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医院急救室

时间:2013-11-25 14:19   来源:中国台湾网

  医院急救室。

  张春梅和倪伟强在门口坐着,斯楠在里面处理烫伤面。

  倪伟强点燃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一个小护士走过来,说:“这位,说你呢,听到没有,这里不准吸烟,这里都是病人,要吸烟去二楼吸烟区!”伟强连忙把烟头碾灭了,丢进垃圾桶。

  春梅白了伟强一眼,小声抱怨道:“在家里吸,在单位吸,跑到医院来还吸。”伟强忽然发火说:“我就吸两根烟怎么了?你搞《新健康》,就要把吸烟的人赶尽杀绝了吗?家里就那么点事儿,你都弄不好,现在女儿又被烫了,烫出个疤痕,以后怎么办?一辈子的愁心事。”

  春梅压低声音说:“倪伟强,我提醒你,这里是医院,是公共场合,女儿是被烫了,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是后妈吗?我想让她烫着吗?这是意外,要不是妈忽然闭眼,我也不至于……算了,跟你解释不清楚。”

  倪伟强说:“你永远都解释不清楚。”

  春梅说:“我不跟你吵,哪天我一闭眼,家交给你管,你就知道厉害了。”

  斯楠腰上裹着绷带出来了,医生说问题不大,静养即可。

  伟强说:“好宝贝,乖女儿,我们回家,走,我们回家。”说着,两人就相互搀扶着走了。剩春梅一人在后面,好像她是局外人。

  三口子拦了辆出租车。春梅坐前头,伟强和斯楠坐后头。

  斯楠把头倒在伟强肩膀上撒娇:“爸,你看我都负伤了,都是因为你没回来吃饭,你要奖励我。”伟强说:“又想要什么?”斯楠说:“我的手机坏了。”伟强说:“随便挑。”斯楠倒在伟强怀里:“谢谢爸爸。”

  坐在副驾驶的春梅越听越气,压住火气说:“那部手机昨天我还看见好好的,怎么又要换?”

  伟强说:“孩子要换就换吧。”

  春梅怒道:“哪能这么铺张浪费!”

  伟强啧了一声,说:“儿子要穷养,女儿要富养,一部手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的要不要换,要不也一起换了,你也没必要太省,苦了自己,家里人也一堆抱怨。”

  省?省成了过错了?春梅发现,自己和丈夫的价值观,一个左,一个右,不说背道而驰,最低也是渐行渐远。

  “刚在学校做什么了?”春梅冷不丁问这么一句。

  “哦,科技组开会,”伟强摸了一下脖子,摇摇头,“开得我头都疼了。”

  春梅忽然坐正了,直觉告诉她,似乎有些不对。科技组开会?那怎么会是个小姑娘接电话。可春梅没打算继续问下去,她知道,问也白问,伟强会编造无数个理由来搪塞。也许是她神经过敏吧,再过几年,都五十岁了,想怎么样?又能怎么样?

  “妈现在尿床越来越频繁了。”春梅说。

  “那怎么办?多买点尿不湿?老人都跟孩子似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伟强问。

  “回头说。”好多事情春梅不想让斯楠知道。斯楠还是个孩子,而且很多嘴。

  回到家,伟贞、伟民他们几个都没走。老太太拉着斯楠,感慨唏嘘,心肝儿宝贝的好叫了一阵,直到心疼累了,才去里屋睡觉。大家看老太太睡了,继续留下来也无话,也就都渐渐散了。

  春梅说:“斯楠,你还不去看英语,下学期要考专八,不好好看是过不了的。”斯楠不耐烦:“妈,你有完没完,是不是要我死你才安心。”春梅听了,一口气上不来,喘着气说:“倪先生请管管你的女儿,说话做事,哪像个淑女。”斯楠反驳道:“我本来也没打算做淑女。”

  伟强压低声音喝道:“楠楠,回你屋休息会儿。”斯楠听到,做了个鬼脸,走了。

  夫妻俩总算有点时间单独相处。饭吃了,风卷残云的,春梅一口没吃上,但却还是有一大堆碗要洗。这是春梅的例行“工作”。她是女主人,媳妇,活该是洗碗机。她老公是从来不去厨房的,所以也难得洗碗。但今天,他看老婆辛苦,忽然动了善念,也嚷嚷着帮着洗。

  春梅让伟强把碗、筷、盘子都端到厨房,她就站在水池边,利落地洗刷起来。伟强说要帮忙,春梅不让,说你会弄什么。伟强笑说,我不弄你又说我不弄,我来弄,你又嫌我弄不好。

  春梅说:“我不是嫌你弄不好,我是怕你来洗,又把衣服弄脏,脏了还不是我洗。”

  伟强说:“还是你心疼我。”

  一听到丈夫这个话,春梅的心又软了。

  摘自:《熟年》 作者:伊北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