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从“有理”到“有罪”

时间:2014-03-13 13:5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农民起义犹如一把双刃剑,既带来了这么多的“副产品”,同时也给自身以及整个社会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对国家的毁坏程度也是惊人的。有的朝代,起义大军所到之处,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稍有不慎,就会遭到灭顶之灾。特别是一些起义首领人物,由于文化素养和社会层次的局限,与当时一些出身于贵族的政治家相比,其物欲、色欲、权力欲往往更强。在风云际会中,这些草莽英雄的身上,毫不掩饰地呈现出中国下层社会中某种文化垃圾的沉淀,包括某些痞子性格。他们带领的起义队伍从起初的有理造反,最后直接或间接地演变成严重的破坏,甚至可以说是犯下弥天大罪。

  帝国版图一次次被撕裂

  每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都削弱了国家的综合实力。国力的削弱,使国家难以抵御和控制外族的入侵和内部的纷争,后果都十分惨痛。

  公元前221年,秦朝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大一统,规范了行政设置,统一货币、文字、度量衡,从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诸多方面为中国大一统奠定了基础。这很不容易啊!经历了春秋、战国550年的战乱、割据,国家终于统一了。之后,陈胜、吴广举起义旗不到三个月,赵、齐、燕、魏等地方就有人打着恢复六国的旗号,自立为王,中国的封建帝国又一次这样被分裂了。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项羽封六国贵族和秦朝降将十八人为王,刘邦也封了七个异姓王,这些都增加了分裂的因素。为了消除这些因素,刘邦在与项羽的斗争中,不得不花很大的力气来一个一个地消灭或收买项羽封的侯王。刘邦统一全国以后,又不得不冒着发生内战的危险,来一个一个地消灭异姓王,才逐步将统一的局面稳定下来。

  这是陈胜、吴广事先万万没有想到的,也是不敢想象的,国家分裂的后果不比秦始皇苛政的后果轻。

  农民起义推翻或削弱了中央封建政权,这就为地方封建割据势力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之后,无数个对立的政治军事集团摆脱了中央封建政权的控制,进行独立的政治、军事活动。他们一般都建立了独立的政治机构,拥有相当的军事实力,割据一块地盘,成为一支独立的割据力量。这些政治军事集团为了维护和扩大自己的地盘,争夺中央统治权,往往进行不断的战争,同时为了保持自己的割据势力,它们都会推行一些排他性的政治经济措施,以加强自己的独立性。这样发展的结果,就增大了统一的离心力。

  唐末农民起义之后,由于唐中央政权已经受损,更加强了藩镇之间的割据和兼并战争,“时藩镇相攻者,朝廷不复为之辩曲直,由是互相吞噬,惟力是视,皆无所察畏矣”。而且,由于连年战争提高了军阀的地位,“关东藩镇牙将皆逐主帅,自号藩臣”,因而只要有人稍有实力,就想割据一方,而并不想统一全国。唐末农民战争以后出现的五代十国割据局面,正是唐王朝灭亡后,军阀横行天下,藩镇割据的延续和发展。像五代的几个开国之君,朱温、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郭威等人,都是一介武夫,在政治、经济上毫无建树,他们之所以能立国,靠的都是军队。由军队左右政治,这是唐末出现分裂割据局面的一个重要因素。

  公元前202年,西汉建立,开始了中国封建史上第一次有计划的长期的和大规模的建设。这种稳定统一的形势仅仅维持了约130年,就在绿林、赤眉农民起义军对社会秩序的撕裂中宣告结束,中国历史再次进入割据状态。

  所幸的是,这种状态持续时间不长,公元26年,刘秀称帝,建立东汉政权,中国历史又重归统一。但东汉本身就是西汉的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豪强地主势力死而不僵,通过新莽之际的乱局,反而愈加壮大。从公元184年黄巾起义到公元589年中国又一次统一,割据分裂长达约400年,政权更迭频繁,战争此起彼伏,人民饱经苦难。公元581年,北周外戚杨坚夺取政权,建立隋朝。隋炀帝暴政,农民起义爆发,地方势力乘势而起,李唐王朝最终成了赢家,在吸取前代王朝的经验教训上,励精图治,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大一统王朝,并将中华文化圈广为扩展,中国成为了当时世界上先进文明的方向,至今激励着无数的人复兴之梦。公元875年爆发的农民起义,瓦解了唐王朝的统治,直至公元907年,唐朝呜呼哀哉了。此后历经五代十国战乱,历史又一次在大盛世之后带来大灾难。

  经历了完整的割据——分裂——统一的过程,后代统治者获得了宝贵的资政财富。特别是历经汉唐两大王朝,中华民族统一富强的信念已深深扎入中国人民的心里,后来虽历经宋、元、明、清几个封建王朝的更替,但追求统一和防范割据分裂的努力一直在继续,中央对地方的管理一步步加强。不过,在这期间发生的起义,照样给帝国版图被撕裂创造了客观条件。李自成削弱了明朝的国力,为满清入关创造了条件。太平天国和义和团进一步削弱了大清的国力,大清王朝先败给英法联军,再败给日本,琉球群岛从此远离中国,钓鱼岛现在成为了中日之间一个纠结的话题。自那时起,自信的欧洲人将他们前期对东方顶礼膜拜的姿态埋入了历史的坟场。

  说句公道话,国家分裂不是农民起义军的本意,也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所在。作为维护社会秩序的统治集团,哪里有“啸聚倡乱”,就会本能地去平息,必然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处理得好、处理得快,还不伤国力之筋骨。如果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加之外族和地下政治武装还觑觎在旁,那就在“安内”与“攘外”的天平上不好达成平衡了。恰在此时,国家分裂的局面自然就会产生了。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