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间:2012-10-24 16:0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四

  眨眼就是六个月,这天晚上慈静将陆佳琼和惠敏、惠纳叫到一起,递给每人一个小本子说:“这是本门的武功秘籍,里面有修炼内功的心法和各种武功的口诀。前一向我仔细观察了一段,你们三人的基本功已炼到八成火候,可以炼内功和习武了。修炼内功以坐为主,到了最高层次无论是坐是站是卧都可以吐纳运气、随心所欲、意至气聚、力气倍增。”

  “师傅!”惠纳扬了扬手中的小本子说,“您说这是本门的武功秘籍,我们到底是哪门哪派啊?”

  “就你嘴多!到时自然会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先把修炼内功的心法背熟再说。”慈静瞪了一眼惠纳,闭上双眼盘膝而坐自顾自练起内功来。

  惠纳吐了一下舌头,陆佳琼和惠敏谁也不理她,三人大气也不敢出地默默背起“心法”来。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慈静睁开眼问:“都背熟了吗?”

  “背熟了!”三人齐声答道。

  慈静平淡地说:“这内功全靠自己修炼,也没有多少可示范的。它讲究的是三个字,一曰‘空’、二曰‘静’、三曰‘恒’。‘空’是指脑壳里的杂念要排空,排得干干净,否则欲念一生,气就会散;‘静’是指内外都要安静,既要静心又要尽可能地免受外部环境的干扰;‘恒’是指练内功必须持之以恒,要活到老练到老,不仅要练到运气自如、气随意转、意到气到,还要练到能运气任意打通或封闭全身任何一个穴位。但,要练到这一层没有一甲子的功夫是不可能的。只有把内功练好了,才能真正练成一个武功高手。从今天开始,晚上你们就各自修炼内功,早晨跟我学习各项武艺,白天则轮流进行练习。”

  听说终于可以学习真功夫了,陆佳琼激动得一个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她就起床来到师傅门口用手轻轻试着推了推关着的房门,才知道房门是虚掩的根本就没有栓,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穿过洞口发现慈静早己在练功了,这才知道师傅每天天不亮就在练功。等慈静打完一套拳,惠敏和惠纳也来了。

  慈静对她们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把本门的‘金棍’、‘凤剑’、‘凰拳’传授给你们。这‘金棍’由少林棍、岳家枪演化而来,也就是说练好了无论是一枪一棍在手既可以当枪用也可以当棍使,变化莫测,威力无穷。‘凤剑’是吸收游龙剑和霹雳剑的长处创建而成的,既有游龙剑的奇巧又有霹雳剑的狠准,天下之剑无出其右。‘凰拳’则集天下拳术之大成,兼有虎拳之威、猴拳之灵、蛇拳之活,更暗藏铁砂掌于内,练到炉火纯青时可以无坚不摧。”

  说到这里慈静脱掉僧袍挂在木架上,露出一身扎袖扎裤脚的练功服接着说:“你们今天跟我从‘凰拳’学起,看我先打一遍,然后再一招一式教你们。记住,每个动作我只教三次,然后你们自己根据口诀去练,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练得好与坏全在你们自己的悟性和勤奋了。你们看好了,我先从头到尾将整套‘凰拳’打给你们看一次。”

  晨曦中慈静的身影随拳而动,错落有致,或飘逸潇洒,或刚健威猛,出拳有时如灵猿展臂快得令人眼花缭乱,有时似蛇入鼠出妙不可言,有时像雄鹰捕食令人无处可躲。打着打着慈静来到一棵碗口粗的杉树旁,只听她大喝一声“断!”手臂像猛虎甩尾打在树干上,杉树应声而断。

  陆佳琼等三人拍手叫好。

  慈静虽已年近古稀,一套凰拳打下来仍气定神闲,面不改容。她接过惠敏递过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说:“凰拳共32节,每节16个动作。从今以后我每天早晨教一节,现在你们就随我练习分解动作。”

  别看慈静平时冷淡寡言,但教功却非常认真细致,不过每个动作她只教三遍,绝不重复,分解动作教三遍再连贯教一次,便让徒弟们自行练习。

  教了“凰拳”,教“金根”,最后传授“凤剑”,三门武功教授完就是半年。学会之后,陆佳琼和惠敏、惠纳又苦练了半年。这期间,她们的内功也练到了一定火候,加之慈静将自己配制的“增功药”经常熬水给她们当茶喝,三人都练到了掌能毙犬,拳能碎砖的地步。陆佳琼报仇心切,一天忍不住问慈静:“师傅,您看我现在的功夫可以下山报仇了么?”

