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雇佣骑士(二)

时间:2014-01-03 13: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快步”比老栗子轻捷得多,但邓克看见旅馆时,仍骑得浑身疲累、酸痛不已。旅馆坐落在小溪旁,是一栋高大的泥木房子,自窗户流泻出的橙黄暖光如此诱惑,引人止步。我有三枚银币,他告诉自己,足可吃顿大餐,痛饮麦酒。

  他一下马就撞见一个小男孩光溜溜湿漉漉地从溪水中钻出,用一件棕色粗布斗篷擦干身子。“马童吗?”邓克问。小家伙看上去不过八、九岁,脸色苍白,骨瘦如柴,赤脚上的泥巴一直覆到脚踝,而最奇特的莫过于他一毛不生的脑袋。

  “我要你刷我骑的这匹马,并喂它们三个吃燕麦。听见没?”

  小家伙恬着脸,“当然可以,假如我愿意的话。”

  听罢此言,邓克皱起眉头,“我可不管你愿不愿意。要知道,我是个骑士。”

  “你看起来不像骑士。”

  “难道骑士看起来都一个样?”

  “不,但他们都不像你。你的剑带居然是绳子。”

  “只要能栓牢武器,有啥关系?去照料我的马,勤快点儿,赏你一个铜板;懒散的话,瞧我不给你一耳括子!”他没再搭理马童,径直转身用肩膀撞开旅馆门。

  这时间,他以为里面拥挤不堪,没料到大厅几乎是空的。除一位披精致绸缎披风的小少爷埋首桌上一滩葡萄酒中轻声打鼾,再没客人。邓克迟疑地东张西望,直到一位面色发白的矮胖女人钻出厨房:“随便坐。要麦酒还是吃的?”

  “都要,”邓克在窗边挑把椅子坐下,远离那酒鬼。

  “咱家有上好羊羔,香草烤的咧,咱家小子还打下几只野鸭。你要啥?”

  他足有半年多没在馆子里吃饭了,“都要。”

  老板娘大笑,“啊,你这个头真不是盖的,”她倒了一大杯麦酒,放到他桌上,“还要房间过夜?”

  “不了,”虽然松软的稻草席和遮风挡雨的屋顶具有莫大吸引力,但身上这点钱邓克得小心对付。还是露宿吧。“有吃有喝就行,我急着赶路去岑树滩。离这儿还有多远啊?”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