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越是危机事件,表态越需要公开透明

时间:2012-08-14 12: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说郭台铭高,是低估了他;说郭台铭低,但在之前怎么就没有人痛快淋漓地点透?怎么说好呢?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一个突发事件发生后,本就应该从这里起步,却在跑了若干长度之后终归起点——公开。

  我很惊讶,在富士康这样的现代文明企业发生了十二连跳这样谁也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之后,接受过高等教育甚至国外高等教育的高层们,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能力怎么如此之差,水平怎么如此之低,办法怎么如此之笨!其实,谁是谁非且不说,事情发生了就要应对,而面对突发事件最有效也是最服众的办法就是公开,这已是被国内外传播学界所公认的学理。上节所提出的第三堂课的最后一堂课也正是这一点。

  幸好,富士康还有个郭台铭。富士康总裁郭台铭终于到深圳富士康公司的第一线亲自出马来处理此事了。郭还在台湾,听到第十一个员工跳楼消息后,神情凝重地对媒体说:“我马上赶到深圳去,我们会邀请很多媒体,到现场实际去了解,我们开放全世界所有媒体去了解好不好?”也就是说郭台铭决定开放传说中相当神秘的厂区,让作业透明化。公开和透明在富士康事件处理的全过程中,第一次被痛快淋漓地提了出来。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尽管“十一跳”已经发生。

  说郭台铭高,是低估了他;说郭台铭低,但在之前怎么就没有人痛快淋漓地点透?怎么说好呢?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一个突发事件发生后,本就应该从这里起步,却在跑了若干长度之后终归起点——公开。难怪媒体隔着围墙看到郭台铭到深圳后,在鸿海总部门口对着富士康主管们严厉训话,足足有五分钟之久。尽管没有听到他说的是什么,但看到主管们站在太阳下罚站没人敢吭声的样子,足见郭终于信不住这帮人了,自己展开了危机处理。郭的决定和一席话甚至比我们有些部门的回应都干净、利落和透彻。深圳富士康发生了一跳又一跳之后,我和许多人一样,处于一团又一团迷雾之中,当深圳警方公布富士康第十跳是自杀之后,我更加陷入迷雾,前九跳都没有公布是自杀,也没有说是他杀,算什么杀?为什么独独对第十跳公布是自杀,前面九跳不都是自杀吗?这让我们大为不解。

  应该说,富士康绝不是最血汗的工厂,相对那些黑煤窑、黑作坊、黑心店来说,富士康无论是制度建设还是管理上都是相对规范的,但是它是现代企业的一个模板,是小作坊到现代企业转变过程当中的一个标志。在这个模板和标志中,可以说,很多地方都是现代化的,不幸的是很多方面又都是落后的,甚至原始的。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一家现代企业发生了突发事件,长达半年之久竟然没有人用同样现代的、文明的、开放的办法去处理——这个方法就是真正的公开与透明。从廊坊富士康到深圳富士康,我们所看到的就是富士康高层遮丑与推卸,还有就是不着边际的空话连篇,甚至在公众场合连起码应有的像郭台铭那样的“神情凝重”都没有,更不要说滴上两三滴泪水了。危机公关的理念没有,技巧和办法也没有,哀哉!

  笔者收到过这样一条调侃信息:

  富士康的问题已经解决了,30位院士、150名全球行为科学家、500名心理医生、800位高僧、1500位道士、4000位神父,经过1820天的研究,终于得出了破解富士康连环跳楼魔咒的必胜之数:盖平房。

  这是调侃,但现实却是,富士康经过无数类似调侃样的努力,今天终于回到了起点,让富士康开始真正地面向社会、公开透明。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