  “还早着呢?”慈静冷冰冰地说,“楼步和暗器还没开始学。”

  听说还有功夫末学,陆佳琼的劲头又上来了。慈静让她将惠敏、惠纳叫到练功场,指着堆在左边棚内的一堆木桩说:“你们三人将这些木桩按原先地上标好的位置竖起来,一定要竖稳竖牢。”三人依言将十六根长短不一的木桩分别抬到地上标有位置的地方,然后由惠敏、惠纳扶着木桩,由陆佳琼用石锁将木桩一根一根地夯进地里。有些木桩比人还高,她们就将吃饭的方桌抬进来,由陆佳琼站在桌子上用石锁将木桩砸入泥土。最后剩下两根高三米的木桩,陆佳琼踮着脚尖站在桌子上双手举着石锁也才挨着树桩的边,怎么也使不上劲。

  “把桌子给我抬到一边,你们三人将木桩扶稳了。看我的!”站在一旁的慈静说。

  陆佳琼等三人依言扶好木桩。

  慈静一个翻身跃入空中,头下脚上一手托住木桩一手张开俨像一只鲲鹏立于桩上,她掌心一使劲桩尖便被压入地里,然后再纵身一跃落下时双掌往桩上一按,整根木桩就被牢牢地钉在了地上。充其量也就喝碗热茶的功夫,慈静就轻而易举地将两根三米长的木桩安好了。

  慈静从木桩上翻下来拍了拍手上的木屑灰尘说:“不用我讲你们也知道这就梅花桩,是按八卦安置的。现在你们在平地上的功夫已练到七、八成,对付有一般武功的人应该不成问题,但遇上武林高手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功夫还差得远。因为你与对手相遇不一定在平地上,也许在屋顶上,也许在墙头上,甚至于独木桥上,要想不被对手击倒并将之制服就必须苦练在梅花桩上的功夫。”说完她纵身跳上一根两米高的木桩,这些木桩也就菜碗粗细,慈静像钉子般钉在上面丝纹不动,尾尾说道,“你们先是要学会上桩,就像我刚在那样矮点的桩一纵而上,高的则要学会翻筋斗才能翻上去;二是要练习站桩,这站桩讲究的是平衡,站得越久越稳越不易被对手击倒;三是要学会走桩,这走桩必须结合‘楼’步同时练,要练到在梅花桩上左右两腿可以随意交叉,像扭秧歌一样灵巧而又稳键;最后学习用桩,即在桩上打拳、舞剑、使棍,一直练到一如平地一样得心应手,才行。”说完她让陆佳琼抛上一柄宝剑在桩上炼了起来,一会长剑一指左腿悬空右腿立于桩上犹如白鹤展翅,一会又如一条巨蟒翻到另一根桩上一剑将旁边的一棵楠竹劈作两截。只见她在桩上跳跃自如,一柄宝剑舞得风雨不透,却从来没有出现失足或身体重心失衡的现象。

  慈静跳下桩将宝剑掷给惠敏后对陆佳琼说:“等你把梅花桩练好后,再来谈下山报仇的事吧。

  从此以后陆佳琼和惠敏、惠纳就一心一意学练起梅花桩来,光上桩的功夫三人在练习期间不晓得摔了多少跤,惠敏和惠纳足足练了两个月才能上桩并在桩上站稳,陆佳琼也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练到上桩如风,站桩如松的地步。在桩上学‘楼’步直至将舞剑、打拳、使棍等十八般武艺练到出神入化又花了大半年的功夫。期间,慈静利用晚上又给她们传授了如何使用暗器的功夫。

  陆佳琼满以为这下师傅会让自己出师下山了,可是又等了半个多月还不见师傅有任何表示。有了上次的教训,她不敢再贸然开口要求下山,只得耐下心来继续苦练。

  这天起床后,慈静对陆佳琼说:“今天你先不要练功,跟我到山外的大樟村去一趟。”

  “去那里干吗?”

