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卷我是人间富贵花——04媒妁婚约

时间:2013-09-24 09:17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一生只为那一天,为你铅华尽褪,素色妆颜,不许曲终人散。红尘浊浪,因你我而桃之夭夭,春水微澜。漫山遍野,百花齐放,暗香浮动,笙箫四起,歌舞翩翩。若真有这般刻骨蚀心的一天,我当用尽前生后世的幸福和欣慰,愿把来世的相逢,换做今世的温暖!

  你是否也曾在美好的青春时候,甚至是终其一生的时间,都在等待着一次让你神往的爱恋,做着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

  一生只为那一天,为你铅华尽褪,素色妆颜,不许曲终人散。红尘浊浪,因你我而桃之夭夭,春水微澜。漫山遍野,百花齐放,暗香浮动,笙箫四起,歌舞翩翩。若真有这般刻骨蚀心的一天,我当用尽前生后世的幸福和欣慰,愿把来世的相逢,换做今世的温暖!

  然而,爱情是一场偶遇的烟火,可遇而不可求。

  很多人对上帝说:“你给的我不要,我要的你给不了。”世间许多事物付出就有回报,唯独爱与被爱不成正比。你爱着他,他却不爱你。他爱着你,你的心里却又装着另外的一个他。于是,世人都纠结在爱与被爱中不能自拔,“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伤悲”。于是,受过伤的痴男怨女,都渴望着能有一碗孟婆汤来饮尽,让爱深埋、长眠……

  爱情,只是一个传说。

  我们都曾年少过……

  这世上,本就平凡的人多,多少人不惊不扰,在岁月长河中淡淡走过,不留下任何笔墨。而陆小曼偏偏是那在岁月的烟波浩海中泛起波澜的人。我们曾幼稚地叫嚣着“人定胜天”的口号,殊不知凡事不可尽然,有些人的命运似乎从出生便注定了,人力无法胜出。

  守着平淡的流年,对陆小曼这样的人来说是几近奢侈的事情。她的出身,她的学识,她的性格,她所处的时代,决定了她必然是要在红尘中经历跌宕起伏、掀起波澜的人。我相信宿世的因果,今日的相遇相吸,必不是偶然,定有着久远的因缘。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陆小曼在圣心学堂接受的是西方的开放式教育,法文基础很好,此外还修习了英文,能读原版的外文小说。她擅长歌舞,吟诗、作文、绘画,弹琴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确实堪称才女,加以明眸善睐,尽态极妍,自然是内慧外秀的名姝。当时,“南唐北陆”的艳誉叫得极响,若不知此名之人定不被算作是社交圈中的人了。“南唐”是上海的大家闺秀唐瑛,“北陆”便是北京的陆小曼。

  经过北京外交界三年的锤炼,陆小曼已经声名鹊起,成了京城中名副其实的名媛,社交生活已经成为她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她生性张扬,喜欢被追捧,喜欢被瞩目,喜欢被簇拥,喜欢被盛赞。

  胡适说,她是旧时北京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似乎日月星辰都只围着她一个人转。

  若让我来形容此刻的陆小曼,只一句极简单不过的话:华美的幸福。

  人生若梦,所有浮华,也不过是昙花一夕,过眼云烟。心若冰清,波澜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

  很喜欢弘一大师的《落花》:

  纷,纷,纷,纷,纷,纷,

  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

  寂,寂,寂,寂,寂,寂,

  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

  忆春风之日暝,芬菲菲以争妍;

  既乘荣以发秀,倏节易而时迁。

  春残,览落红之辞枝兮,伤花事其阑珊,

  已矣!春秋其代序以递嬗兮,俯念迟暮。

  荣枯不须臾,盛衰有常数;

  人生之浮华若朝露兮,泉壤兴衰;

  朱华易消歇,青春不再来。

  有人说,人生有涯,而完美无涯,以有涯逐无涯,就算耗尽一生的努力,终也是水月镜花。然有几人可参透这浮华背后的邈远绵长?人生如戏,繁华若梦。忽忽百年,转头即过,其实大可不必立足于极端的险峰,让浮华背后的苍凉淹没了身后的路途……

  对着世人微笑不语的弥勒佛了知你的一切,却告诉你改变命运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要靠自己亲自去悟。谁也不能替代谁,走自己的路,“经历”是最好的老师。纵然我们不能事事都经历,也希望可以从别人的经历中借鉴出些许道理。

  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陆家有着这样一位名动京城的女儿,自然是门庭若市,往来提亲者络绎不绝。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春秋时期的婚姻礼仪的一道程序,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娶妻如之何,非媒不得。”(《诗?齐风?南山》)此途径也成中国婚姻习俗的传统模式。养女如此,自然成了陆定夫妇的骄傲,他们夫妇俩却不急于为女儿抛下绣球,必定要千挑万选,不想让她过早地花落凡尘。

  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哪个为人父母者不是为子女的幸福和前途操碎了心思。其实,陆小曼的父母还是颇具慧眼的,他们可不肯把自己的掌上明珠交给那些不学无术、挥霍无度,捧戏子花天酒地,承祖上福荫庇护的“富二代”“官二代”。

  经历过世事磨炼的陆定很明确地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该有的品质,他们要的是,能担当,有学识,有能力,有潜力,凭借自己的本事可以有辉煌前途的人,具备这样的条件才能成为真正的护花使者。

