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二 伐哲陈:杀之,肉亦可食!

时间:2014-02-26 14:2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努尔哈赤起兵后,东西征战,南北驰突,重新整合女真的事业一步步地取得进展。他继对苏克素浒河部、董鄂部获取重大胜利后,又兵指哲陈部,在统一建州女真的道路上策马奔驰。

  万历十三年(1585),伐哲陈部。哲陈部分布于浑河上游流域,是苏克素浒部的左邻。这年二月,努尔哈赤率披甲之士二十五人、士卒五十人攻哲陈部界凡寨。因敌人预知有备,毫无所获。当回军至界凡南的太兰岗时,萨尔浒、界凡、东佳和巴尔达城之主,合兵四百余追袭。界凡城主讷申、巴穆尼疾驰逼近,努尔哈赤单骑拨马迎敌。讷申策骑猛扑,砍断努尔哈赤马鞭,努尔哈赤拨转马头,奋力挥刀,将讷申后背砍为两段;又转身回射,巴穆尼中箭落马毙命,追兵也因之惊怯呆立。

  努尔哈赤见敌众已寡,乘敌惊魂未定,一面指挥步骑退却,一面驻马讷申尸旁。讷申部众呼叫道:“人已死,何不去?欲食其肉耶!汝回,我辈欲收主尸。”努尔哈赤回答道:“讷申系我仇〔人〕,幸得杀之,肉亦可食!”(《满洲实录》第2卷)言毕,他作殿后,缓骑退却。努尔哈赤率七人如伏,将身体隐蔽,仅“露其盔,似伏兵”(《清太祖武皇帝实录》第1卷)。敌军丧其首领,又疑有伏兵,边喊边退。努尔哈赤引兵徐返,敌兵未敢再追。

  同年四月,努尔哈赤率马步兵五百人再征哲陈部。因途中遇大水,他令步骑回军,只留绵甲五十人、铁甲三十人,共八十人继进。到浑河畔时,因嘉哈的苏枯赖虎潜报消息,于是托漠河、章甲、巴尔达、萨尔浒、界凡五城主,急集兵八百余人凭浑河、抵南山、陈界凡驻兵以待。敌人的兵力,十倍于己,以逸待劳,其势汹汹,颇为险恶。他的部属、五叔祖包朗阿之孙扎亲和桑古里,见敌兵众多,气焰高涨,吓得解下身上甲胄,交给别人,准备逃跑。努尔哈赤怒斥道:“汝等平昔在家,每自称雄于族中,今见敌兵何故心怯解甲与人?”(《满洲实录》第2卷)说罢,他亲自执纛,弟穆尔哈齐和近侍颜布禄、兀凌噶,总共只有四人,往前冲击,奋勇弯射,杀二十余人。敌兵惊惶阵乱,涉河争遁。

  经过一阵厮杀,努尔哈赤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他用手断扣,卸甲稍憩。旋又着胄纵骑疾追,斩杀四十五级。驰至界凡险隘吉林崖,登崖遥望敌兵十五人一股奔崖而来。努尔哈赤取下盔缨,隐身待敌。等敌人逼近时,他先倾力射出一箭,敌中为首一人中箭,穿脊而死。穆尔哈齐继发一箭,又射死一人。余敌崩乱,逃至山崖,坠崖而死。努尔哈赤全胜回师。

  两军相逢勇者胜。勇敢,是战胜强敌的一个法宝,是努尔哈赤的重要品质,也是他夺取浑河之役胜利的基本原因。浑河之役,努尔哈赤发挥勇敢与机智的品质,运用伏击与猎射的战法,创造了女真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他在总结浑河之役时说:“今日之战,以四人而败八百之众,此天助我以胜之也!”(《清太祖高皇帝实录》第2卷)这为浑河之役不仅染上了夸张的笔墨,而且涂上了神秘的色彩。

  两年之后,努尔哈赤派额亦都率兵再征哲陈部巴尔达城。额亦都夺取巴尔达城之战,打得异常勇敢、顽强、激烈、精彩。《满文老档》作了如下载述:

  巴图鲁姑夫独攻巴尔达城,克之。取该城时,骑墙鏖战,身被敌乱箭射中,贯于城上,不能下,挥刀断之,遂乃入城。于该城所获敕书、户口、诸申,尽赐与彼。其离城逃往哈达复来归附于汗之户口,乃以彼户口缺,尽赐与彼。因克该城,汗亲来迎,杀二牛赐宴,又以巴尔达城备鞍辔之栗色名马,赐与彼。该城之役,受透皮肉伤五十处,且红肿伤处甚多。(《满文老档?太宗》第48册)

  上文中的巴图鲁姑夫,就是额亦都。因额亦都娶努尔哈赤之女为妻,故尊称之。额亦都师还,努尔哈赤迎于郊,行抱见礼,大宴劳师,将所有俘获赐赏,并赐号“巴图鲁”。巴图鲁,为满文baturu的对音,是勇士的意思。

  至此,灭掉哲陈部。

  摘自《努尔哈赤全传》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