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4章 回国,真正地去爱

时间:2013-10-16 09:11   来源:中国台湾网

  菲利普曾经以为,自己的人生大概就这样了——在美国,在他的第二故乡,以帮人们整脊保健的方式度过他的余生。

  直到我们相遇。

  我与菲利普的结合充满了浪漫色彩。6年前的一天,我们应各自朋友的邀请,到一家茶舍品茶,谁知竟被安排在同一张桌子上。那天我很少说话,一直低头在写东西。对面的他好奇地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并俯下身来看了一下我的书稿,接着我听到他对我说:“你是一个真正的作家,有良知的作家!你的文字纯净、温暖。”那一瞬间,我觉得心底有泪滑落,我觉得我终于遇到了知音。但是我将泪含在眼底,抬起头,向他笑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也常有电话往来,但一直以兄妹相称。直到菲利普第三次回到中国,却再也拨不通我的电话。后来通过网络,他终于再次找到了我,问我最近好不好,我说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写作了,也许是上天不让我写了。他连问为什么?我说我的手臂发麻、无力,连笔也握不住,还常常觉得胸闷气短,甚至还心率失调。

  他一听,就对我说:“你别急,一定是你长时间的写作造成了颈椎和胸椎部位的错位。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这样吧,你来我这里一趟,我给你调整一下,正好我们也见个面!”那时我并不知道菲利普还有这个本事,但是我愿意相信他,我对他总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愿意什么话都对他说。我想,就算好不了,见见面,说说心里话也是好的。于是我就去了。

  走进他的小屋,我发现客厅还郑重其事地摆着一张按摩床。到这一刻为止,我对脊椎的了解依然一无所知。在一阵寒暄之后,菲利普让我趴到按摩床上。整个脊椎调整过程我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我没有停止思考,觉得这一切太新奇了,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保健方式?这真的可以让我好起来吗?我承认当时我的心并不清净,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和猜测。对于我而言,这种体验是从未有过的。但是即便这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调整,当我从按摩床上下来,动动自己的胳膊,觉得轻松了不少。这真是太神奇了!我赶紧从菲利普的笔筒中抽出一支笔握在手里,并在纸上快速地写下:“神奇的整脊调整!”之后,我开心地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于是问菲利普想不想去杭州游玩,因为我正好要回杭州。菲利普点点头。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杭州之行竟然成就了我们一生的姻缘。在蒙蒙细雨之中,我们行走于长堤卧波、美轮美奂的西子湖畔。累时,找一处茶舍坐下,仿佛再次回到了3年前。落地玻璃窗外,是一片江南的翠竹,雨水轻轻地打在竹子上,仿佛能听到雨滴落地的声音。我们品着龙井,看着对方,内心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宁静。然后我听到菲利普对我说:“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寻找的感觉,今天我找到了!”

  我再一次笑了,像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我想,如果第一次喝茶让我们引为知己,那么这一次喝茶让我们成为了爱人。我们就那样相爱了,在月光下我们以一颗相思豆和一片三叶草互换信物,定下终生。

  半年后,我们在纽约登记结婚。他问我:“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度过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说:“我想与你一起周游世界,但是,现在,你要先回到中国去,将‘PM自然恢复法’带回中国,帮助更多人。”

  在菲利普离开中国27年后,重新回到中国,这是他原本不敢想象的。要知道,他已经习惯了美国式的生活。但是为了爱,或者说,为了一种更大的爱,他答应了。正如当年他为了艺术离开东方,前往西方。

  我想他是懂我的,就像我懂他那样。直觉告诉我,我们在中国将要完成许多重要的事情。“PM自然恢复法”必须在中国发扬光大,然后惠及世界。因为人类自发明汽车和电脑以来,腰颈椎病几乎已经成为这些高科技所带来的无法逃避的附属病。我与菲利普开玩笑说,乔布斯在推出他的“苹果”的同时也应该同时推出“PM自然恢复法”。

  这或许是一个玩笑,但是在这个玩笑的背后,却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据统计,在中国,脊柱病患者已经超过6亿人口,更何况全世界!人类脊柱健康的问题,的确已经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我们由脊椎动物演变而来,无论我们的祖先是来自海洋,还是外星,我们都无法逃离这个事实。

  我们应该如何保护脊柱的健康?办法总是会有的。上天给予了人类特殊的智慧,就是要让我们有能力自我恢复。只是,尽管这种自我恢复的智慧是如此平常,每个人都本自具足,却并不是人人都唾手可得。因为恢复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爱的过程和自我修行的过程。

  几乎从刚懂事起,大家就懂得按摩。从童年时给父母的后背敲敲打打开始,我们已经在不经意间走上了自我恢复的道路。但是菲利普的出现,依然给所有经他调整的人们带来了惊喜,几乎每个人都会说:“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不可思议的神奇!”有些人将这些神奇转嫁到菲利普身上,但是菲利普从来都说:“所有的赞美与光环都不是让人享受的,而是责任。”

  替人进行整脊保健,就是将自己的整个身心交予对方。对他来说,每一次给人调整都是一次修行。

  与菲利普的结合,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我不但学会了爱别人,也懂得了如何爱自己。

  在与菲利普相爱的过程中,我发现过往的很多疾病原来也可以不治而愈。我知道,是爱除掉了我身体上多年的疾病,和我心头曾经挥之不去的伤痛与忧郁。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