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四、神学研究:1900年至1902年

时间:2013-10-14 13: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康德论文完成后,我继续神学研究,重拾有关耶稣生平的问题。这是我从学生时代初期就不断探索的问题,我大可顺势成章,整理已有资料写出一篇神学文凭论文。然而,之前关于最后的晚餐所做的研究已经拓展了我的视野与兴趣,对耶稣生平的探索导致我对原始基督教的关注。最后的晚餐课题同时涉及两个领域,它是耶稣及原始基督教发展的中心问题。

  我告诫自己:如果最后的晚餐的起源与意义没有澄清,就表明我们不清楚耶稣及早期基督教时代的精神世界,同时也不清楚耶稣及原始基督教信仰的真正问题,因为我们并未从最后的晚餐和宗教洗礼的基础上来探讨问题。

  由此推进,我准备撰写一部最后的晚餐史,考证耶稣生平及原始基督教。写作分成三部分:首先就过去对最后的晚餐的研究做个交代,说明立场,列出提纲;然后叙述耶稣的思想和活动,阐释其举行最后的晚餐的意图;最后从原始教会及基督教面世后最初两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探究最后的晚餐。

  以最后的晚餐为焦点的论文,最终让我在1900年7月21日获得神学文凭。论文第2部分,有关耶稣身份与耶稣受难之探究,则于1902年助我谋得大学讲师一职。我的第三、第四项研究,分别聚焦于原始基督教的最后的晚餐,以及《新约全书》和原始基督教义阐述的洗礼史。结题之后,我仅用于课堂讲授,并未决定出版。其时,我忙于撰写《历史耶稣之探索》,起初只是补充耶稣生平之叙述,不料渐次演变为厚厚的一本书,致使其他出版计划搁浅。

  后来,我开始撰写有关巴赫的书籍,神学探索因此受阻,接着转而学医,直到医学研究有所成就,才再度回归神学。我决意梳理并撰写使徒保罗研究史,将其作为姊妹篇纳入《历史耶稣之探索》研究,最后再补充撰写一部保罗教义之导论。

  由于对耶稣和保罗教义有了新的理解,我还打算结合最后的晚餐和洗礼等相关问题,撰写一部基督教的起源及初期发展史。原定于第一次前往非洲工作后的空当期间完成,没想到突发欧战,一切计划都停滞了。我打算在非洲行医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却因战事阻隔,返期无算。这一趟非洲之行竟拖沓四年半,返乡时我的健康大不如前,生计也困难重重。

  另外一个碍事的情况是,我已着手《文明的哲学》的研究和撰写。因此,(早期基督教时代的最后的晚餐及洗礼史)事情便一直拖延下来,只用作授课讲义。不过,个中某些理念却也浮现于我的后作《神秘使徒保罗之神秘主义》。

  对于最后的晚餐的研究,我回顾了19世纪末之前神学家们所提出的各种解释,试图揭示问题的本质。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许多解释试图说明早期基督教分发饼与葡萄汁的仪式,但这些解释都不成立。仅只复述耶稣的言语,是不可能将饼与葡萄汁演化为耶稣的圣体与圣血的。

  古代基督教典礼,绝非象征性呈现耶稣赎罪性死亡,亦非简单地重复圣礼。对耶稣与门徒的最后的晚餐进行诠释亦是很久以后的事情,而后世天主教奉行的弥撒礼及新教徒举办的圣餐礼,更多意在象征罪恶之赦免。

  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使徒及古代信徒相信,耶稣将饼与葡萄汁比喻为圣体与圣血的言辞并非仪式本质的构成要素。根据我们对原始基督教的认识,这些话语确实未见于古代信徒的会餐中。因此,当时仪式的核心部分,并不是耶稣将饼与葡萄汁喻为圣体与圣血之“金口玉言”,而是人们对饼与葡萄汁的一种感恩性祈祷。这就指明了耶稣与门徒的最后的晚餐,以及早期基督教社团的会餐圣礼的蕴意——指盼天国中的盛宴。

  由此,方可理解为什么最后的晚餐被称作Eucharist,即感恩祈祷之意,同时也说明为何仪式并非举行于每年复活节前的星期四晚上,而是星期日的凌晨,象征耶稣的复活,暗喻信徒期盼耶稣归来及天国降临。

  在以《耶稣身份与耶稣受难之奥秘》为题的耶稣生平描述中,我考察了19世纪对耶稣早期活动及布道的种种观点。它们通常被看作历史事实,事无巨细地为霍尔兹曼撰写的福音书著作认可。两个观点是:第一,耶稣并不认同犹太人对弥赛亚的天真而现实的期盼;第二,耶稣的活动历经若干成功之后,开始走向失败,因此决意直面苦难和死亡。

