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一盘没放盐的菜

时间:2013-11-25 14:26   来源:中国台湾网

  她喊又有什么用?伟强能帮她洗吗?不能。斯楠能帮她洗吗?也不能。老太太能自己洗吗?更是绝对不可能!张春梅只能是忍辱负重,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

  她自己也想不到,她这个当年中文系的才女、美女,诗歌写得一流的全年级桂冠诗人,有朝一日,也会沦落到给人端屎倒尿!人生的转变,就是如此无奈,管你是什么才女美女,最终都得变成黄脸婆。岁月不但是把杀猪刀,还是个大牢房,每个人都逃不出来那一道坎儿。

  张春梅手里握着刚扯下来的被单,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四周暗暗的,老太太和斯楠的声音从外面传出来。她闭上眼。她想要清静几分钟。可闭上眼,家里家外一件一件事,又仿佛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快速地飞转着。春梅只好睁开眼。

  面前是大衣镜,刚结婚时候买的,到现在也十几年了,十几年春梅每天都站在这面镜子前穿衣,但从未有一个时刻,她如此细致地在黑暗中借着零星的光线看自己的脸。

  她老了。眼角有皱纹了,脸上的皮也松了,在黑暗中看,甚至有些狰狞。

  春梅赶紧逃开。

  清净让人思考,思考让人看清现实,现实让人恐惧。春梅还是打算继续干活,不多想,也不能多想。

  烧饭、洗衣、管孩子、伺候老人。这是她必须面对的事情。这就是人生。点点滴滴、细细碎碎,一下子都涌上来,瞬间淹没了那点不切实际的浪漫。春梅不再是女诗人,而成了一个女湿人——生活的倾盆大雨,把她淋得全身湿透。

  等一桌饭菜摆在餐桌上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春梅问:“妈,伟强怎么还不回来,他还回来吗?跟您说了没有?”老太太嘟囔:“我哪知道,你们哪件事向我汇报的,你要记住,伟强是你的丈夫,你都不关心他吗?”春梅百口莫辩,只好打伟强的电话。

  伟强的反馈很明确:有课题要加班,晚上不回来吃了。至于几点回来,没说。人到中年,他似乎特别忙,而且,越忙越年轻。而她则忙成了黄脸婆。

  于是,家里只剩下三个人,围坐在大圆桌旁,无声地吃着饭。刚吃几口,斯楠就抱怨道:“妈,你这茄子是要烧得多腻歪啊!”春梅大怒:“你爱吃不吃!”老太太哼了一声说:“别乱吼,你自己尝尝。”春梅诧异,瞪着两眼夹了一块茄子入口,呸!哦,没放盐……她叹口气,起身端盘子回厨房回锅。

  一盘没放盐的菜。张春梅觉得,这像极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

  摘自:《熟年》 作者:伊北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