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部(8)

时间:2014-03-21 13: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藤治毕竟是木匠,第二天就在后门上钻了个洞,给猫做了专用的出入口。最初怎么也不能凭自己的力量从那里进出的小猫经过一周后,也能自如地推开上部用合叶固定的小吊门了。或许这件事本身就很有趣,小猫反反复复地出去进来。

  肩膀的伤口从第二天开始眼看着好了起来。伤口并非整体变浅再长出新肉,而是原本三厘米的伤口到了第二天就变成了两厘米,再过一天又变成了一厘米,就这样慢慢缩小。几天后,就连痕迹也完全消失。信枝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吸血鬼电影。就算被枪打中,被刀切开,吸血鬼的伤口也会立刻痊愈。

  也许是因为眼睛和嘴周围都有黑色的小斑点,小猫的表情虽不能说像吸血鬼,但时不时也有种猫怪的感觉。尾巴也一样,不知是尖端折断了,还是天生如此,长度只有普通猫的三分之二。似乎是为了弥补长度的不足,尾巴又粗又蓬松。

  尽管如此,这只猫好养得让人扫兴。首先它几乎不叫,即使叫,也是像褐头山雀一样微弱的吱吱声。无论吃什么,它都满心欢喜,上厕所也会找个地方迅速解决。在户外时,它也会跟虫子和小草玩得起劲,但一回到家中,便在阴暗处自娱自乐,如果人不向它示好,它绝不会主动撒娇。可是,它的那双眼睛始终注视着人,尤其是信枝。每次信枝抱起它,它都会严丝合缝地缩在信枝的手中,一动也不动。

  小猫看起来似乎明白,它原来是被人抛弃的,后来又勉强被养在家中。看到这样的小猫,信枝总觉得它应该破坏更多的东西,在柱子上留下更多的爪印,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那样才好。

  过了半个月,那个女孩意外出现了。是信枝发现她正透过栅栏缝隙往里看。与上次不同,女孩的样子似乎是在等待被发现。“你好。”信枝走出外廊,来到庭院,和女孩打招呼。女孩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简直让人觉得她没有听见。这是个晴朗炎热的中午,信枝一度想到女孩怎么不去学校,但仔细一想,暑假已经开始了。

  信枝有点想欺负女孩,便选择了沉默。她蹲下来,开始拔栅栏旁边稀疏的杂草。拔着拔着,她自然离女孩站立的地方越来越远——本应如此,但无论她怎么移动,女孩总在她眼前。透过茶梅树枝,可以看到两只一眨不眨的眼睛。

  信枝依旧低着头,强忍住笑。她站起身,走了个来回,把拔掉的草收集到一起。此时,孩子看起来有点慌了。“这里的叔叔说过吧?让我来吃土豆烧肉。”

  女孩忽然用拖拖拉拉的腔调开口了。“土豆烧肉?那你不是来看猫的?”“小猫,那天,还有第二天,我怎么找都没有。一定……”

  信枝等了片刻,但女孩没说出“一定”后面的话。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