  19世纪后半叶,神学家认为:耶稣宣称于现世建立道德天国,借此转移信徒对超自然之弥赛亚国度的注意力;他不让自己成为听众想象中的弥赛亚,而是引导信徒相信一位精神性、道德性的弥赛亚必将引领他们觅得真正的救世主。耶稣的布道起初是成功的,后来群众受到法利赛人和耶路撒冷官吏的煽惑,逐渐离他而去。由此,他悟出上帝的意志,为了天国,也为了确立自身精神性的弥赛亚身份,他必须慷慨赴死。于是在下一个逾越节,他毅然前往耶路撒冷,步入虎穴,备受煎熬,最终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此类有关耶稣的想法与决定的论调是不成立的,因为其呈现的两个核心观念皆无事实依据。从古老的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来看,并无迹象显示耶稣欲以精神化之国度取代民众之现实期盼——希冀未来超自然天国的降临。古老的福音书并未记载耶稣讲道先成功后失败之情况。

  依据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耶稣始终存在于弥赛亚之期盼之中,后期的犹太教有此记载,古代先知及公元前165年出现的《但以理书》亦有此记录。另外,从《以诺书》 (约公元前100年)、《所罗门诗篇》(公元前63年)及《希腊语巴录启示录》(公元1至3世纪)和《以斯拉启示录》(约公元80年)中,也可以看到这种期盼。

  与其同时代的人一样,耶稣也认为弥赛亚亦即《但以理书》所述之“人子”,将驾天国祥云而来。他所弘扬的天国就是神圣的弥赛亚国度,将于自然世界的尽头之时,随“人子”现身于世。他不断训示信众,要时刻准备接受审判,因此有些人得享进入天国,有些人受罚坠入地狱。他向门徒甚至如此示意:最后的审判开始时,神的王位旁将预留12个位置,用于审判以色列的12个部落。

  借此,耶稣于各种层面都认同后期犹太教对弥赛亚之渴望,他并未将其精神化,只是将强大的道德精神贯穿其中,并逾越所有律法经文。他要求世人践行绝对的爱之伦理,以此证明他们属于神和救世主,进而遴选为天国子民。根据耶稣登山训众所言,有福之人必为:质朴单纯者、善良仁慈者、和谐平和者、心地纯净者、天国企盼者、哀衿大度者、甘于牺牲者,以及童心未泯者。

  以往神学研究的过失是,断言耶稣欲将精神化犹太人对弥赛亚的期盼。事实是,耶稣将爱的伦理导入现实企盼中。未解此意,是因为我们无法理解如此深奥、如此抽象的宗教伦理,如何能与如此单纯且实际的犹太观点相结合。然而,这种结合就是事实。

  否定耶稣布道由成功至失败之观点,不妨指出:无论在加利利 的旷野或是在耶路撒冷的圣殿,耶稣晚期依然受到信徒的拥戴与保护,致其免受伤害。依托皈依者,他甚可冒险在圣殿讲道时抨击法利赛人,驱逐商人、净化圣殿。

  耶稣曾遣使徒外出宣扬天国已近,及至任务完成、归返之际,耶稣随即引领他们退隐于推罗城和西顿城之异教区。如此安排,并非避敌,事实上,信众并未叛离,耶稣只是想与若干亲近之人独处。当他重出加利利时,信众即刻围拢其侧。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是带领一群朝圣者参加逾越节庆典的。可若非他亲自入虎穴,接踵而至的逮捕与殉难于十字架之难是不可能发生的。审判发生在深夜,耶路撒冷尚未苏醒,耶稣业已被钉十字架。

  基于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我将以如下概念驳斥以往对耶稣生平的错误诠释:耶稣的思想、言论和行为,一切皆基于他对末日已近、天国将现的期盼。此亦理解为对“末世论”的(eschatological是从希腊字源eschatos而来,意指“末尾的”)阐释,亦与传统犹太基督教义描述世界末日将临之事件相一致。

  若以此考察耶稣生平——谨记,吾等所具知识仅限于耶稣之公开活动及其最终下场——可以得出:正如耶稣所言,天国乃尚未实现之未来事物,他亦不认可自己已然就是救世主了。他相信,一旦弥赛亚国度降临,被遴选之人进入超自然状态时,他将呈现为弥赛亚。对其未来之命运,耶稣始终守口如瓶。他仅以告知者身份呈现于世人,告诫众人天国将至,对其真实身份信众一无所知。只待天国降临,一切自然水落石出。耶稣仅向那些认出他且认可其天国讯息的信徒呈现其真实身份。他向这些信徒允诺,人子将和他一样认出他们(耶稣通常用第三人称指代人子,让人感觉二者并非同一)。