  “刚刚有个施主上山来说村里有个人得了一种怪病,已奄奄一息,求我下山给他治病。”慈静说,“佛家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赶快收拾下山吧。”

  “没想到师傅还能给人治病,你可是个活观音啊!”陆佳琼说。

  惠纳说:“这有什么稀奇少怪的,师傅治跌打损伤是手到病除,治疑难杂症也能妙手回春,方圆数十里的百姓都称地为‘女华佗’呢。”

  陆佳琼随慈静走出庵门,果见一40出头的男子等候在那里,因为急着救人三人一路无话,走了11里多山路下山后又走了七、八里路才到了大樟村。

  那男子将她们师徒二人带进一个小四合院,只听右厢房传来嘤嘤的哭声,慈静不待招呼便带陆佳琼走了进去。一个13、4岁面白如纸、嘴唇乌黑、四肢僵硬的男孩己被摆放在门板上,三个中老年妇女正围在旁边哭泣。慈静急忙拨开众人,先掰开男孩的双眼一看发现瞳孔已散,再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在男孩的鼻孔下试探了一会感觉气息全无。慈静不由心里一慌,一把扯开男孩的衣服将右耳俯在他的心口上听了听,发觉他的胸口还有点温热、心脏还有些许跳动,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倒出一粒黄豆大小的药丸塞进男孩口里,然后用手沿男孩喉、脖、胸、腹慢慢往下导引。

  陆佳琼从一开始就对师傅的一举一动观察得十分仔细,知道慈静正在运气帮男孩吞服化解药丸。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男孩的嘴微微一张,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眼皮也轻轻动了一下。

  围在旁边的一中年妇女欢欣地叫了起来:“妈妈、嫂子,你们快看,侄儿活过了。”

  那个被称为“嫂子”的中年妇女转身跪在慈静面前,语无伦次地说:“谢、、、谢师太,救了我、、、我儿一命,刚才镇、、、镇上的医生看了,说我儿、、、我儿已经断、、、断气了,要我们预、、、预备后事。”

  “阿弥陀佛!”一直坐在门板前默默垂泪的老妇在女儿,即先前欢叫的中年妇女的搀扶下来到慈静面前拉着她的手说:“师太真不愧女中‘华佗’啊,我这孙儿是我们钟氏门中的独苗,你这可是救了我们钟氏满门。冲儿,大樟村钟家从此每年贡奉观音庵菜油50斤、大米1000斤,岁岁如此,绝不食言。”

  “是!”站在她身后一位40出头。衣着讲究,像个塾书先生的男子答应着

  慈静伸手扶起跪在面前的中年妇女说:“我刚才给他服的是一颗还魂丹,只能暂时护住他的心肺,这孩子身上有毒必须立即排毒,才能有救。”

  “有毒?这孩子每天跟我们同吃同喝的,我们都没中毒,他身上又哪来的毒啊?”孩子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像塾书先生的男子说。

  “你儿子这几天有哪些不正常的反应吗?”慈静问孩子的母亲。

  孩子的母亲说:“自大前天开始,他就胸闷、作呕、嘴唇发乌,请镇上郎中看了说是寒胃,吃了几付中药一直没有见效,到昨天晚上巳不省人事,因此今天天还没亮就打发我弟上大鹏山去请师太您了。”

  慈静听说,就从孩子的头顶开始仔细检查起来,一直查到右脚脚板,发现脚板心有一核桃大小的脓肿。她点点头说:“毒源就在这里。”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打开,里面有刀片、剪刀、小铁夹等。慈静让陆佳琼点燃一支蜡烛,将刀片在火上烤了一会,待刀片冷却后划开男孩脚板心的脓肿,一股脓液伴着乌血流了出来,又腥又臭令人作呕。

  慈静两手抓住男孩的脚腕使劲用力挤、按,直至伤口流出鲜红的血液,才从身上摸出两包药粉,拆开一包用凉开水调好敷在伤口上,另一包递给男孩的母亲说:“后天傍晚你再给他换一次药就行了。”

  “哎哟!”只听男孩叫了一声便坐了起来。

  一家老少欣喜若狂,把个慈静当作活观音一样看待。

  男孩的父亲问:“轩儿,你脚板心的脓肿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男孩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早几天我上树摘柿子,只觉得脚板心像被什么叮了一下,后来见不痛不痒我也就没有告诉你们了。”

  慈静说:“是了,这孩子肯定是被毒蜘蛛之类的极毒的昆虫咬的。这类昆虫由于个头小,被咬时痒痛多不明显,但毒性奇大,几天之后毒液浸入心肺,抢救不当,必死无疑。”

  吃罢早饭,告别钟家,在回家的路上陆佳琼充满敬意地对慈静说:“师傅,人称您为‘冰霜老母’,从表面上看您常常板着一张脸,冷若冰霜,其实您有一棵菩萨心肠,对人充满了爱心。对了,师傅,您这手救死扶伤的绝活是从哪里学来的?”

