度看,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国家就便于治理了。

  过去人们的认识仅限于罪人就是恶人,无罪就是好人的层面。现在如果坏人陷害好人,好人就要保护自己;如果坏人想杀我们的父母妻儿,我们就要将其捉住并杀了他;如果有人想偷我们的财产,我们就要捉住以后鞭笞他。诸如此类,没什么不合理的,但一个人的力量要对抗势力强大的坏人,或是想防止他们,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使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也需要很大的成本,而且效果也未必很好。所以就要像前面说的那样,需要有一个具有约束力的国民政府,来完成保护好人的职责。

  官员的薪酬自不必说,政府的各项支出都由人民提供,这是一种契约:既然政府获得了代表公民的权力,那么政府所做的事就是公民的事,公民也必须遵守政府的法律。所以这个契约是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契约。

  公民服从政府不是服从政府所制定的法律,而是服从自己所制定的法律;违反法律也不是违反政府制定的法律,而是违反自己定下的法律;违法后受到惩罚也不是被政府惩罚,而是被自己定下的法律惩罚。说得再形象点,那就好比是一个人要尽两个人的职责:第一个职责是建立能够代表自己的政府,惩戒坏人保护好人;第二个职责是谨遵与政府的契约,服从法律,并接受法律的保护。

  综上所述,既然公民与政府已经约定:将实行政令的权力交给政府,那就意味着公民哪怕只是一丁点儿也不能违背法律的任何条款。譬如逮捕杀人者,执行死刑,这属于政府的权力范畴,追捕或监禁盗贼属于政府的权力范畴,受理公事诉讼属于政府的权力范畴,管理打架斗殴属于政府的权力范畴,这些权力范畴公民一点也不应该干涉。如果违反这些原则,私下杀死罪人,或是私自抓捕盗贼鞭笞他们,这类私设公堂的行为本身就是触犯法律,这种罪行决不可轻饶。对于这一点,那些文明国度的法律都制定得非常严厉,这也正是“威而不猛”的道理。反观我们日本政府,看起来好像很有权威,但民众只是因为政府显得高贵而敬畏,并不知道法律之重要。

  现将私裁的弊端和国法之贵记述如下:

  假如有强盗侵入我们家中,威吓家人,抢走金银,这时家长的责任就是把这件事的始末诉诸政府,等待政府的处理。如果事情十万火急,没有报告的时间,就在你犹豫的时刻,强盗已经闯进来,并抢了钱财准备逃跑,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主人上前阻止,就有可能危及自己的生命,最好的办法是家人联合起来,一方面要保护自己,另一方面要采取措施抓捕强盗,并择机报告政府。在抓捕强盗的时候,主人可能会用棍棒利刃打伤强盗的身体、打断腿部,危急之时甚至会枪击强盗,这只是主人为了保护自身生命,维护个人财产“被迫”采取的防卫手段,决不是为了私自追究或惩罚强盗的罪行。

  只有政府才有惩罚罪犯的权力,任何个人都没有这份权力。如果个人已将强盗束手就擒,就不能私下杀死或殴打他们,连一根手指都不应该伤害他们,只能报告给政府,等待政府裁判。如果主人在盛怒之下殴打或杀死已经束手就擒的强盗,那就和殴打杀死无罪之人同罪。

  譬如某国依照该国法律,对偷了十元钱的盗贼笞刑一百下,对踢了盗贼面部的主人也笞刑一百下。案由是:有一户人家遇了盗贼,盗贼偷了十元钱逃跑时被主人抓住并绑了起来,此后主人又生气地踢了盗贼的脸。根据国家法律,盗贼固然要被施以笞刑一百下,主人因以平民身份对盗贼动了私刑,所以他也应该受笞刑一百下。这是国法的尊严,民众不应冒犯。

  由此可见,报私仇 是不可取的。杀死我们亲人的罪犯也是国家中杀死他人的公众罪犯,只有政府有逮捕罪犯并用刑的职权,平民无权干预政府的职权,更没有由被害人之子代替政府来对公众的罪人私下用刑的道理。私刑行为不仅是对社会的妨害,也是搞错了公民的职责,违背了自己与政府的契约。即使政府对罪犯处置不当,甚至有偏袒倾向,平民也只能以不公正为由,对政府提起控诉。总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应该自己对罪犯动用私刑,即使弑亲仇人就在眼前,也没有私自杀死他的道理。

