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父祖罹难古勒城

时间:2012-11-07 00: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2父祖罹难古勒城

  就在罕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的家族却迎来了一场大祸。

  一切都要从7年前说起。当年,罕子的姥爷王杲逃避明军的追杀,在哈达部首领王台处避难。随后,罕子的大舅阿台也带家属及部众逃来。王台在明军的逼迫下交出了王杲,但阿台则因与王台的长子扈尔干感情深厚,被扈尔干暗中保护起来,最终逃过一劫。

  几年后,阿台重新回到旧居古勒城,并当上了苏克素浒河部首领。他发誓要为父报仇,于是凭借古勒城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依山筑城,重置壕堑,并屡犯明边,纵兵侵掠。

  对边境的铁岭、抚顺、辽阳等地区,阿台采取了疯狂的烧杀抢掠政策,使得辽东边境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辽阳卫城是明辽东副总兵驻地,抚顺关城也有两个参将驻防,但都拿阿台没办法。由于总兵李成梁常驻抚顺关,他们便请李成梁亲自出马。但李成梁却犹豫不决,只说等等看吧,便回了广宁总兵府。

  听说要对付阿台,有一个人表现得特别积极,他就是图伦城主尼堪外兰。尼堪外兰之所以如此积极,这里面既有前缘,又有后因。

  尼堪外兰43岁,矮矮胖胖,红光满面的大脸上时常洋溢着暴发户的得意和狡黠,一脸的油汗相衬着修剪得非常整齐的八字胡,使人一看就知道他这人不简单。

  尼堪外兰的高祖是居住在苏克素浒河部赫图阿拉城的爱新觉罗家族的包衣阿哈(汉译:家奴)。但尼堪外兰不想当一辈子家奴,也想过上主子那样的好日子。于是,他在8年前爱新觉罗家族势力渐衰时,寻机逃到汉地,投到辽东总兵李成梁的麾下当了一名兵卒。

  尼堪外兰极有心机,抓住一切机会接近李成梁。皇天不负苦心人,当兵3年后,他终于成了李成梁的亲兵,并很快摸清了李成梁的最大弱点:贪财好色!

  万历六年(1578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尼堪外兰服侍李成梁躺下后,小心翼翼地对他说:“老爷,奴才心里有句话憋了好多天说不出来。”

  李成梁酒足饭饱,正躺在床上等着他的四老婆来,见尼堪外兰还在这儿啰唆,就有点不耐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尼堪外兰瞟了李成梁一眼,觉得事情成与不成只在一句话了,于是扑腾跪下说道:“奴才想回建州去。”

  李成梁吃了一惊,说:“你发什么疯啊,好不容易到广宁镇城来了,还要回山沟里去当奴才!是不是嫌我对你不好啊?”

  尼堪外兰赶紧磕头道:“老爷对奴才恩同父母,我会一辈子孝敬老爷。我只是想……”

  “你小子想什么,我还不清楚?不用你说,我早想提拔你一下了。”李成梁打断他的话。

  “知子莫如父,老爷比老爹更知奴才心思。只不过奴才想回去当城主,更好地孝敬老爷。”

  “好你个奴才,也想自己做老爷了?你去那山沟沟当城主,离我那么远,又怎么孝敬?”李成梁故意板着面孔说。

  尼堪外兰慌了,连忙说:“奴才该死,该死!但奴才说的是真心话,老爷常去抚顺关,奴才见老爷比在总兵府方便多了。”

  尼堪外兰的话外之音,李成梁哪里会听不出来?他哈哈一笑,说:“你小子也算是个人物,会说话,让我想想吧。”

  其实,李成梁在辽东的威名早已胜过巡抚,这点小事还用想吗?他所要想的是在尼堪外兰身上要下多大筹码。李成梁对女真人的策略一向是以夷制夷,刚柔并济。这与朝廷的意图也是一致的,就是利用女真人内部的矛盾,让他们相互牵制。不管尼堪外兰回去做哪个城堡的城主,都会引起一场内斗。但只要不祸及辽东汉军,那就让他们斗去。尼堪外兰正好成为他整个辽东战略的一颗棋子。

  尼堪外兰得到李成梁的支持后,选中了他老家苏克素浒河部的图伦城。第二年春,尼堪外兰将原图伦城主撵走,杀了几个不服气的同族人,又将城中财物据为己有,当上了图伦城主。随后,他在图伦城内修建了新宅子,又娶了4个福晋,像个土皇帝似的,整天颐指气使、作威作福。

