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1

时间:2012-09-13 19:49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没有马上注意到那件事。我们无法感觉到它。

  一开始,我们没有发觉一天的长度在递增,那些多出来的时间沿着一天的平滑的时间边缘膨胀出去,就像肿瘤在平滑的皮肤下面悄悄鼓出来。那时,战争和反常的天气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对地球的运转毫无兴趣。在遥远的国家,炸弹不断在街上爆炸。飓风来了又走。夏天过去了。新学年开始了。时钟像往常一样滴答而过,秒凝聚成分钟,分钟汇聚成小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每天的时间不再是众所周知、周而复始的24小时。

  有人后来声称比我们其他人先知先觉,早早意识到灾难的来临。夜班工人、守墓人、装料工、装船工、货车司机,或者背负各种负担的人:失眠的人、心烦意乱的人、生病的人,他们往往通宵达旦无法睡觉。虽然两眼布满血丝,他们之中有人发现,即便到了早上,黑夜却左顾右盼,迟迟不肯离去,由此引发了那条消息。不过,这些人都以为是因为自己孤独寂寞,心神不安而产生了错觉。

  10月6日,专家们公布了那条消息。没错,我们所有人对这个日子记忆犹新。他们说,地球发生了变化,地球转动的速度在变慢。从那时起,我们把此事郑重地称为:地球转动变慢。

  “我们无法确知这种趋势是否会继续下去。”在仓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留着胡子、样子腼腆的科学家说。那次发布会现在已经臭名远扬。他清了清嗓子,咽下一口唾沫。无数闪光灯在他眼前闪烁。随后的那一瞬间后来在电视里被反复播放,而他独有的说话腔调——略带中西部地区的方言特色,先降后升,然后停顿——将和这条新闻一起永远载入史册。他接着说:“但我们猜测这会持续下去。”

  不知不觉,一天中夜晚的长度增加了56分钟。

  最初,人们站在街角大声谈论世界末日,顾问们轮番到学校给我们作报告。我还记得隔壁瓦伦先生往车库堆放罐头食品和瓶装水,现在看来,他只是为小灾难的来临做准备而已。

  杂货铺的商品很快被抢购一空,货架上空无一物。

  高速公路一下子被堵得水泄不通。人们听到消息后纷纷逃离这里,不少人全家挤进小型货车,开车穿过州界线。他们像突然暴露在强光之下的小动物,一哄而散,四散而逃。

  不过,事实上,我们无处可逃。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