  慈静难得一见的展颜一笑说:“练武之人学会治跌打损伤,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至于治疑难杂症那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出手救了一名老中医后,他给了我一本医学秘籍手抄本,我通过学习和多年的摸索终于在医治内外伤和一些疑难杂症上有了自己的一技之长。这些东西在你学成下山之前,我都会一一传授给你们。”

  “真的?”

  “难道师傅还骗你不成?再说我已是行将就木之人,终不成将这些东西带到棺材里去。”

  师徒二人边说边走,陆佳琼跟在后面。走着走着她发觉这上山的路有点不对头,不像是来时走过的。

  “师傅,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早上来时好像没有经过这架有水车的路口。”陆佳琼小心地说。

  “对!”慈静回答道,“你说的没错,我们这是绕道狮子口回观音庵,要比来时多走15里。”

  “既然远这么多,我们为什么不走原路啊?”

  “我想趁时间还早,绕道狮子口去见几个故人。”慈静说。

  听说师傅要去看望朋友,陆佳琼一路高高兴兴地跟在后面往山上走,并不时向师傅问这问那。

  拐过一道山梁来到一处豁口,慈静小声招呼陆佳琼说:“徒儿,对面走过来一帮人,看样子不是善良之辈,你要小心些。”

  陆佳琼快步走到前面,只见迎面走来十名大汉,有的赤手空拳、有的身背长剑、有的手操齐眉棍,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双手握板斧、长相凶神恶煞的矮胖子。

  “兄弟们,你们看!对面那小娘子长得似月里嫦娥,比戏里的皇后娘娘还要漂亮。”走在矮胖子身后一尖嘴猴腮、身长体瘦的家伙嚷道,“怪不得今早我一起来左眼皮就跳个不停,常言道‘左跳财,右跳祸’,我原以为今天有横财可发,没想到是要走桃花运。哈、、、哈!怎么样,兄弟们,将这俏佳人抢上山去,供我们十兄弟作乐如何?”

  “好啊!”“要得,要得!”“咱们让这美人给我们各生一个胖小子,将来好接神鹰帮的班。”神鹰帮的汉子们满嘴淫言秽语。

  陆佳琼气得杏眼圆睁,自恃一身武功加上师傅在旁根本不把这帮恶人放在眼里。她指着神鹰帮的人骂道:“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家伙,给我滚到一边去!恭恭敬敬让我们师徒二人过去便罢,倘若无理,看本姑娘如何教训你们。”

  “哈,哈!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老子今天到要看看你这娇小姐有何本事教训我。”那矮胖子放下手里的两把扳斧,走近陆佳琼不容分说伸开双臂就想抱人。

  陆佳琼双拳一格将矮胖子的两臂挡开,接着就是“拍,拍!”两掌,打得矮胖子鼻青脸肿,晕头转向。趁其不备,陆佳琼一翻身转到其身后,猛力一掌将矮胖子打出一丈开外翻倒在地。

  这矮胖子名叫张大逵,天生一身蛮力,尤其善使板斧,在神鹰帮十兄弟中排行第五,今天吃亏就吃在轻敌,原以为一个弱女子手到擒来,没有一点防范和打斗的思想准备,否则再不济也能跟陆佳琼斗个一、二十回合。

  神鹰帮的瘦长子“噫!”了一声说:“看样子这女子有点真功夫,多上去几个弟兄,但不要带家伙,一定要生擒活捉带上山去。”

