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我们一起走向世界

时间:2013-09-25 09:4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孩提时代看过的风景,会长留在脑海中。直至成人后面对人生的分岔路时,给予我们鼓励与勇气的,可能不是谁曾说过的话,而是那曾经看到的风景。”

  ——日本摄影师星野道夫《在漫长的旅途》

  我们长大了,渴望走出家门,去到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渴望去看一看别的城市,以收获新的眼光。我们渴望去到辽阔的自然,感受与大地的连接。每一次,我们都能从旅行中吸取到正能量。旅行拓展着我们的视野,让我们更加热爱我们拥有的生活。

  大人如此。孩子其实也如是。

  为孩子打开通往世界的窗

  我出生在偏远的农村。6岁那年,爸爸去成都办事带上了我。爸爸是个不爱说话的人,路上他并没有跟我交流太多,但他带我去了武侯祠、天府广场、杜甫草堂、华西医科大学,还带我去成都图书大厦买了许多书。就是这样一趟旅途,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我要努力走出围绕着我的大山,到世界各地去看看。

  “要到世界各地去看看”,这个朴素的想法一直激励着我,成了后来我远赴他乡求职安家的动力,也是我对颠沛流离的生活无所畏惧的勇气源泉。我也因为那次旅行,喜欢上了校园建筑非常有特色的华西医科大学,这所学校后来也就成了我的母校。

  我有不少朋友有跟我类似的幼时经历,幼时的一次旅行,点燃了他们心中的梦想。其中一个朋友在小学毕业那年,他爸爸带他来北京参观了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告诉他这是中国最好的两所大学。从此,他立志将来一定要去北大或者清华念书。6年后高中毕业填志愿时,他同时填了清华和北大两个志愿,别的学校都没选择。当然,他顺利地被清华大学录取了。他说他得感谢他爸爸带他去的这次大学一日游,为他打开了人生追求梦想的大门。

  经常带着小小的女儿出差旅行的蜗牛村儿童团总监——糖豆妈妈说:“我们的孩子,将来都是国际人。我们应该尽量创造机会带他们去旅行,让他们提前进入国际化的状态。”对此,我极为认同。

  Rainbow的幼儿园里,有来自西班牙、英国、法国、美国、加拿大、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孩子和老师。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文化生活习惯都与我们的孩子极不相同。Rainbow时常问我:“妈妈,告诉我西班牙在哪里?”或者说:“妈妈,考拉长什么样子?Amy说她们澳大利亚有考拉和袋鼠。”于是,我们一起查看地图、翻阅书籍,了解西班牙的斗牛,英国女王和她居住的白金汉宫,香港的迪斯尼乐园和维多利亚港,学习西班牙人说“Hola”(你好)、“Gracias”(谢谢)。

  不过,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书中是有“黄金屋”,但是对于一个地区的文化、生活的了解,对孩子来说,只从书本获取相关信息远没有带着孩子去到当地旅行给他留下的印象深刻。Rainbow就曾对我说:“妈妈,我更喜欢去动物园里看动物,动物园里的动物比书上的有趣多了。我就能分清动物园里的鹦鹉。金刚鹦鹉的毛最鲜艳漂亮,尾巴特别长,鸡尾鹦鹉脑袋上的冠子是斜着朝上长的,尾巴跟小鸡的尾巴很像。但是书里的鹦鹉看起来都差不多,我不太分得清楚。”

  带着孩子去旅行,不仅仅只是玩一玩那么简单,旅行,为孩子打开认识世界的窗,或许还能点燃孩子的梦想,影响他的整个人生。

  给孩子适应新世界的机会

  有很多个早晨,在送Rainbow去幼儿园的路上,临近幼儿园的地方,总会见到哭闹着死活不愿去幼儿园的孩子。不管爷爷奶奶或者爸爸妈妈如何哄、如何劝、如何威逼利诱,孩子都挣扎着拒绝迈进幼儿园,仿佛幼儿园里有恶魔存在。但其实,幼儿园的老师们大都对孩子非常耐心且细致周到。孩子入园困难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对家人的过度依恋以及对新环境的极度不适应。

  邻居们很好奇,为何年仅2岁4个月就上幼儿园的Rainbow每天都欢天喜地地跑着去上幼儿园?为什么她在幼儿园把额头磕破了缝了6针后的第二天还嚷嚷着要去幼儿园?他们问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方法很简单,就是提高孩子的适应力。让他不要惧怕任何陌生的环境,任何时间在任何地方都能适得其所。适应力强的孩子,长大成人之后,更能承受压力,能更快地接受新鲜事物和新的挑战,人际关系处理得也会更好。

  培养孩子适应力的方式多种多样,其中非常有效的方法就是带他多接触家人之外的人、多参加聚会、多去新的环境。

  旅行,恰恰给了孩子提高适应力的机会。

  正因不断地去到新的地方、认识新的人,我的两个孩子在很小的年龄就已展示出他们不怕困难、乐观向上的良好心态。

  大自然给孩子心灵触动

  我们生就是自然的孩子。大自然的飞鸟和游鱼,清风和暴雨,无一不让我们产生丰富的想象,引起心灵的触动和共鸣。

  孩子天生是属于大自然的。走近大自然,他就会产生无数新奇的想法和无限的创意。望着清澈的河流里自由游弋的鱼,孩子会问:“鱼为什么不眨眼睛?”秋天到了,树叶落了,孩子又问:“为什么银杏会落叶但松树不落叶?为什么树叶往地上落不会落到天上去?”带着孩子一起去超市购物,他又会问:“为什么我们要去商店买东西不是去商店买南北?”

