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同学聚会

时间:2013-08-14 11:1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同学聚会

  难得地,都聚齐了。

  2012年6月,首尔,夜晚的街道。

  一条七岁高龄的陈年牛仔裤,一件原价9,900块的廉价白T恤(约合人民币55元),一件因为实在穿得太久,已经像龟壳一样塌在身上的卡其色马夹。说好听点,这叫做全天候多功能休闲时尚范儿;说白了,这就是街头流浪汉初级阶段的典型装扮。只要坚持一周不洗澡,再往路边一躺,没准就会有人上来帮忙盖上张报纸呢。

  没活儿的时候,整天闲得连填饱肚子都困难,可活儿多的时候,能忙到梳头洗脸的工夫都没有。有时间打扮的时候手里没钱,有钱进账的时候又没时间打扮,生活就是如此悲剧。就像今天,为了准备节目拍摄的事儿刚去了趟外地,此刻我正走在首尔的大街上,浑身散发着街头流浪人的气息。

  话说回来,今天总算是正经洗漱了才出门的,这就已经算不错了。现在该头疼的问题并不是这个。

  “哎呦,里长大人,眼看着明天就开拍了,您现在突然反悔可怎么行啊?

  卫生啊,我负责,一定会打扫得干干净净再走。是,那么……哎呦,我的里长大人,老爹,我叫您老爹没关系吧?嘿嘿,是,老爹,那当然,那当然,您会担心那是理所当然的。”

  眼下这情况,就算是喊爹喊妈,也得把这对想改变主意的老夫妇给劝说服帖了,不然可就麻烦了。挂着一脸谄媚的笑,紧紧攥着手机赔不是,至于出租车司机投来什么样的怪异目光,我已经无暇顾及了。

  算上今年,我在电视台当编剧,不知不觉已经十个年头了。

  本以为当个编剧,只要写写文字就好。哪成想在现实中,每天过的却是求爷爷告奶奶的乞丐一般的日子。

  当然,偶然还是会写几个字的。

  例如在道具申请书上写“玩具气锤两个,薄铝锅每种型号各一个”。

  如果这也算文字的话,那我早已经是大作家级别了。

  “是啊,大妈,谁说不是呢。您放心,我绝对不让他们动您的厨房。我会一直站在那门口帮您守着!”

  万幸的是,这对老夫妇总算回心转意了。唉,说真的,要是这张脸长得稍微再给力点,我去当演员肯定能够大红大紫。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