  瘦长子是神鹰帮十兄弟中的老大,名叫许逸山,绰号“飞天狐”以轻功暗器独霸一方。

  老大发了话立即有6名神鹰帮的弟兄放下武器,将陆佳琼围在中间。陆佳琼全然不俱,施展凰拳指东打西,以一敌六,几个回合下来不仅没有落败,神鹰帮反而有两人被她打伤。但时间一久双拳终究难敌十二手,战了半个多时辰,陆佳琼渐渐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更没料到的是打到矮胖子身边时,矮胖子突然一跃而起从身后将陆佳琼死死抱住,两个神鹰帮的大汉趁机将她的双手扭到后背推着就往山上走。陆佳琼又气又羞大叫:“师傅,救我。”

  神鹰帮的其他人拿着武器跟在后边嬉笑着说:“你那师傅?她啊老得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指望她来救你?”话音未落,只听“呼!”地一声,头顶上仿佛有一只巨鸟掠过。

  “将人给我放下!”神鹰帮的人一看,原来落在前面的竟是跟在美女身后那毫不起眼的老尼姑。

  “风紧,全都给我操家伙上!”许逸山大声喊道。

  除扭住陆佳琼的两人外,神鹰帮其余八人分别持刀、剑、棍、斧等器械从四面八方向慈静攻来。待他们攻到身前时,慈静突然纵身跃起一人多高,只见她在空中打个转身,手中的尘佛一划,九件兵器(张大逵一人双斧)被全部打落在地。好个老尼,落地后右手尘佛、左手拳打,动作之快令人目不暇接,神鹰帮八人全噔噔后退几步后翻身倒地,或捧着断臂,或抱着残腿痛得在地上翻滚。扭住陆佳琼的两人惊恐万状,其中一人抽出腰刀指着慈静说:“你别、、、别过来,要不我一刀砍了她。”

  慈静冷笑一声:“哼!就凭你这熊样?”话一落,手一抬,几枚钢针分别打中扭住陆佳琼的两人,“卟、卟!”两声,两人同时倒地。

  陆佳琼捡起地上的钢刀冲向矮胖子张大逵。

  “住手!”慈静喝住陆佳琼说,“他们还罪不致死。”

  陆佳琼委屈得流泪说:“可这家伙侮辱了我。”

  慈静冷峻地说:“我已替你惩罚了他们,但凡事应有个度,记住!不是非杀之人绝不可杀。”回过头,慈静用尘佛指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神鹰帮的人教训道,“听说你们神鹰帮刚成立不久,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却干强抢恶要的勾当。单凭你们今天强抢民女的罪行,就可以严加惩处,但念你们尚无血债又是初犯,姑且留你们一命。若不悬崖勒马,悔过自新,继续作恶,让我知道非铲除你这神鹰帮不可!”

  神鹰帮的大哥瘦长子许逸山强行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说:“谢谢师太不杀之恩,敢问师太是何方高人?”

  “怎么,你们还打算寻我报仇?”慈静冷笑两声说,“告诉你们,老尼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乃江湖上人称‘冰霜老母’者。”

  “原来是当年威震天下的‘金凤凰楼’四女侠之首的冰晶老前辈”许逸山肃然起敬道,“裁在您老手下,我们兄弟都认了,也不算丢脸。您老教训得对,本帮一定遵循前辈教诲改掉陋习、整顿帮规,为民仗义,多做善事。”

  慈静颔首道:“这就对了。”她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许逸山说,“今天我只是薄施惩罚,你们当中的人大多数的手脚不过是脱凹而已,只要接好就行了,如果万一有受伤的可用开水每天早中晚各吞服少许药粉,三天之后保你完好如初。”

  “师傅,你不是说还要去会故人的么,怎么就回庵堂了?”陆佳琼跟在慈静后面拐上回家的山崖问。

  慈静头也不回地说:“刚刚不是已经会过了吗?”

  陆佳琼惊呀地说:“您说的是‘神鹰帮’?他们算是您哪门子的故人?您连他们认都不认识。”

  “他们虽然不是我的故人,但让我出手教训他们的却是我的一位故人。”慈静解释说,“‘神鹰帮’成立还不到半年,他们的初衷是想为老百姓打抱不平,但他们当中的多数人性情野惯了而且好坏不分,只要是商贾便进行打劫,只要你有余财就强行索要。我的故人对我说,如果不趁‘神鹰帮’尚未积陋习成疾、铸成大错之机狠狠教训他们一下,等到他们成为一种黑恶势力,哪必将危害一方。今天我带你绕道回家,为的就是要会会他们,了却故人之托。”慈静停顿了一下,又说,“其实我带你出来,还有一个目的。”