  万历八年(1580年),尼堪外兰通过李成梁的关系,从辽西汉地运回一批食盐。女真地界不产盐,食盐之珍贵,不亚于北珠(即淡水珍珠)。尼堪外兰本想用这批食盐换得一批马匹,壮大城堡的武装力量。谁知在古勒城外遭到阿台的强行扣留,后来通过双方谈判商定,由阿台拿20匹马来换。但阿台拿了食盐翻脸不认人,再不提交换马匹之事。尼堪外兰前后索要了好几回,前两回阿台还虚与委蛇,第三回阿台干脆不认账了,反而威胁尼堪外兰:如果他再到古勒城胡闹,就要带兵灭了图伦城。

  古勒城比图伦城大一倍,部民也多3倍,对付尼堪外兰绰绰有余。尼堪外兰自知不是阿台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暂时咽下这口气。

  万历十年(1582年)底,尼堪外兰跋涉数百里,冒着风雪,从图伦城赶往辽东总兵府衙门(广宁),给李成梁送来貂皮和人参。李成梁看了一眼尼堪外兰带来的礼物,笑道:“你不会是专门为孝敬老爷来的吧?”

  尼堪外兰谄媚地说:“奴才承蒙老爷提拔,让我做了图伦城主,这颗心岂有不想着老爷之理?不过,奴才这次确实有要事禀报。”

  李成梁往太师椅上一坐,呼噜噜抽着水烟袋,说:“我一向叫你说话干脆点,你就是记不住。说吧,有何要事?”

  尼堪外兰见李成梁心情不错,便大胆说道:“奴才得到可靠消息,古勒城主阿台,近期不顾严寒,四处奔波,准备与蒙古土蛮部联手为父报仇,并准备乘您去抚顺时算这笔血账!”

  不久前,阿台率部众在沈阳城东南浑河一带大掠而去,抚顺关的参将已禀报过。李成梁不想把事情闹大,加上蒙古边界又起战端,所以迟迟没有动手。

  尼堪外兰见李成梁沉默不语,一下猜不透他的心思,便试探说:“奴才暂且不谈阿台的实力如何,但他跟他老爹一样是天生的大胆,谁也保不准他会不会真拿着鸡蛋碰石头,来找您的麻烦。”

  李成梁不屑地说:“他父亲也算得上是个枭雄,结果又怎么样呢?怪只怪我一时心软,没有斩草除根,留下这么个祸害。不过,仅凭他那几百号人,就能翻天了不成?”

  尼堪外兰说:“老爷有所不知,阿台现在兵强马壮,野心勃勃,千万不能小瞧了他。再说,建州左卫也会帮他的。”

  “建州左卫塔克世一向顺从朝廷,怎么可能帮阿台?”李成梁觉得尼堪外兰的话不可信。

  尼堪外兰见李成梁不为所动,又说:“阿台既是塔克世的小舅子,又是塔克世的侄女婿,娶了觉昌安长子之女,我们与阿台打起来后,爱新觉罗家族的人难保不会帮助阿台。据说,塔克世的长子叫罕子,文韬武略,十分厉害,奴才多少有些疑惧呀!”

  李成梁又呼噜了几口水烟袋,说:“爱新觉罗家族早已衰败了,有什么可怕的。那小罕子曾在我的手下干过,的确不一般,精骑善射,胸有谋略,不是等闲人物。但如今他逃亡在外,尚且自顾不暇,怎么会找死去蹚这浑水?”

  听话听音,尼堪外兰终于听出李成梁有修理阿台的意思了,便壮着胆子说:“依奴才之见,应趁阿台没动手之前,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只要老爷一声令下,奴才愿做马前卒。”

  李成梁笑道:“你是急着去抢古勒城的金银珠宝吧?今日前来,目的就是设个套让我往里钻!”

  尼堪外兰听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着头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只是阿台的所作所为危及朝廷和老爷的安危,奴才据实禀报,请大人恕罪。”

  李成梁想,和尼堪外兰合兵攻打古勒城,既符合朝廷抚剿结合的策略,又可捞得点油水,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便说:“起来吧,念你对朝廷一片忠心,这次就饶了你,我也正想替朝廷剪除这一祸根。”

  万历十一年(1583年)正月,天气出奇地寒冷,女真地界一时出现了少有的平静。然而,建州右卫古勒城却即将面临一场血战。

  正月十七日,李成梁征调的辽阳、抚顺关两地人马,与尼堪外兰的部众合围了古勒城堡。

  当时,女真各部落之间的战争虽然频繁,但都没有什么战术可言,依靠的是人多凶悍和武艺高强,或者地势好。每每开战,部落里的青壮年男子便是军人,与明廷的正规军队比起来自然要逊色不少。因此,面对城下雄赳赳、气昂昂的明军和密密麻麻的图伦城部民,阿台的好友和亲戚都被这阵势吓住了。

