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各不相扰,各自走路

时间:2014-07-21 14: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想谈谈疯癫。不是严格病理学意义上的疯癫,不是精神病医院里的那种疯狂。虽然法国哲学家福柯曾经讨论过这种精神病医院里的“疯子”,认为他们不过是社会主流对于某些人群的隔离,这一观点具有社会学的意义。在一个变态的社会里,清醒的人被视为疯子,比如鲁迅《狂人日记》里的那个疯子。但这个问题太复杂,太沉重。生活已经很沉重,我不想继续讨论这种沉重的疯狂。我想讨论的,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疯癫。

  作为生活方式的疯癫,第一种是装疯卖傻,是一种狡猾的伪装,是为了不得罪任何一方而出卖自己尊严的行为,是一种极其低俗的求生手段。这种疯癫不是我想讨论的。生活已经如此低俗不堪,到处都是无耻的厚黑学,我不想谈论这种事情。无论你多么渴望世俗的成功,生活总得有一个底线,有一个原则去支撑;而生命,总得有一种尊严。

  我想谈论的是第二种疯癫。一种明快的天真的生活态度。这种态度我想用寒山的一首诗来说明。这首诗的第一句是:时人见寒山,各谓是风颠。大意是别人见了寒山,都说这是一个怪人,一个疯疯癫癫的人。每个人都活在一定的时代、一定的社会,如果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里的人觉得你不合群,觉得你是一个神经病,说明什么呢?没什么,你只是与众不同罢了。其实,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一个个别的人,每个人都与众不同。只是绝大多数人,慢慢长大了,慢慢成熟了,慢慢现实了,融入了一个群体,变成了群像的一部分,再也没有了自己棱角分明的五官。而你,还没有成熟,还不够现实,还保持着自己独一无二的脸孔,还保持着天真的笑容,所以,你成了异类,成了疯子。

  那是一种怎样的疯癫呢?相貌不起眼,不化妆,不美容,邋里邋遢;衣服很没品,破破烂烂;一开口说话,别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别人说什么,你只是听着而不说什么。这种疯癫的核心在于:

  第一,别人为什么认为你是个疯子?只不过你没有按照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所要求的那样去生活,你的形象不符合人们的期待,而你也丝毫没有考虑别人的想法,更没有考虑别人怎么看你。

  第二,为什么你对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生活不以为然?只因为你觉得每个人的生活都应该是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不应依照同样的方式去生活,生活应当是有趣的,而非乏味的。

  第三,为什么你不去改变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只因为在你看来,改变时代或改变社会是很荒谬的想法,是陷于另一种趋同的无聊想法,你并不想去改变什么,不论别人说多么无聊的话,你也不去反驳或指正,不论别人多么不理解你的话,你还是自言自语,乐在其中。

  你不过是与众不同而已,你不过是热爱自由罢了。

  这是我想要讨论的疯癫:一种与众不同、自由自在的活法。没有压抑,没有怨恨,更没有乖戾。你与众不同,你想要在这个世界上保持你的与众不同,也想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活下去。你不愿意同流合污,也不愿意去改变这个世界,更不想去改变别人;你觉得自己很好,但并不觉得别人也要像你那样才是好。如此,就嘻嘻哈哈地看着这个世界,就疯疯癫癫地做着自己的事。

  嘻嘻哈哈,疯疯癫癫,其实是一转身,把这个世界扔在了一边,跑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你不想改变世界,世界也不要想着改变你。各不相扰,各自走路。

  摘自《每时每刻皆为逍遥时光:禅疯子寒山的八堂修心课》

编辑:昝晶萍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