  “目的,什么目的?”陆佳琼问。

  “就是检验检验你的实战能力。”慈静说,“从你力战‘神鹰帮’六人来看,你的武功远在他们六人之上,之所以后来处于下风甚至于被擒,吃亏就吃在缺乏实战经验和临场应变能力。看来在你下山之前,这一课还非得补上不可。”

  慈静说的补课就是让陆佳琼和惠敏、惠纳的独练,变为对练和一对二的实练。有时慈静还亲自参与,进行一对三的真刀真枪地攻防演练。

  春去秋来,又到了金秋十月。

  “阿弥陀佛,冰晶大师在家吗?”庵堂外一人立于台阶之下高声呼唤,声如洪钟。

  正在念经的慈静眉头一展,站起来说:“惠敏、惠纳,你们的大师伯来了,快随我出门迎接。”来到台阶上,慈静两掌并拢作揖说,“不知鸿远师兄驾到,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鸿远左手撩起道袍,捷步如飞奔上台阶还礼说:“老纳云游四海路经大鹏山,特来看望师妹。”

  “惠敏、惠纳,参见大师伯。”惠敏、惠纳二人走上去跪在鸿远面前见礼说。

  慈静指着二人介绍:“这是我的两个徒儿,矮一点的叫惠敏,高一点的叫惠纳。”

  鸿远一手扶一个,连声说:“起来,起来。恭喜师妹,这么说‘金凤凰楼’后继有人罗?”

  “唉!”慈静叹了一口气说,“还差一人,因此冰晶不敢违背门规草率恢复‘金凤凰楼’”

  “这么说,你还有一徒,怎不叫她出来相见呢?”鸿远说。

  慈静回答道:“她尚在后院练功,我这就叫惠纳去叫她。”

  “不用了。”鸿远挥挥手道,“我们到后院看看去。”

  慈静让惠敏、惠纳留在观音殿以便接待香客,自己陪鸿远向后院走去。一路上她将陆佳琼的身世和学武练功情况,一一说给鸿远听了。

  慈静领着鸿远经自己卧室穿过山洞来到练功场,见陆佳琼正背对洞口站在梅花桩上练习“金棍”。一根齐眉棍被她舞得呼呼作响,鸿远顺手捡起地上一把竹签甩了过去,竹签经他运劲像一把把利剑从四面八方射向陆佳琼。只听一阵“叮咚”声,20根竹签悉数被齐眉棍扫落在地,无一穿透齐眉根舞成的防护圈。

  “何许人,胆敢偷袭?看枪!”陆佳琼翻身纵到离鸿远最近的一根木桩上,一足腾空双手以棍当枪向鸿远面门刺来,形似雄鹰展翅,快如狂风疾雨。她快,鸿远比地更快,他右手一圈便将齐眉棍抓到手里用了五成力气向前一拖,居然没有将陆佳琼从木桩上拖下来,喜得鸿远大声叫好。

  只听慈静喝道:“徒儿,不得无礼!还不下来拜见你的大师傅伯。”

  陆佳琼从木桩上跃下来跪在鸿远面前说:“请大师伯恕弟子无礼,弟子万没想到大师伯会光临此地。”

  “不知者无罪,快起来,快起来!”鸿远连声叫道。

  待陆佳琼站起后,鸿远仔细打量了她几眼,连连点头说:“师妹,你真不亚于伯乐也,此女别说是万里挑一,只怕是千万人里面也难挑出一个的练武奇才。”他转过脸来又对陆佳琼说:“你我二人相识便是缘,看来在武功上你得了冰晶大师的真传当今世上已鲜有敌手,但人总有碰到危险的时候,我再传你‘化险三招’如何?”

