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想做一份可以天天出差的工作

时间:2013-11-14 09: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1991年,我从宁波中专金融专业毕业,进了银行做临柜会计,开始了优越的牢笼生活。我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和到柜台的财务打好交道,在这些熟悉的面孔中,我对一家贸易公司的业务员最感兴趣。这小子几乎每周都到我这儿,递张用途栏写着“差旅费”的现金支票,提款结束,拎包走人。我每次和他打招呼都装作很老练地不经意地问:“这回去哪儿啊?”他常告诉我个犄角旮旯的县城,我佯装见多识广的样子,说声“不错”,目送他的背影远去,偷偷狠查地图,想象着他能去到我闻所未闻的很多地方,哈喇子乱流,那段时间,我地理知识突飞猛进,举国区县如数家珍。

  那时的我,想法简单而纯粹,就是不要天天坐在办公室。在我当时鼠目寸光的认知中,我理解的世上最幸福的人,就是可以做一份不用坐班并且天天出差的工作。做啥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看见外面的世界,接触更广的人群。我能想到世上最好的工作,就是企业的销售,这样就可以不用每天都坐办公室了。我非常确定,在我16岁走入社会,正式出道后的第一个梦想,就是离开银行,找个可以经常出差的工作。

  为了达成这一梦想,少不了与家里开会。我蓝色性格的爹做事谨慎稳重,一生小心翼翼,和我沟通很少大声说话,表面上总是理解和支持,他认为吾儿有鸿鹄之志是好事,但未经历练,太过年轻,宜韬光养晦,熬到三年后,大专读完,再做打算不迟。而我娘听说我居然有这样的念头,首先将我爹打入十八层地狱,然后要将我逆天的妄想掐死在襁褓之中。娘通常会老生常谈地叨叨,娘这一生多么苦大仇深,多么颠沛流离,干了几十年的电焊工,没见过银行这么稳定的工作,银行的饭碗是多么金贵,银行的福利是多么好,银行平时发的手纸是多么细腻,银行过节发的带鱼是多么体宽肉细,银行待上几年混到信贷员就会有大把大把的人来求你……我早对这套说词的起承转合烂熟于心,每次听完,就表示儿子是个有理想的人,这么点富贵,是不可能淫倒我的。当娘发现儿子屡次不识抬举,立马就换了嘴脸,扯着嗓子喊要断绝母子关系,不过她总忘记她儿子的性格和她一样,这种做法只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你越想控制我,我就越不能让你控制,于是硝烟四起,内乱不断。可惜那时的我在牢笼中无论再怎么求突破,无奈自己没本事没学历没专业没特长没经验没干爹没关系,找不到工作,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自己不强大,就要受人欺,哪儿都一样。

  那时,离开银行另谋出路的梦想与欲望随着母亲的打压,不退反进,与日俱增。我娘原以为我只是叫唤两声,闹闹情绪而已,可战斗一年后,发现她儿子意志的顽强远远超越她对儿子过去的全部认知。当爹娘偶然探听到我已暗度陈仓,全副武装准备离家出走,下基层走农村去正大饲料厂做销售员的那一刻,他们终于全面崩溃。为了我能坚持读夜校更方便,爹厚着老脸把我介绍到一家房产公司做销售,在银行工作21个月后,我终于改行做了销售,可以不用天天坐班了。

  两个月后,我稀里糊涂地卖掉两套别墅,那两套别墅的业绩,在那个年代,让老板很爽,老爸很有面子,我终于觉得不欠人情,可以昂首挺胸了。好景不长,1993年下半年,国家实施宏观调控,我所在的房产公司基建叫停,从金饭碗里出来不到半年,我就要面临失业。老妈终于逮到机会来验证自己是多么英明,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了一下我黯淡无光的未来,再次把老爹骂得狗血喷头,然后建议我厚着脸皮去求求行长高抬贵手,原谅我年幼无知,继续收留我,我要不去,老妈她自己去。我装作后悔的样子,缓了下兵,两天后,跳槽到另一家房产公司继续做销售。

  在新公司,我认识了新同事,这姑娘之前在广州业余时间做兼职化妆品销售——雅芳小姐,经她推荐,我成为雅芳先生,两个月做到全宁波业绩第一,浙江省遥遥领先,看上去真的有销售才华啊,可实话实说,当时干这买卖的人也没那么多人,没人懂直销,更没人知道雅芳是什么东西。这段有数字证明的经历,很快在雅芳总部正式到宁波大肆招兵买马时,派上了用场。几经波折,我终于加入了梦寐以求的当时全球最大的化妆品直销公司雅芳的销售培训部,被老板抓到上海的总部工作,开始了我的培训生涯,实现了我天天出差的梦想。此后,流浪上海滩的故事拉开序幕。

  从1991年7月进入银行,到1994年3月换了三份工后,正式进入雅芳,我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梦想,总共花了两年零八个月。

  本文摘自:《本色》 作者:乐嘉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