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弃业才是生活家

时间:2013-09-30 09: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企业家只有成为弃业家,才能变身生活家。

  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来判断你事业是否成功,不看资产多少、身家几何,就看在饭桌上你接到骚扰电话多不多。如果能安心吃完一顿饭,而没接一个工作上的电话,说明你成功了。有人身价过亿,而电话频频,说明还没活出来。

  成功的标志是你留给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多,做自己喜欢做而没时间做的事情。工作是手段,不是目的,不是使命。中国人没有所谓资本主义伦理。中国人有修身养性,积善积德。

  一天跟老同学吃饭,有两位谈起养老计划。一位是炒股专家,为炒股辞掉公职,依他说法,中国股市到2018年会到两万点,然后进入深度调整,在2017年全身出来,爱怎么跌就不关他的事了。(你别说,他的这个判断跟我读到耶鲁大学陈志武的预言是一致的。可查阅《从2049年看中国》。)然后呢,这位同学会买个豪庭,在京城钓鱼台周边的玉渊潭养老,中央领导在钓鱼台,中国再怎么乱也乱不到那儿去。

  另一位同学是垄断企业高管,他在北京有两套房正在奔第三套。他的退休计划是自住一套,出租两套,将收租拿来租外地的房子,比如青岛、三亚,然后他一个地方住上半年,把该体验的祖国大好河山玩足玩够,然后,然后就去他妈地啦。

  他俩整顿饭都没接到一个电话,算是进入弃业预备状态吧。心理退休和财务自由,这是当生活家的前提和本钱。

  人生折返点

  看马拉松的人都知道运动员跑一半时会有一个折返点。现在是你的人生折返点:如果从八九十岁回望(按未来的医疗水平应该不难达到),你的下一半该怎么过。你不能开着宝马想着骑自行车的岁月,不许怀旧。

  在我的人生折返点上我发过一场关于大理的白日梦。用时兴的话叫“身未动,心已远”。有一阵子着了魔似的,一想起大理那山那水就禁不住high起来。

  洱海边盖一所房子,来客可以留宿二三宵,对饮两杯;夕阳西下,苍山的白雪衬着五色的彩霞,芳草满堤,蹄声得得,沙鸥榜飞,悠然入胜……

  我的大理计划是当一名普通讲师。然后是与大理文学院老师吃饭,闲聊中方知,人家向往的是去昆明发展。人家奔向大城市,我却逃来小城市。

  北京有个“云归派”,专指那些流连于云南的京城文化人。可云南人向往的却是京城,就像开茶马古道餐厅的老聂。这种双向运动很能表征中国当下生活方式的矛盾心态,欲去还留,欲留还去。

  在古城边上的鸟吧里,几位像是日韩人模样的男子,席地不语,一坐一晚,气氛玄妙,音乐迷幻。酒吧一条叫大丹的大狗,摇摇晃晃来迎客。鸟吧想必与日韩逼人的快节奏与逼仄的空间截然相反,what a relief!

  对一个像大理这样的二线城市滥情就像是一场恋爱。初恋总是是美好的。初恋掩盖了一切对方的不好处,一切都往好里想。渐渐明白,这不过是一座旅游城市的假象罢了。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这就是我未遂的大理计划。

  苍山下对饮,洱海上垂钓,鸟吧里冥想,洋人街晒太阳,我承认,都是白日梦。白日梦常做,但梦总是会醒。

  我们是如此逃避红尘,又如此贪恋红尘。要是有一个电脑上的Shift转换键就好了。

  每当在北上广,总有一种力量让你撮火。上街塞车,排队吵架,人们将怨气一套一套倾泻出来。每当撮火之时,你就想想你的白日梦,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下个决心,人去也。

  关于下半生,我显然没有我同学想得透亮。我最近的问题变成了,过好下半场不一定就要逃离大城市吧?

  当好“三有新人”

  人人都有做白日梦的权利,说不定哪天就付诸行动了呢。这个叫脱,三级影星想开了一脱成名,你想通了一脱得永生。跟现有轨道脱离,叫弃业。

  中年男性的困惑,一边事业一边老婆孩子,有时还夹杂个第三者。中年女性亦然。真正的迷乱之年。事业和孩子,其实这两件事都与你无关。

  事业是人家的,比如何鸿淼,为家产何家打得一头疱,何老爷子最终会发现这盘赌局中,自己成了筹码,事业也死不带去。在中国,没有铁打的事业,只有流水的王朝。

  孩子是社会的,一过青春期就属于社会了,加入人生的战场。好比原始部落,一到青春期加入训练营,进入成人行列。所以你要珍惜你孩子儿童那段时光。你给了他或她一个快乐的童年了吗?这才是你抚养小孩成功与否的标志。

  最后,什么才与你有关呢?是你属于个人的那摊事儿。这摊事就在下半场。上半场是进攻,是积累,下半场是撤退,是消费,是找回。通常道,前半生是加法,后半生是减法。前半段是人找病,后半段是病找人。前半段用命换钱,后半段用钱换命。这不等于白玩儿吗?

  一次在丽江与人聊起“三有新人”:有点钱,有点闲,有点品味。后来众人从“三有”加到“六有”:有点钱,有点闲,有点品味,有点朋友,有点心情,有点癖好。每个人对“六有”的排序基本能判断他是怎么一个人。

  丽江是一个放下背包的地方,这些背包上分别写着:成功、金钱、爱情、家庭、事业、出国……。但假如你是带着问题来丽江你就错了,纳西人通常的回答是:什么都可以问,就是不要问问题。

  并不一定非得丽江这种地方才能解压或艳遇。丽江只是避世者的理想地。丽江的避世者多数是为了疗伤,职场受伤或情场受伤,不乏looser或者窝囊废。他们火炉旁饮酒纵歌不过是虚幻,内心还是特别拧巴。

  还是我那个问题,过好下半场不一定就要逃离大城市吧?

  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心即禅堂,心即禅堂吧……。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拧巴你,关键是,自己别拧巴自己。

  陶渊明不事权贵选择了桃花源。其实真正的隐居者是大隐不言的,他们自我放逐于市,不在乎世人评价,羡慕或讥讽于我何干。这就是减法,减到归零。

  弃业不弃事,弃事不弃世。企业家只有成为弃业家,才能变身生活家。你若有造化,还能修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

  王阳明言,我做圣人难,圣人做我也不易。做慈善这事,你做巴菲特难,巴菲特做你也不易。人各有志,还是自己别拧巴自己吧。

  关键是,你找到自己那摊事儿了吗?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