  于是,在经历千挑万选后,经过唐在礼夫妇引荐的才子走进了他们的视线。我们随着这媒妁之言一起来欣赏下叫王赓的这个二十七岁的青年才俊吧。

  王赓生于1895年,比陆小曼大八岁。巧的是,王赓也是江苏人,出生于无锡一个家道衰落的官宦家庭。想起电视剧《红楼梦》的主题曲: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且先抛下这缘分深浅不说。旧时凡嫁娶讲究门当户对,王赓的祖上也是做过大官的。只是到了他这一辈才家道中落了。王赓从小就懂事又早熟,一心要复兴门楣,因此他读书勤奋,气宇轩昂,谈吐不凡,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

  1911年,王赓清华毕业,成绩优异,被保送赴美留学,先后曾在密西根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就读,王赓是个有理想的有为青年,接受到西方的先进思想和兴盛文明后,力图回国一展抱负、有所作为。于是,在1915年获普林斯顿大学文学学士后,他转入美国西点军校攻读军事。出身于普林斯顿和西点两所重点学府的优秀学生,在20世纪初的中国大概仅王赓一人。艾森豪威尔曾与王赓同级,此人即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二战”欧洲盟军统帅和美国第三十四任总统。

  王赓在西点一贯成绩优秀,并热心帮助其他人,颇得同学赞誉,1918年西点毕业时为全级一百三十七名学生中第十二名。

  留学八年之久,让这位年轻人既有深厚的人文修养,又有着军人的俊朗和雷厉风行的处事作风。这位“潜力股”的年轻人可以说是前途无量,回国后,先供职于陆军部;1918年秋,任航空局委员;1919年巴黎和会召开,中国代表团团长陆征祥急需通晓西方事物的军事专家协助,王赓受邀担任了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武官兼外文翻译,从此声名鹊起。1921年晋升为陆军上校。少年得志的王赓深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兼之文武全才、仪表堂堂,在当时北京的社交圈子中很是惹眼,被誉为“民国第一帅哥”。

  也在这一年,这位学有所成、意气风发、文武全才的年轻人,认识了陆小曼。

  人与人的缘分,醉与痴许是早就缘定三生池前,无论这缘分或深或浅。陆小曼的父母,一下就看中了他少年得志,学有所成,人品极好,相貌堂堂。尤其陆母,对这个准女婿相当满意,所以,尽管后来王赓和陆小曼因为徐志摩的出现而闹矛盾,但陆母是一直都不同意陆小曼离婚的。陆小曼离婚是事后陆母才知道的,还气愤得很。

  这样的一个青年才俊与陆小曼相识,从任何方面都是大家公认的才子佳人的绝配。

  当这样的一个青年才俊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是否也会心动呢?

  我是个世间俗物,我想,每个花季少女所求也不过如此吧。但我们不能替代陆小曼。不知道陆小曼在初识这个男子的第一面时是何心情?

  是眉目低垂,怦然心动,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仅仅遵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我们无从考证,仅有一点是肯定的,陆小曼并不反对父母为她安排的人选。于是,十九岁的陆小曼便奉父母之命与王赓谈婚论嫁了。从订婚到结婚,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属名副其实的“闪婚”。

  其实当时陆小曼对这个婚礼和这个选择是完全可以反对的。但是,这位誉满京城的名媛,尽管饱尝如潮盛赞,可还未曾有过心仪的人选,未曾经历过风花雪月的浪漫,所以,可能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些什么。

  王赓和陆小曼这对“第一帅哥”和“第一美女”的才子佳人配就这样促成了。他们的婚礼轰动了京城,婚礼在“海军联欢社”举行,中外来宾数百人,热闹非凡。伴娘除曹汝霖、章宗祥、叶恭绰等民国高官大员家的小姐外,另有英国小姐数位。当时陆小曼的父亲在财政部供职,家境殷实,因此结婚的一切费用,全由陆家负担,包括这些小姐的礼服,也全都由陆家订制。一时间,北平的各大报纸都刊登着“一代名花落王赓”的消息。

  许多人不无醋意地祝贺王赓,祝贺他冷手捡了个热饽饽,也不知前世筑了多少桥,修了多少路,积攒下大把大把的功德,才换来这辈子艳福齐天!当然,也免不了有人在背后唱上一两句反调:可别把话儿说早了,这件事还指不定是福是祸呢!

  白雪公主嫁给了白马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只能是童话世界里才有的故事。真实的人生中,嫁给王子的,也未必幸福。距当今的我们更远的不说,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不就是一个不完美的例子吗?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当然,这是后话了。

  想起一个因果故事:

  有一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边,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过去,挖个坑,小心翼翼地把尸体掩埋了。

  僧人解释道,那具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路过曾给过她一件衣服的人就是你,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书生大悟。

  不知道你悟了没有。

  不知前世,是谁埋了你?

  金岳霖,用他一生的孤独来回报那位前世埋了他的林徽因。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的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这是徐志摩在追求自己的人生伴侣时说的话。是徐志摩回报了陆小曼,还是陆小曼回报了徐志摩?

  三生石前,我们看不到因果,但后来我们知道,王赓绝对不是前世埋了陆小曼的那个人。

编辑:杨永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