  对自己以及和他一样相信天国将临的人们,耶稣预言,必先承受弥赛亚前的苦难,以证明其信仰之忠诚。晚期犹太教义中有关末日事件的叙述表明,凡遴选升入弥赛亚国度者,在天国即临之前,都将遭遇尘世中反上帝邪恶力量的压迫与折磨。

  某日——也许是他公开活动后数周,也许数月之后——耶稣确信天国将临,于是叫了12个门徒,差他们前往以色列各地“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吩咐门徒时(马太福音10),耶稣警告他们将面临弥赛亚之前的苦难,将与其他被遴选者一样遭遇鞭挞,甚至“失丧生命”。他并不期冀他们安然归返,他向众使徒允诺:期冀与天国同时现身的人子,在他们走遍以色列各地之前就将莅临。

  然而,耶稣的允诺并未兑现。使徒回来了,安然无恙,毫无弥赛亚前的苦难迹象,弥赛亚国度没有出现。为此耶稣解释道:某种事情必定在此之前要发生。

一番思索后,他大彻大悟:身为救世主,终须以自己的痛苦和死亡为代价,为那些遴选得入天国之人赎罪,救万民于水火,致其免受弥赛亚前的苦难,非若如此,天国不可降临。

  耶稣始终认为,上帝必以慈悲赦免选民遭遇弥赛亚前之苦难。在“主祷文”中,耶稣祈祷天国降临,要门徒祈于上帝,以免被“诱惑”,从而得以从“魔鬼”中解脱出来。这里的“诱惑”并非教唆犯罪之个别诱惑,而是于世界末日上帝应允的迫害——门徒必得承受“魔鬼撒旦”(亦即上帝权威之对立面)的残酷款待。

  因此,耶稣自愿赴死前心里想的是,上帝同意他以自愿之殉难为信徒赎罪。如此义举,信徒则可免除弥赛亚前之磨难——他们本该借由受苦与罹难来净化自身,进而证明自己有升入天国的资格。

  为了替世人赎罪,耶稣下定决心毅然赴死,此种理念亦可佐证于《旧约全书之以赛亚书》(53)中有关耶和华仆人的若干段落,其中载明耶和华之仆“身受诸苦为赎人罪”,浑不知其受难的意义。此等故事源自犹太人流放年代,讲述以色列族流放异邦时期遭遇的种种苦难。作为“神的仆人”,以色列人备受磨难,只为引导异邦人觅得真神。

  逗留于该撒利亚腓利比时,耶稣向门徒表露,弥赛亚(应上帝派遣前来拯救世人)之候选人必得忍受痛苦、直面死亡。同时,耶稣表示他便是“人子”,他就是“基督”。(马可福音8:29)之后,在逾越节期间,耶稣引领加利利的朝圣人群挺进耶路撒冷。众人步入耶路撒冷时,群众欢呼的并非救世主,而是拿撒勒 的先知,大卫王的子孙。犹大的叛逆之罪在于泄露耶稣自称救世主的秘密,而不在于告知祭司长捕获耶稣的处所。

  与门徒共享最后的晚餐时,耶稣将祭祀祷告过的饼和葡萄汁分发给门徒食用,并坦言他自此“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神的国里喝新的那日子”。显然,在尘世的最后的晚餐中,耶稣是在庇护门徒,助其一同参与未来天国盛宴。自此,信徒皆确信自己必将被邀请至弥赛亚盛宴,于是圣餐仪式开始,以饼食和果汁象征上帝的洪恩。

  借由“最后的晚餐”的余韵,他告诉审判官大祭司,“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上帝)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马可福音14:62)。过了安息日,“七日的第一日清早”,门徒发现坟墓是空的,急切期待主的荣耀即刻显现。“他们进了坟墓”,看见耶稣“已经复活”,因而确信,耶稣已然升天,与上帝同在。很快,耶稣就以弥赛亚及天国引领者的身份重归人间。

  在这两部最古老的福音书中,有关耶稣公开活动的记载都是在一年之内发生的。在春天,耶稣自称“撒种者”,弘扬天国的精神;在秋季,耶稣企盼天国和尘世一样,可以收获回报,于是差遣门徒“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告知世人“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之后不久,耶稣便不再公开活动,与门徒一起隐退至该撒利亚腓利比的异教地区,或许隐匿至逾越节前,才融入加利利的朝圣人群,去往耶路撒冷。因此,耶稣公开活动也许至多为五六个月。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