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雇佣骑士(七)

时间:2014-01-03 13:29   来源:中国台湾网

  邓克心情沉重地回到岑树滩堡,不知该说什么才能打动普默,获得比武资格。总管不在小碉楼,守卫透露可能去大厅了。“我在这等行吗?”邓克问,“要等多久?”

  “我怎么知道?随你便。”

  以大厅的标准,这座厅并不大,岑树滩堡本就是个小地方。邓克从一道旁门进入,一眼便发现了总管,他和岑佛德大人及其他十来个人一起站在大厅之首。邓克迈步走去,身边墙上挂着绘有鲜花水果的羊毛织锦。

  “——换成你儿子出事,你就不会无动于衷了,”有人忿忿不平地说。在大厅的昏暗中,这人的直发和修剪得方方正正的胡子显得极白,邓克走近才发觉那是间杂些许金色的银白。

  “戴伦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普默刚好挡住说话人。“你不该强迫他比武,他不比伊里斯或雷格更适合参赛。”

  “所以你宁可他骑婊子而不骑马。”先前的人嚷道。这位王子——这肯定是位王子——身强体壮,一身银钉装饰的皮甲,肩披貂皮镶边的沉重黑披风。除开被银胡子遮住的地方,他脸上全是痘疤。“我儿缺点无需你提醒,哥哥。他才十八岁,还可以改。该死的,他一定得改,否则我发誓亲手宰了他。”

  “那你就蠢到家了。无论戴伦如何行事,他终究是你我的血脉。我毫不怀疑罗兰爵士会寻到他,还有伊耿。”

  “到时候也许比武会都结束了。”

  “伊利昂还在啊。如果你只在乎比武会,那伊利昂的枪术无论如何比戴伦好。”邓克终于看见说话人。他坐在中央高椅上,一手握着一捆卷轴,岑佛德大人恭恭敬敬站在他旁边。即便坐着,从伸出的两条长腿也能看出他比这里的主人高一个头。他剪短的头发黑中间灰,强健的下巴刮得十分干净,鼻子似乎断过不止一次。虽然他衣着平凡,仅一袭绿上衣、棕斗篷和磨旧靴子,却散发出雍容华贵的王者风范。

  邓克意识到自己误打误撞听见了不该听见的事。我最好赶紧退出,等他们说完再回来,但他下定决定时已迟了,银须王子忽然盯住他。“汝是何人,竟敢擅闯?”他厉声喝问。

  “他是我们的好总管在等的人,”高椅上的人微笑道,笑容似乎暗示早就注意到了邓克。“弟弟,擅闯的是我们。上前来,爵士。”

  邓克走上前,搞不清周遭状况。他求助地看向普默,却一无所获,昨天运筹帷幄的窄脸总管如今只敢低头死盯着石地板。“大人们,”邓克说,“我请求曼佛德?唐德利恩爵士为我的比武资格作保,但他拒绝了我。他说不记得我。我发誓,阿兰爵士曾为他效劳,我拥有爵士的长剑与盾牌,我——”

  “长剑与盾牌不能让人当骑士。”岑佛德伯爵宣布,他是个圆脸红润的秃顶大汉。“普默跟我提过你。即便我们承认这纹章属于所谓铜分树村的阿兰爵士,亦有可能是你从尸身上扒来遗物。除非你能提出更好的证据,如文件或——”

  “我记得铜分树村的阿兰爵士。”高椅上的人静静地说。“就我所知,他从未赢得任何比武会,但也从未做出不光彩的事。十六年前在君临,他于团体混战中战胜史铎克渥斯伯爵和赫伦堡的私生子,再往前若干年,他在兰尼斯港把灰狮挑下马。请注意,灰狮当年可没现在这么灰。”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