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起义军是“神”还是“魔”

时间:2014-03-13 13:5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回放了农民起义的“前世”,梳理了他们所影响的“后世”,史籍赫然告诉人们:那些揭竿而起的人们,有功,也有过。千秋功罪,后人何以评说?这个敏感话题似乎成了一道无解的千古难题,当然也不是拙著所担负的任务。

  在两千年封建社会中得到统治者不断完善的儒家文化一直宣扬,造反就是作孽,不但生前要砍头、抄家、灭九族,死后还要下地狱、永世不超生。按照被中国本土化的佛家的“轮回说”来讲,造反的人都是魔王转世。过去,无论什么样的造反者,无论其行为和后果如何,只要是没成功的,那在史籍中不是匪,就是寇。哪怕是靠造反夺取政权的人,比如,李世民、朱元璋这样的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他们同样不希望别人造他们的反。

  马克思在《中国纪事》中曾经对太平天国有过一段深刻的阐述,他说:“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老统治者的惊惶还要厉害。除了改朝换代,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务。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显然,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这是在海外的革命导师对中国古代农民起义鲜有的评价之词,不仅对其持否定的态度,甚至给他们贴上了“魔鬼”的标签。在“革命化”的年代里,导师的这段“谆谆教诲”是绝对闻所未闻的,因为国民被灌输的是:农民起义军个个是神坛上的英雄。

  不要说刘邦、朱元璋等人后来做了皇帝,成为了一个王朝最高统治者,就是说张角、黄巢、李自成、洪秀全这些功败垂成的农民起义军的第一把手是什么人物,便可以知道这些农民起义军会干出什么事来。张角是舞弄巫术的教会教主,黄巢是行走江湖的私盐贩子,李自成是因为犯了错误而被辞退的朝廷驿卒,而洪秀全则是屡考不中的落第秀才,还有那个众所周知的梁山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宋江,本来就是郓城县身负血案的在逃官吏。细数所有的农民起义军的队伍,别说是第一把手,就是这些起义军队伍的高层领导,相当一部分不是真正下地干活的正经八百的农民,那就别指望他们真正来替农民做主了。当然,有的成功了,便坐上了皇帝的位置,那也未必是百姓的“救星”;而那些失败的,就成为了“贼寇”了,也不见得身上没有一点“济世穷”的侠义之心。

  上了一定年龄的人一定还记得,当年听老师讲农民起义的故事,常常被“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所感动着,懵懵懂懂的脑海时常闪现起为数不多的几位农民起义领袖的画像。那时,了解历史和不了解历史的人都人云亦云、众口一词:农民起义军个个都是大英雄!大家根本没有考虑过应对每一次农民起义的作用进行具体考察和具体评价。凡是“农民起义”甚至一些“民变”、“暴乱”事件,皆被视之为“革命”运动而倍加颂扬,却不管其为首者是否确实出身于匪徒、黑帮、邪教,甚至讳言黄巢、朱温的掠州屠城,张献忠的焚书坑儒,打家劫舍、奸淫掳掠、无法无天。而对此不论其是否是事实,一概指之为“封建地主阶级的诬蔑”。

  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宼”,这无疑是千百年来十分极端的历史定位。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胜者为王败者为宼”的历史定位被推翻了,并从一个极端走入了另一个极端,这句话的意思改成“败者英雄胜者贼”了。胜利者做了皇帝成为千夫所指的最大国贼,而失败者则成为流芳千古的不朽英雄。于是,农民起义军从此走上历史的神坛,成了中国农民阶级的骄傲。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