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见识贫乏糗事多

时间:2013-10-31 09:0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年轻人在城市获得的更多东西,远不仅仅是肉身之间非延时的沟通,更重要的是见识。其实见识跟经济地位和聪明程度没多少关系,和是否在大城市生活有关。北京随便一个四五岁的小孩站在街边上,也许什么名车都认识,他们家的车库可能跟国贸的车展也没什么区别。而一个外地的农村大学生,可能学问很高但缺乏见识。这就是城市生活给人类灵魂世界带来的最丰厚的一笔财富。

  说几个《水浒传》的典故。比如宋江出行的时候,最爱带的是哪几个人?第一个是李逵,打手嘛,最听他的,所以要带着。第二个是特务头子戴宗,这是给他搞情报的,跑得快嘛。这两个人带着。另外他最爱带的是谁呢?一个是燕青,当时著名的民营大企业家卢俊义的跟班,是一个在大城市生活,混迹歌馆酒楼的人,另一个是皇族后裔柴进。为什么要带后两个人呢?这两个人其实是后入伙的,就是因为他们有见识,这个很重要。

  后来宋江搞招安,要跟皇上搞好关系,所以他们就去找李师师。宋江是一个土老帽,他在郓城县卡拉OK厅里还算是气派的,可到了“天上人间”就不行了。李师师那是“天上人间”的小姐,以致于跟他之间的交流变得非常困难。

  《水浒传》里写宋江几杯酒下肚之后,捋袖揎拳,现出梁山泊的手段来,搞得柴进很不好意思,反复跟李师师说:“我这个表兄喝完酒就这个样子,娘子担待。”这就叫见识,不是宋江不聪明,不是个英雄,而是没在大城市混过就是不行。

  《水浒传》里还有一个例子。蔡京[1]的儿子蔡九知府给老爹写了一封信,吴用就出主意把他的信给改了,于是找到玉臂匠金大坚新刻了一枚图章,让圣手书生萧让模仿蔡京的笔迹重新写了一封信。戴宗没去东京汴梁的相府送信,而是直接把假信送回给了蔡九知府。

  蔡九差点被骗过,旁边有一个人叫黄文炳,他一看就说这个信是假的。黄文炳说:“字迹和图章都对,但是蔡京已经是老太师而且当了丞相,他怎么会用‘翰林蔡京’的图章呢?这是第一。第二,这是老爹给儿子写信,怎么会用蔡京这样的名字呢?这叫名讳。对儿子讲话,父亲是不用名讳的,他肯定不会用这枚图章的,所以此信有诈。”

  蔡九知府一听,觉得有道理,就让他把送信的戴宗叫来问话,说:“你到我家去,这信是找谁送进去的?几日得了回信啊?”戴宗没去过啊,要知道他只是一般的看守所小民警,哪见过相府是什么样子。戴宗说:“我就在门口寻,寻了半天寻着了一个门子,然后这个门子就给我递进去了,第二日就给了回书,我就带回来了。”

  可见小地方的人是无法理解一个相府那种门庭若市的状态的,所以他用的词叫“寻见”一个门子,显得相府门庭冷落。

  蔡九知府闻言勃然大怒:“胡说,所有到我们家送信的人,首先要找到李门子,李门子要送给张干办,张干办要送到里面的李督管,然后才能送到里面。不管多亲多近,必须三日才得回书。一定有诈,给我打!从实招来!”

  吴用的妙计这就破了嘛。这难道能怪戴宗吗?他没在东京汴梁生活过,没有这番见识。所以无论是萧让的模仿字迹,还是金大坚的新刻图章,所有技术环节都没有错,但在见识上出了错,导致最后所有的骗局彻底失败。

  民间其实有很多这样的笑话,比如秦牧的散文里写到,俩农民吹牛,一个人说:“我见过皇上的金銮殿,左边一个油条铺子,右边一个烧饼铺子,皇上想下来吃哪个就吃哪个,都不给钱的。”一个农民能够想象的世界上最好的生活就是那样。

  一个捡粪的人坐路边上叹气,说:“他妈的,我要是当了皇上,这捡粪的叉子得是金的,而且路两边的粪都得归我一个人捡!”

  再比如打倒“四人帮”之后,民间传说江青腐败,床头搁一红糖罐子,床尾搁一白糖罐子,夜里起来就吃。当时老百姓觉得能吃上糖就是皇上、娘娘的生活,觉得江青的生活就是那样的。

  这就是见识贫乏对一个人的妨碍,所以能不留在北上广深吗?

  本文摘自:《逻辑思维》,作者:罗振宇,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