  “还不赶快谢过师伯,有他老人家教你这三招,你就可以逢凶化吉,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反败为胜,立于不败之地了。”慈静说。

  陆佳琼忙给鸿远叩了三个响头。

  “这第一招名为狮子顶。”鸿远说,“师妹,请你抓住我的双手给她做个示范。”说毕将自己的双手反向后背,慈静依言抓住他的双手。

  这慈静虽说是女子却长得又高又大,而身为男子的鸿远恰恰相反比慈静足足矮了半个头。只听鸿远说:“她叫什么来着,嗯,记起来了叫陆佳琼。你个子娇小,万一被对手抓住双手反剪到背后时,你就先将身体贴近他的胸部然后运气于头顶,用头猛顶对手的下额,其下巴骨十有八九不被顶裂也会顶歪,必然痛得呲牙咧嘴松开双手。师妹,小心看招。”说毕抬头顶向慈静的下额,慈静明知他是虚招,仍然急忙将头往后一仰,那双抓住鸿远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

  鸿远一个狮子翻身转到慈静身后,一手抓住她的衣领,一手抓住她的腰带将其举过头顶抛出三丈开外。慈静在空中一个筋斗,轻轻落地。

  鸿远笑了笑说:“你师傅是因为预先得到我的警告有了防备,否则的话不被摔成重伤也会摔个半死。”

  慈静说:“这还得谢师兄手下留情,如果在将我举过头顶的同时封闭我肘后的‘小海穴’或腋下的‘极泉穴’再摔在地下,我就是有所防备也会动弹不得。

  鸿远俯伏地上,让慈静用一把剑指着自己的脖子、一只脚踏住自己的后腰,说:“万一你被击倒在地,敌人迫你投降时,怎么办?你就用第二招‘劈雳腿’”。

  “哎哟、、、哎、、、哟、、、”鸿远轻轻呼唤着,像受了重伤一样,全身抽搐,痛苦万状,双腿慢慢弯曲,右腿突然绷直猛地向慈静的左腿踢去。慈静顿时失去重心,整个人向前窜去,眼看就要倒地。

  “啊!小心”陆佳琼失声惊叫道。

  慈静也真个了得,她就势一个筋斗就站了起来。

  鸿远双腿一挺也站了起来说:“‘劈雳腿’要用好,必须把握三点。第一,受伤装得要像,你被击倒后伪装受伤,对方一般不会疑心,看见你痛苦万状的样子,自然会放松警惕;第二,击向对方的左腿一定要快、准、狠,要集全身之力于自己的右腿,全力击向对方左腿,最好是当面骨,做到一击致命,当敌人失去重心向前窜时你就快速转到他身后,或一掌推向他背身,或用脚尖勾住他的屁股往上一挑,没有不倒地的;第三,你在装病抽搐时要想办法让自己的脖子离开对手的剑尖,或在用右腿踢向敌人左腿的同时注意将脖子一缩、头一偏,免得被对方的剑尖伤及自己。”

  鸿远边讲边找了一根棕绳递给慈静,然后将自己的双手反到后面,让她捆好。背对陆佳琼说:“在一般情况下,任何人被捆不是被绑住两支手臂就是被捆住两手的下肢,不会将你的两掌和十指捆起来。功力再好的人要同时凭气功内力震断捆绑在手上绳索是不可能的,因为敌人为防止你弄断绳索脱逃通常会在你的手上绕了几圈。这时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第三招‘断绳指’绷断其中的一股绳索。你注意我的右手食指,看仔细了。”

  陆佳琼瞪大双眼,全神贯注地看着鸿远的右手。

  慈静在捆绑时,是用棕绳缚住鸿远的两臂,并用绳子在两臂各绕了四圈。鸿远用右手食指贴住左臂肌肉钻进第一圈,只见他一运劲,右手食指猛地肿涨如一红萝卜,随着“咔吱!”一声绳索便断了。

  鸿远回过头对看得如醉如痴的陆佳琼说:“为什么双臂运劲绷不断的绳子,用一根手指就可以绷断呢?这就如同一把筷子捆在一起,你怎么折也折不断,而一根一根地折不一会就可以全部折断的道理一样。首先,你被捆住双臂后无论怎样运劲都会打点折扣,另外全身之力运至双臂也被一分为二,而绳索绕了四圈较之一圈其可承受之力就等于增加了三倍,这就是双臂运劲也难将绳索绷断的道理之所在。而集全身之力于一指较之于双臂就等于增加了一倍的功力,断一圈之绳较之四圈其承受力则减了三倍,这一增一减就是用‘断绳指’可以凑效的原因。当然,平常之人要想用这种办法断绳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你的气功内力已练到近乎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稍加练习就可以掌握和运用‘断绳指’一招了。”

  得此三招,陆佳琼喜不自禁,再次向师伯表示了深深感谢。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