  这些问题,正是孩子创意思维的展现。大自然给了他创造的灵感。能够提出这样问题的孩子,如果再得到鼓励去寻找到问题的答案,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据说,有一个孩子非常喜欢坐在漆黑的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发呆。有一次,天已经很晚了,妈妈做的饭都快凉了。妈妈问:“怎么还不进来吃饭啊?”孩子回答道:“我想去月亮上玩一会儿。”妈妈笑了一下,说:“去吧。别忘了回来吃晚饭。”后来,这个孩子真的上了天,去接近月亮的太空中玩了好一会儿。这个孩子就是世界上的第一位宇航员,前苏联的尤里?阿列克谢耶维奇?加加林。

  回归自然,走进自然,才能让天真烂漫的孩子真正地感悟自然。

  如若没有去到真实的自然跋山涉水、登高望远,我们伟大的诗人们笔下的高山峻岭和青山绿水恐怕也不会如此动人;如若没有翻过秦岭,我也很难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真正含义;如若没有登过高山,我也无法想象苏轼《题西林壁》中“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里那山间还未化开的雾气和迷失在薄雾轻纱中星星点点的阳光。

  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心思细腻,希望他下笔入神,但如若没有丰富的生活经历,没有切身感悟,真情实感从何而来?

  知心姐姐卢勤曾在一次家庭教育讲座上如此说道:“要想孩子拥有丰富的感悟力,就必须把他送到大自然中去。你要让孩子有气势,就带他去登山,登到山顶才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你要让孩子有胸怀,带他去海边,到了大海边才知道什么是包容,知道自己是多么渺小;你要让孩子有眼光,带他去草原,草原一望无际。人是大自然的孩子,不能离开大自然。”

  那么,如有任何可能,就带孩子出去吧。去爬爬山,去看看海,去听听风,去赏赏花,去大自然中尽情撒野吧。

  旅途是孩子受用不尽的百科全书

  旅途的生活,就如百科全书。无论谁,都一定能在旅途中有所收获。英国思想家培根曾经说过:“旅行是对年轻人的一种教育。”是的,旅行中的自然、社会、人、民俗风情,全都是丰富我们学识的源泉,而为旅行所做的准备和行动,更是丰富了我们的经验,变成终生受用的行动力。

  杰出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在他的第一本小说体教育名著《爱弥儿》中,主张对儿童进行适应自然发展过程的“自然教育”。这种教育的特点就是听任人的身心自由发展,采用生活和实践作为教育手段,运用实物教学和直观教学的方法,让孩子从生活和实践的切身体验中,通过感官的感受获得所需的知识。

  旅行正是这种生活实践型的自然教育形式之一。自然教育法的实践者,维尼弗里德?萨克维尔?斯托纳夫人在其《斯托纳夫人的自然教育》一书中提到,她经常带着她的女儿小维尼弗里德去世界各地旅行,在旅途中,小维尼弗里德获得了让她终生受益的各种知识,让她成为轰动一时的天才儿童。斯托纳夫人说,即便是在离家不远的小树林里,“教她吹口哨、模仿鸟儿的叫声,也能培养她对大自然音乐的热爱以及模仿能力。”

  我一直有个观点,一个孩子如果能够管理自己的时间,控制自己的情绪,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和专注精神,并有良好的执行能力,这样的孩子,一定学习成绩优异并热爱生活。

  旅行这种自然教育方法正好给了孩子培养这些优秀能力的机会。

  美国心理学家理斯基奈曾说:“学校太小,世界太大。”旅途中有我们学不完的东西,远远超出各种各样的教科书。“知行行有效,行知知更牢”。旅行中的学习,轻松快乐,印象深刻,终生受益。学习,不仅在课堂上、书本里,更是在生活中。而旅行最有意义的收获就是将孩子的求知欲调动起来,激发他的好奇心,帮助他在知识的海洋中积极探索。

  别以为孩子记不得

  即便长大如我,也深切地体会到,在“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上,行走带给我的感受最为生动、形象、具体,旅途中的记忆最为深刻。

  Rainbow第一次见到刚出生的大熊猫宝宝的时候,是她一岁半的那个夏天。因为害怕相机闪光灯对新生熊猫宝宝的视力造成伤害,熊猫母婴馆拒绝参观者给熊猫宝宝照相,于是,我们未能留下任何与新生熊猫有关的影像资料,我也没有花时间从网上或书本中找到新生熊猫的介绍给Rainbow复习关于熊猫宝宝的故事。但是在两年后我们第二次访问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时,3岁半的Rainbow拉着我到处寻找她在两年前见到过的“粉嘟嘟的熊猫宝宝”,而我,以为她早已忘记了。