  早在德川幕府时代,浅野 的家臣为了报仇,杀死了吉良上野介 ,民间都把家臣称为赤穗义士 ,这真是大错特错!那个时期日本的政府是德川幕府,浅野内匠头、吉良上野介和浅野家臣都是日本国的公民,照理就应该遵从政府法律,接受法律保护才对。只是因为一时错误,上野介对内匠头做了无礼之事,内匠头不但不向政府提出告诉,还乘怒想要私自杀死上野介,结果演变成双方的争斗,而德川幕府判决内匠头切腹自杀,却免除了对上野介的惩罚。这就是不公正的判决。

  浅野的家臣既然认为这种结果是不公正的,为何不向政府提出上诉呢?四十七个家臣联合起来,每个人都根据国家法律向政府提出上诉,即使因为面对的是暴政政府而最初不被受理,或许还会逮捕个别家臣处以死刑,但如果死了一个,还有其他人前仆后继地上诉,四十七个家臣全部都拼尽性命也要上诉的话,即使再腐败的政府,也一定会向真理屈服,从而改正其错误的判决,对上野介也进行处刑。唯有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义士。

  可是过去的人并不知道这种道理。先是内匠头,明明身为公民,却毫不尊重自己的国法,私自杀死上野介,这就是混淆公民职责的越俎代庖行为。所幸的是,德川幕府最后将这些罪犯都处刑才算终结。如果政府原谅了这些人的罪行,那么吉良家势必要对赤穗家臣们进行报复,然后家臣一族又要找吉良家报仇,这样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到其中一方被赶尽杀绝,这仇杀是永远也不会终止的。古代无政无法的社会就是这样的,我们从中可以看出私刑对国家造成的危害,所以不能不防微杜渐。

  过去日本的百姓如果冒犯了武士,武士可以将其就地处斩而不犯法,糟糕的是,政府居然公开默许这种私裁。真是岂有此理!既然是国家的法律,就全部都应该由政府来施行,法制分散就会削弱政府的权力。例如封建时代的三百诸侯各自掌握了生杀大权,这么一来,政府的力量就自然地被架空了。

  私裁现象当中最严重的莫过于暗杀。纵观古往今来的各类暗杀事件,或有因个人私怨而暗杀的,或有为谋财害命而暗杀的。对他人实施暗杀的人原本就有犯罪的打算,他也必然成为罪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暗杀:即不是为了私人目的,而是暗杀所谓可恶的政敌。天下大事,总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为了自己的意见而裁决他人有罪,侵犯政府职权暗杀政敌,并以暗杀成功为荣,声称被杀者是遭天诛,杀人者反为报国之士。请问天诛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真需要替天行道者来进行诛杀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先要掂量一下自身的角色了。

  生长在同一个国家,无论你和政府缔结了什么约定,都应该遵从“遵守法律,接受法律保护”这一原则,如果在人与人相处中看到了不平,觉得有人对国家政务产生了干扰,就应该平静地报告政府。那些把政府置之不顾,自己“替天行道”的人,不正是越俎代庖吗?这类人虽然性格耿直,但却不谙人世间起码之理,虽然有忧国之心,却不知忧国之意义啊!试观天下古今,有什么好事和幸福是靠暗杀促成的呢?

  不知国法之贵,只是一味地害怕政府官员,在官员的面前装出一副清白的样子,其实已经犯了罪。更有甚者,犯了罪不仅不以为耻,还蓄意破坏法律,躲避刑罚,制造假象企图得到别人的好评。在当前人们的日常谈话中,常常有人把政府制定的“大法”说成是表面的东西,背着大法,私下计议,业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这种人在谈笑间丝毫没有愧疚感,有的还和小官吏商量计议、秘密勾结,好像双方都是追求便利的无罪者。他们嫌国家“大法”有些繁琐,如果不是这样繁琐的话,人们私下里秘密勾结的事情也不会发生。这种现象对国家政治来讲,恐怕是最大的弊端。如果蔑视国法的风气在社会上盛行,民众就会普遍产生不诚实的风气,大家都不愿意遵守本应遵守的法律,只会提升犯罪率。

  譬如现在政府禁止在公共场所解手,可是很多人并不懂得这条法令之贵,只是害怕巡警,等晚上没有巡警的时候,就会偷偷破坏法律,结果没想到被巡警扑个正着,挨了处罚。然而挨罚的人虽然已经伏法,但并不是心里意识到了法律的重要性,而是自认倒霉罢了,实在让人汗颜。不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政府立法的繁琐。

  法律繁琐不见得可以不去严格执行。如果民众觉得政府制定的法律给生活带来了不便,就应该直接提出来。既然认同并在法律下生活,我们就应该无条件地严格遵守。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