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见到面条的祖先

时间:2013-01-29 08: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见到面条的祖先

  第二天,见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伊弟利斯博士时,完全可以用“意外”一词来形容。按我原先的设想,既然是所长,应该是一副很难应付的官僚模样。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预想,见面后的一切反倒让我感到非常新奇。新疆的知识分子大部分都是汉族人,伊弟利斯博士却是维吾尔族人,他在东亚历史和古代美术领域是世界级权威,也是二十多年来新疆地区文物管理部门重要的负责人,位高权重。但是伊弟利斯博士却爽朗而随和,与韩国学者也长期保持联系和交流。他了解了我们正在企划的纪录片,对纪录片宗旨予以了高度评价,亲切的态度让他帅气的长相和那一撇八字胡看起来更帅。总之,一见到他,我就预感,事情一定能够顺利进行。

  不知道聊了多久,伊弟利斯博士突然再次跟我们强调起研究所多次提过的注意事项,他说:“研究员应该已经说过了吧,请不要拍摄有干尸的房间。“话音一落,他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推开一扇暗绿色的门,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房间。我一进门就看到玻璃棺里躺着干尸和各种文物,这里正是博士刚才说的“不准拍摄”的干尸房。我和摄影导演有些发蒙,事发突然,我们的摄影机还处于工作状态。我不知道伊弟利斯博士是不是知道,总之在没有被制止的情况下,我们得以细细观察玻璃棺里的干尸,并把他们拍了下来。所有干尸都保存得非常良好,简直难以相信是公元前的东西,有的不仅头发保持原样,连皮肤都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略带湿润,算得上“完美无缺”。

  奇特的是,大部分干尸都像西方人一样,个子高,脸的骨骼较窄,鼻骨高,从长相来看,他们与宽脸骨、低鼻子、高颧骨的东方人相当不同。我暗自猜测他们是不是白人,不过也许这只是我不够专业的推测。我想请教伊弟利斯博士,但没有说出口,对于不准拍摄的干尸还问东问西,明显违反了文物考古研究所一再叮嘱的注意事项。文物考古研究所能让我们拍摄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而遵守他们叮嘱的注意事项,更是我们的义务。所以我决定以后有机会再来解决我对干尸的疑问。我们跟着伊弟利斯博士横穿过房间,走进里屋。正式拍摄在干尸房里面的资料室内进行,工作人员准备摄影的期间,我和伊弟利斯博士通过当地的翻译聊起了新疆在地理上的特殊性。

  漫长的岁月里,诸多民族、部族,乃至东西方文明的对立和融合,在新疆形成了非常独特的文化体系,各民族天南地北的想法在这里交融,留下了绝无仅有的文物。聊到这里,我心想,要是这些文物中包括“面条”的话该有多好。我和伊弟利斯博士聊天的空当,工作人员已经做好了拍摄准备。博士对刚进房间的研究员下了一个指令,我听不懂,疑惑地看着一边的翻译。

  “所长让研究员把在新疆发现的文物拿过来。”翻译解释道。不一会儿,那个研究员从外面拿进几件文物,伊弟利斯博士指着一个留短发、戴眼镜的女研究员,对我们说:

  “这位是介绍这件文物的李文英博士。”李文英博士一脸淳朴,简短地问候了一句,随即举起了一个看起来像超大号马克杯的篮子给我们看。篮子保存状态非常好,看起来十分精巧,感觉即使装了水也不会漏,篮子表面有花纹,上面盖着个用羊毛做成的盖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这是用草编的篮子,在新疆小河墓地中出土的,当地所有墓穴都发现了这种篮子,人们通常把它挂在腰间,篮子上的这道横纹就是用来绑麦草的。“李文英博士说。小河墓地是大约4000年前的墓穴遗址,在这里不仅发现了干尸,而且出土了各种各样的陪葬品,足以一窥早期定居新疆的人类的生活。不过,竟然有用麦草编的篮子,我感到非常震惊。但,这只是个开始。接着,李文英博士轻轻摇了摇大篮子,里面发出“刷啦刷啦“的响声,是什么东西呢?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篮子。“虽然不能打开这个篮子,但您应该听到里面发出什么声音了吧?“李博士问。什么?不能打开篮子?我有点埋怨起她来,她也太不善解人意了吧,竟然还笑眯眯地摇着篮子,但她接下来的话让我把这种想法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

  “看到这些食品了吗?这是从其他破了的篮子里面倒出来的食物,经过检验,里面有小麦粒和小米。““小麦?”我心跳加速。李博士接下来的话更吸引我,她说:

  “篮子里发现了由小麦磨粉制成的食物,这个黄色的团状物,就是小麦加工后做成的馕。这个篮子是小河人必不可少的餐具,跟现在我们用的碗或杯子差不多,里面装着他们平时吃的东西。“ 4000年前住在新疆的人们竟然吃用小麦做成的食物?我太过激动,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李博士接着又说了什么。虽然不是面条,但是是用小麦粉做成的食品,这对于完成“面条之路”的地图来说是一个关键。搞不好真的能有机会见到人类最古老的面条,我心中燃起了一线希望。我一激动,张口就问伊弟利斯博士:

  “博士,你们有没有发现过面条呢?”我全神贯注地等着听伊弟利斯博士的回答,没注意到有个研究员走进了房间。伊弟利斯博士没有回答我,只对着那个研究员轻轻点了点头。戴白手套的研究员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很原始的土器皿,放在桌子上。瞬间,房间里鸦雀无声,伊弟利斯博士打破了沉默,说道:

  “你看看这个。”我不太明白博士的意思,只是重复着他的话:

  “这个……?”我边说边探头往土器皿里看去,看后,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盯着伊弟利斯博士。

  “正是!有意思吧?”博士笑眯眯地说。一旁摸不着头脑的工作人员,都围到我身边,争先往里面看,然后一齐爆发出了低声的惊叹。没错,土器皿内盛着的细长形态的食品正是“面条”。我们从各个角度完整拍摄了面条遗存,打算把照片发给全世界的专家,验证真伪。因为不排除这只是我们看起来“像是面条”,只有经过多位专家的首肯,才能认定它是真正的面条。还有一个问题,这是在哪里发现的呢?

  “博士,这个面条是在哪里出土的?”我问。伊弟利斯博士用一场意外的惊喜,让我们激动得不知所以,这会儿他正一脸得意,卖关子让我们着急,一看就知道他小时候一定是个“孩子王”。

  “你知道火焰山吗?”他问我。火焰山?不是有唐僧、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僧的长篇小说《西游记》里出现的一座山吗?我在记忆中搜索,回想着《西游记》中关于火焰山的描写。小说中提到,唐僧一行奉皇命去西天—也就是印度取经,路遇一座烈火燃烧着的山,就是火焰山。西行的唐僧一行为了翻过火焰山,只好去翠云山的芭蕉洞找铁扇公主借芭蕉扇灭火。唐僧一行经过千辛万苦拿到宝扇,搧灭火焰山的火,才得以继续西行。伊弟利斯博士竟是在火焰山发现了面条!

  “博士,其实我们来新疆之前,为了寻找最古老的面条,去了趟北京。更确切地说,中国社科院发表文章称青海省喇家遗址发现最古老的面条,我们就是冲着那篇报道特地前往的,可是在北京我们没有看到面条,社科院的王仁湘博士说面条一瞬间就消失了。我们不相信,咨询的几位专家也认为有疑问,所以我们实在是无法拍摄疑点那么多的面条。这种情况下,火焰山的面条对我们来说太了不起了。能不能请你跟我们详细地说一说当时的状况呢?“我一口气说了一大串。

  “这样啊,那我让当时指挥挖掘现场的负责人、我们研究所的刘彦国博士来给你们讲解,他应该能说得更详细。“伊弟利斯博士说。

  “我们现在能见到他吗?”

  “不,他现在不在这里,他在吐鲁番,你们去吐鲁番找他吧,吐鲁番离火焰山更近,和他见面也会更有说服力。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你们去找他吧。”

  “非常感谢。”

  伊弟利斯博士毫不见外,对我们的事情也很热心。我怀着感激之情,对他说想请他吃韩国菜,博士爽快地答应了。我们在乌鲁木齐人生地不熟,于是找了个司机,请司机载我们去韩国餐厅。上车没一会儿,我觉得窗外的风景越来越奇特,店里的人和街上的行人看起来都像是来自俄罗斯,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乌鲁木齐的“俄罗斯风情街”。“没走错吧?”我问司机。

  “嗯,快到了。”司机从后视镜里瞥了我一眼,简短地应道。果然没走多远,我们就看到一家看起来相当古朴的韩国餐厅,孤零零地跻身在俄罗斯风情街上,看起来非常不搭。伊弟利斯博士和我们一起走进韩国餐厅,一个看起来和我们模样长得差不多的主人迎向我们,我还以为是韩国人,后来才知道他是“高丽人”。我们在餐厅里点了泡菜锅、烤肉等,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了好几天不合口味的羊肉,久违的韩国菜让我们胃口大开。但伊弟利斯博士却一脸的为难,想必韩国菜不合他的胃口。想起刚才他在研究所里一副自在谦和、让我们频频吃惊的样子,和现在的表情形成强烈的反差,同行的工作人员忍不住都看着他笑了起来。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我们迎来了乌鲁木齐的夜晚。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