  很多人怀疑,带着三岁之前的孩子去旅行有什么意义,因为大部分人对3岁以前的生活几乎没有记忆。

  的确,婴幼儿并不像成人那样对事物加以理解之后才记忆下来,他们能够将事物原封不动地放入头脑中的“基本库”里,这个基本库是人类在3岁之前储藏信息的大脑旧皮质。我们把这一时期的记忆称为“潜意识”。这一时期的教育也称为“潜意识教育”。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加,大脑新皮质逐渐生成,此时进入大脑的信息就储藏在了新皮质中,从这之后的记忆我们将其称之为“显意识”,这一时期的教育也被称为“显意识教育”。人类在长大成人之后的意识都为显意识,显意识教育也就成为人类文明发展最重要的教育形式。但是,3岁前那些看起来“已经遗忘”的记忆,实际上还留存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只是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而已。有研究将潜意识与显意识对个人素质发挥作用的功能进行比较发现,潜意识的功能竟然比显意识的功能强50倍以上。(注:见威廉?卡尔文《大脑如何思维》)

  小驴佳佳的妈妈红杏在她的《户外养育新理念》一书中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佳佳身上的故事,证明旅行生活中的体验一定会留在孩子的记忆深处,并在某一天发挥重要的作用。

  佳佳刚满一岁时跟随妈妈在海拔3200米的鸡足山的金顶过夜。因气候寒冷,一群人围着宾馆的炭火炉取暖,这盆炭火温暖了佳佳的脚丫,烧炭取暖的方式竟然让一岁的孩子牢牢地记住了。两年多后的一个冬夜,3岁的佳佳建议妈妈打开暖风机将打湿的衣袖烤干。当妈妈问她是如何想到这个方法的,她骄傲地回答:“我小时候啊,有一次在山上就是这样去烤脚丫的。”

  红杏在书中写道:“在佳佳后续的旅行及生活当中,这种潜意识中的记忆显现,已经得到了多次证明。”的确,那些储藏在我们潜意识里的信息,一旦遇到合适的情景,就会活跃起来,并在某些合适的时刻发挥作用。

  旅行中的记忆对孩子影响至深,我们不可忽视旅行对孩子的潜意识和显意识的双重影响。因此,我相信,作为父母,我们尽可能从孩子一出生开始,就给他提供丰富的环境,让他去听、去看、去说、去尝试、去体会,让他在接触尽可能多的事物的同时,潜移默化地提高他的感悟力、观察力、学习力等各种能力,丰富他的生活经验。这些能力和经验,一定会对他往后的人生产生重要的作用和影响。

  周游四方,寻求至道

  宋代道学五大家之一的邵雍满腹经纶,他认为做学问不能只是关在书斋里,要周游四方,去寻求至道。少年时期的邵雍,刻苦学习,潜心钻研,饱览经史百家著作。“邵雍读书,从不死记硬背,而注重独立思考,尤其注重社会现实这本大活书。在他积累了相当多的史地知识之后,曾经外出游学。他西跨黄河、汾水,南渡淮河、汉水,‘周游齐鲁宋郑之墟’。涉大川,登名山,广交朋友,访问人间四方事,开阔眼界,洗涤胸襟,熟悉世事,精通人情。游学数年,思想日渐成熟。”(见唐明建著《邵雍评传》)最后,家境贫寒的邵雍,终成名垂千古的哲学家、易学家、史学家和诗人。

  邵雍的游学,很大程度上跟我们通常理解的旅行不同,它更多地包含了教育的意义。的确,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旅行是纯粹的度假,但我们也能将旅行,尤其是亲子旅行视为家庭教育的一部分,并让其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

  在旅行中,教育的内容都有涉及。我们为旅途所设定的任何一个活动,都可以给我们提供教育的机会。在海滨之旅中我们可以享受海水和阳光,但更有趣的是,孩子和大人都会对海滨生活有了更具体的了解。当孩子拾起被海水冲到沙滩上的海螺,发现它还活着,他可能会想着饲养它,他去翻书、查阅资料、向渔民咨询,就是想知道怎样才能养活一只海螺,在这个过程中,他学到了更多。

  加拿大政论家乔治?格兰特曾在自己的一本书中说道:“旅行是全方位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旅途是理论与现实碰撞的实验室,旅途是观点的实际运用,是音乐、文学、建筑、政治、经济、艺术、科学等的极大融合。将旅途中的放松、娱乐与教学融为一体,旅行也就有了超乎想象的价值和意义。

  旅行,不是一种产品,虽然它时常以机票、酒店、豪华游轮等形式出售给了我们。旅行,也不是食物或衣服那样的消费品,虽然我们要为它支付费用。旅行是阅历,它的精髓永远存在于孩子和家人的美好记忆之中。

  于是,我们出发,一起上路。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