  但阿台并没有被吓住,他率领部众数百人死守城堡。古勒城易守难攻,正月十八日,明军和尼堪外兰的部众采取各种方法攻城,但都未能破城。

  塔克世和其父觉昌安带百余人连夜急行军前来,见明军人多势众,攻势凶猛,想援助阿台是不可能了。但觉昌安不愿看到女真人丧身血海,更放心不下他嫡亲的孙女,也怕阿台重蹈他父亲的覆辙,便向李成梁提出,让他们父子进城去劝说阿台投降。

  李成梁觉得这样可先诱阿台出城,当即答应下来。不料,阿台比他老爹更顽固,根本不听劝说。觉昌安父子只得留在城里,拖延时间,再见机行事。

  此时,城外的明军住的是帐篷,因天气奇寒,战斗力大减,光冻死的就有百人以上。强力攻城而不得,觉昌安父子劝降又一去不回,李成梁无心恋战,便打算撤军。这可急坏了尼堪外兰,如果李成梁撤军,他根本就不是阿台和爱新觉罗家族的对手。一旦爱新觉罗家族和阿台联合起来攻打图伦城,那就没有他的活路了。

  情急之中,尼堪外兰向李成梁献上一计,说可以通过城中的内应破城。

  原来,图伦城北有个不怕死的部民叫呼阿尔,早在尼堪外兰创建图伦城时,呼阿尔就跟着尼堪外兰成了图伦城部民。尼堪外兰对他很不错,呼阿尔由于家穷,20岁了还没娶妻,跟着尼堪外兰打过几次仗。由于身强力壮,敢于冲锋陷阵,立下了一些军功。现在不但已经娶妻生子,还有两名家奴供他驱使。呼阿尔为此对尼堪外兰感恩戴德,任凭他使唤。

  呼阿尔有个远房堂兄叫阿不通尔,性格残暴,爱贪小便宜,是阿台手下的一员大将。于是,尼堪外兰叫来呼阿尔,两人密谋了一番,决定由呼阿尔给阿不通尔写信,信中说:只要阿不通尔打开城门来降,尼堪外兰愿给予10晌土地、10户阿哈(奴隶)、10间房屋、10匹好马,并让阿不通尔在图伦城内选10个漂亮女人为福晋。最后,还加一句大谎言:若杀掉阿台,你就可当此地城主!信写成后,

  呼阿尔将信粘牢在箭头上,看见阿不通尔巡城时,将信射在阿不通尔所举的火把上。阿不通尔做梦都想发财当老大,自然求之不得。

  正月十九日晚上,阿台在府中大开筵宴,又拿了许多酒肉去犒赏士兵,并传令下去:今夜早早安息,五更造饭,准备好明日战斗。府中众人,个个吃得酒足饭饱,各自安眠。独有阿台夫妻与觉昌安父子久别重逢,自然有许多话说,直到半夜鸡鸣才各归卧室安歇。

  觉昌安年老体衰,加上一路鞍马劳顿,十分疲倦,头一落枕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晚,古勒城内出现内乱,城门大开,整装待发的明军和图伦城部民知道是阿不通尔在做内应,便举着火把冲进古勒城。阿台猝不及防,仓皇应战,一场血战在黑夜中开始了。

  塔克世从梦中惊醒过来,只见眼前一片雪亮,院子里火势冲天,一大群人打破门冲了进来。塔克世心知不妙,忙从炕上背起父亲,拔脚朝后院逃去,转身把后院门塞住。觉昌安心里惦记着孙女,一面吩咐塔克世在前面抵挡敌人,一面抢进后屋去,只见孙女和三五个侍女慌得缩在一起打战,个个云鬓蓬松,衣襟散乱。他的孙女上前去搂住他的脖子,嘴里呜咽着:“爷爷救我!”

  觉昌安忙拿起一床锦被,给孙女裹住身子,夺门而出。塔克世独自一人抵敌,且战且退。他回头见父亲扶着侄女出来,精神陡振,大声喊道:“父亲快走!”他奋力向前杀开一条血路,那边露出一扇侧门来。觉昌安也顾不得儿子了,一手拖着孙女,跑出侧门去。回过头来,见一个强徒手里拿着一柄快刀,朝塔克世刺去,塔克世倒在血泊里死了。觉昌安说了一声:“可怜!”缩头向前逃去。谁知才走出大门,只见他孙女婿的尸首倒在当地,身上已经被刀枪砍得血肉模糊。他的孙女摔脱觉昌安的手,大叫一声,扑在丈夫的尸身上,昏死过去。

  天亮的时候,胜负已明。阿台的部众在内外夹击之下,伤亡过半,四处逃散。60多岁的觉昌安腿上中了一刀,伤及骨头,无法行走,被弓箭射中,当场死亡。

  次日,李成梁的军队和尼堪外兰的部民对古勒城大肆抢掠。快要天黑的时候,偌大的古勒城被抢掠一空。随即,带不走的房子、杂物也被付之一炬,大火映红了天空,古勒城又一次变成了一堆废墟。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