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采纳禅宗的价值观

时间:2012-08-02 14:0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根据禅宗的精义,我们要增强带着觉察活在当下的能力,同时崇尚简洁。家居布置的禅宗风格是,删繁就简,丢掉任何不再有用的东西。判断一样东西是否有用,依据往往很主观。对很多人来说,买一尊佛像放在家中只会让家里显乱。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一尊摆放到位的佛像是冷静和耐心的最好提醒。

  因为有那么多的家务活,把那些无用的东西从家里搬出去,是一件一直没做的工作。享受化繁为简的过程,绝对是明智之举,而不是无限期地推迟,直到做完其他事情。

  我喜欢把东西扔进垃圾袋,然后对自己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拿这个陀螺。

  更重要的是,通过鼓励大量的觉察,禅宗告诉我们,要谨慎地购置放在家中的物件。在每次采购前,我们会问自己:这样东西会简化我的生活,还是令它变得复杂?我只想拥有它,还是可以使用它呢?禅宗重视实用性超过装饰性。一种帮我们专注于目的,而不是盲目收集的方式。

  我们装饰家庭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所以要避免买那些只会增加麻烦的东西。我的朋友茱莉娅坚持这样的原则:每次往家里添东西时,都要扔一些东西出来。少点废物在身边,更容易看得清明一些,不只是生理上,也包括心理上。

  简单生活的理念,会将我们从社会主流的消费主义价值观中保护起来。金质疑了家里的物质主义的倾向:

  我把过去几周都用来做清洁、整理和处理废物。我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禅的状态中,清洁橱柜,整理旧衣服、旧玩具,所有东西——甚至包括车、地下室和车库。

  我惊讶于自己收集了那么多东西,有些东西看来需要改变。我深深地觉得,我们一家子需要改变一下对财物的看法。我们需要对买什么和为什么买更加谨慎。

  圣诞快到了,是时候以新的角度来看待大采购了。疯狂的血拼开始了。我们被玩具、电器、衣服、珠宝的广告猛烈轰炸。大家都完全失常了。物质至上是西方文化中最令人沮丧的方面之一。悲哀的是,我家里就是这样的风气。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转化这一冲动,不只是在我家,也在我自己身上。

  在后面的日记里,金谈到当她从商店里空手而归时,心中升起的成就感。

  金的疯狂大清洁鼓舞了我,我决定也花点时间在自己的房子上,目标是那些不再玩了的玩具。把差不多四分之三的玩具清理之后,我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在把玩具从一个房间移到另一个房间后,我有一种“生命重来”的感觉。家里看起来更整洁了,更让人惬意。我正在为自己的战绩得意,那群小子们却没用多久就收复了失地。

  有些人却会用创造一个“神圣空间”的目标来折磨自己,他们理想的家是个完全干净、整洁、一丝不乱的地方。对这一目标的执著像所有的执著一样会带来痛苦。但愿其他的家庭成员不会允许我们完成这一目标。拒绝极端,佛陀教导的是中道。在家务活的范畴里,中道是界于苛刻的完美主义和乱七八糟之间的那条道路。构建一个完美的家不仅难以做到,也是对家庭成员的极大限制。一位佛教徒妈妈会为孩子们的意外状况和创造力空出不做家务的日子。

  质疑你的动机

  肯定能让我做大扫除的情形,是当有客人要来时。一旦知道客人要来,我立刻就跟加足了马力的汽车一样,要把房间整理得井井有条才会收手。检视自己的念头时,我发现我的动机居然是客人会如何看我。我想给他们留下这样的印象——萨拉总是可以搞定一切!或者我想在保持他们的尊重和避免被他们否定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在某些情况下,我总是告诉那些了解我过去有多么邋遢的客人,现在的我已经完全改变了。

  当然了,上面的这些动机都对我的业力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会限制自己未来的行为方式。因为它们只会让我用来自他人的认同来加强自我形象。一种更符合佛教徒身份的方式,是考虑客人是否舒服自在。我要把我的劳动献给我的客人们,作为一种尊重,同时也是一个祝愿,祝他们在我家里感到平和放松。从为客人着想的角度出发,做清洁成了一种慷慨的表现。这样的动机乍一看很难做到,它是对我们的心惯常运作模式的有效修正。是的,如果我们养成这样思考的习惯,那我们的业力就会大大改善。

  藏传佛教的修行者有一种修炼,是把他们所有的行为——无论是做一杯酥油茶,还是清理洗手间——都回向给众生,希望他们可以开悟。这也可以解释,他们的慈悲心是对着所有人的,无一例外。把简单的行为回向给众生,祝愿他们可以开悟,这让佛教徒与众生联系到了一起,也让他们的心足够宽广,得以关心整个世界。不论他们做的是什么。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