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二、流浪的精神

时间:2013-11-04 09:59   来源:中国台湾网

  A:资源与环境学院,大一,男生,19岁

  B:新闻与传播学院,大二,女生,19岁

  H:化学与分子学院,大一,男生,18岁

  T:尚重生教授

  B:我觉得高中生与大学生最大的两个差别,第一个是大学生没有信念了。高中不管有没有理想,我们都有明确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而来到大学之后就有些漫无目的了,很多人都是这样。第二个就是没有人管我们了!我觉得大学里的“长辈们”,包括一些老师以及学长学姐都很冷漠,没有人管我们,没有人设身处地地为我们想。走过大一,我对大一那些浪费的时间,感到非常的痛心。现在大二了,只要有学弟学妹问我问题,我就特别特别热心地去帮他们,不忍心看到他们重蹈我的覆辙。

  A:这个我觉得你说的就有点不对,哪个人没有迷茫过?

  B:现在大家都喜欢把不正常当正常。我们本来是不用迷茫的,或者说迷茫期是不用那么长的,明明经过老师或者学长学姐的点拨,就可以克服一些迷茫,为什么非要自己去亲身体验,而且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迷茫上?大家都觉得迷茫是正常的,大一是可以迷茫的,整个大一都是可以用来迷茫的。

  T:这个问题,学长学姐可能没有这个责任,但是大学有这个义务。我一直认为当代大学生的精神在流浪。学工部、团委、班主任等,他们没有走进大学生的心灵深处,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或是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上面。“了解学生的精神生活”这样的工作并没有成为令人尊敬的一种职业。

  迷茫也好,流浪也好,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的迷茫;另外一种是不正常的迷茫。正常的迷茫,一旦你有导师、有学长学姐给你指导,你很可能就会少走很多弯路,克服迷茫或者说缩短迷茫的时间;而另外一种迷茫,就完全是没有意义的迷茫,浪费时间啊,空虚啊,不知道干嘛,大量的时间被挥霍掉。因此我觉得这个要区分,迷茫是需要分类的。一个人正常的成长、思考过程中遇到的孤独,其实是一种提升,到后面是会质变的;有的迷茫那是完全没有价值的,所以我觉得也可分为有价值的迷茫和没有价值的迷茫。到异地去的孤独,是一种旅行者的孤独,是正常的,但是你说到了大学就不知道干嘛,就去搞四个社团甚至是八个社团,然后就是无厘头地去街头发广告,去勤工俭学,搞家教,看到别的同学做什么你也跟着做什么,我觉得没有必要。

  A:大一上学期没有什么理想和目标,表现在生活方式上就是别人干什么,我也干什么。当然,大一上学期我还没有带电脑,所以也就没有很疯狂地打游戏,也有坚持运动。虽然看起来我没有走“邪路”,但是我感觉,经过高中三年的学习,那种单纯的苦学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在我看来,学习应该成为生活方式和乐趣。但是即使我认识到了这点,要一下子探索出一个合适的、高效的、欢乐的学习方式,还是很难的。我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生活、怎么学习了,上课时已经不像高中那样45分钟都能全神贯注地去听讲了;生活中,上完课就回寝室,要么就翻翻书,要么就跟室友一起去吃饭或逛一逛校园。国庆节后,我们隔壁宿舍有同学带麻将来,然后我们就都开始打麻将了。

  T:理想目标上的不明确造成了生活上的混乱。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们为什么带麻将来啊,刚大一就带麻将来?

  A:是的。军训时期每天都要出操训练,大家晚上没什么事,就先玩“英雄联盟”,又发现食堂周围有卖各种东西的,我就买过一副小麻将。

  T:大一学生有人打麻将已经够雷人雷人,网络用语,表示出人意料且令人格外震惊,很无语的意思。了,就算不是普遍现象,有一个也够“雷人”的。大学生有没有人去做洗脚按摩之类的啊?

  H:我有个三本学校的同学,放寒假的时候同学聚会,他邀请我去洗脚按摩,但是我拒绝了。

  T:大学越腐化,大学生就过得愈发生活化,愈发没有信念。

  A:我们没有理想,没有规划,没有目标,心在但是梦不在。后半段我在迷茫中也不断地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子,自己以后要干什么?但是一旦我目标确定下来以后,我就不会再去干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比较喜欢独自思考,当然也喜欢找人聊一聊,后来,我就逐渐坚定了自己的目标,也脱离了原来的那种状态。有时候同学叫我去玩我就会巧妙地拒绝,他们可能还处在迷茫期。

  H:我周围的同学中有一个理想主义者。入学之后她对我影响很大,她是比我大一级的学姐,是在学生会招新的时候认得的(遥感信息工程学院,我现在已转入化学与分子学院),她对人很好。进入大学之前,我看过汪曾祺写西南联大的散文和小说,包括宗璞的《西征记》之类的文学作品,看多了之后自己也变得理想化了。我当时觉得大学是个象牙塔,是培养独立思考、仰望星空、能够自由发表见解的地方。但是来了之后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我觉得大学有一种很官僚化、很体制化、很教条的东西。

  受环境的影响有时候我会很堕落,但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重新燃起了对于知识的好奇。她一直想出国,在修双学位,学业之余也保持着很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每天骑山地车环湖游,等等。她读了很多书,不仅限于我们理工科的专业书籍,还包括法律、人文社科等很多方面。她每天基本7点就要起床,因为周一到周五全排满了课,周六周日要修双学位也非常辛苦,所以只有晚上熬夜去读书,她喜欢在豆瓣上看书评,拿iPad在网上下载,然后开始读。她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搞过一些活动,很多时候她自己想得很好,但是由于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再加上其他现实的因素,所以到最后都不怎么满意。她也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有的课她不想听就会“翘”了,然后去图书馆自习,看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成绩也没怎么受影响。她现在在修经济学的双学位,想转到经济与管理学院去。我问她为什么大一不转,她说:“我觉得经管院里面很多人学经济学,都不是按照自己的兴趣来的,很多人可能都是为了生计为了工作,并不是真正喜欢这个,所以我很讨厌和这些人在一起。”但是她后来在遥感信息工程学院发现很多人其实也只是为了工作才选择这个专业,所以有些后悔。她在渐渐调整自己的心态,慢慢改变,也在无形之中影响了很多人。

  再说一下我吧,我觉得大学的教育体制太死板了,虽然现在都是网上选课,但是除了选修之外,专业必修之类的课都指定了要上特定老师的课,而且老师经常会点名,不管老师讲得好不好,最后掌握你的成绩的人是他,所以你必须认真听他的课,好好准备考试。因此常常导致大家学一门课,只是为了应付老师的考试,对此我常常感到很迷茫,不能释怀。

  T:大学阶段的迷茫是一个永恒的问题,没有谁的成长不迷茫、不纠结、不挣扎。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方面,我们的迷茫是常态的还是变态的;另一方面,我们能否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代价走出乃至超越这样的迷茫。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