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我要追系花

时间:2011-05-13 09:5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终于上大学了。

 

  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涌动着一种渴望,那就是希望下辈子不要让我这么帅。因为从小跟老爸一起出去,街边的大妈大婶都要抱抱我,然后争论我到底是像刘德华还是周润发,没人会提老爸的名字。

 

  进了高中,想谈恋爱,老妈语重心长地教育我说:“乖,等上了大学咱们再谈恋爱,要不就一朵鲜花插在牛粪池里了。”

 

  当我第一天迈进大学的校门,我就在心里暗暗地鼓励自己:“老刀,咱终于取得了恋爱初级证书了,咱一定要大显身手。咱一定要把每个系的系花都追到手。”

 

  第二天,还没等我对全校的院系作细致入微的考察,我就追到了一个系花。当我端着饭从篮球场经过时,只见一个稍显丰满的女生从一个男孩头上抢下篮板球,我不由得叫好。然后那个女生回头看了我一眼,突然就把篮球准确地甩了过来。以前只玩过乒乓球的我大骇,慌忙扔掉饭盒,双手抱头蹲到地上。正当我闭着眼睛等待与篮球的亲密接触时,有个人轻轻地拍拍我的头,慈母般地说:“乖,不怕,球在我手里呢。”一睁眼,只见那个女生就犹如宝塔一样站在我的面前,我顿时被她的高大和威武所倾倒。旁边一个男生大声喊着:“系花,还打不打球了?”当我知道她是系花的时候,我决定就从体育系开刀,就如同过年也要杀最胖的那只动物一样。

 

  追上她一共用了我三个冰激凌,一篇初中时写给同桌的情书和一次模仿F4的深情告白。在我都为她被喊系花而脸红时,无意间我发现了事实的真相。她的身份证上清晰地写着姓名“石细花”。她的年龄整整比我大了三岁,我为自己成为老牛嘴里的嫩草而伤心。每当我看她看得想要吐的时候,她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拉到那游泳池边的跳台上,并且以要跳下去引发另一场唐山大地震要挟我。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忍辱负重和她在一起,陪她扔铅球,陪她扔标枪,陪她打篮球。虽然我不相信恋爱可以给人幸福,但是我相信恋爱至少可以给人健康的体魄。有一次因为我看他们体育系健美班真正的系花跳舞看得入迷,一个五斤重的实心球就和我的脚丫子来了个对对碰。这件事促使了我和她的分手,我无法忍受她的残暴,她无法忍受我那被一个实心球就砸骨折的脆弱身体。等我的脚伤养好后,她身边已经站着一个1米93的彪形大汉,并且她用140斤的体重作小鸟依人状。

 

  第二个受害者是我所在的计算机系的系花。虽然自古就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名言,但是窝边有草又何必满山跑呢?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如此爱计算机的女生,每天热衷于上网编程,并且非常鄙视我上网必开QQ的行为,口头禅就是“小样,等着,看我不黑了你!”一日中午,因为网吧旁边坐的男生不小心踢到了她的脚,并且只说了句“Sorry”,并没有说“对不起”,她就开始频繁地扫描对方端口,不停地发送邮包炸弹,嘴里还不停念叨着:“看我不炸死你小样的!”从中午12点开始,我一直崇拜地看着她在噼里啪啦地编程。6点整的时候,旁边男生的屏幕忽然断电黑屏。计算机系花长出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喝起了可乐。旁边的男生惊慌地喊着:“老板,我这儿怎么黑屏了?”远处传来一个让人绝望的声音:“你的会员卡没钱了!”她嘴里的可乐全部喷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离那男生那么近不去直接拽他的电源线,她说这就是网络流氓和街头流氓的区别。

 

  接替“黑客”位置的是生物系的美女。也许是懂得养生保健之道吧,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吃得白白胖胖的。因为她学的是兽医专业,所以她对待我永远都是轻声轻气。在我生气的时候,她总是轻轻地抚摩着我的头发,趴在我耳边喃喃细语,我为自己能找到如此温柔贤惠的女朋友而振奋。某天经过一个建筑工地,有头拉沙的小毛驴惊了,她勇敢地走上去,轻轻地抚摩着它的鬃毛,趴在它的大耳朵边喃喃细语,过了一会儿,小毛驴就变得温顺无比,但是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加速我们分手的是因为她的学业。她是个很爱学习的认真的女孩子,所以当他们开通了烟草检验和啤酒酿造课后,她总是认真地一只手里夹一根香烟,另外一只手里端一杯啤酒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每次必然提醒我吸烟的姿势不太规范。

 

  告别了二手烟和酒鬼的生活,我把目标瞄准了艺术系学影视表演的系花。她完全可以当上校花,每次看到她巧笑倩兮,我就觉得心先酥了一半。为了追上她,我是下足了工夫。当我每天恶补二十部经典影视剧,补够一个月的时候,正式向她发动了淋漓的攻势。我冲到她面前,激动地喊着:“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我只知道我好中意你!(电影《金枝玉叶》)”她吃惊地看着我说:“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东邪西毒》)”我向她伸出手去,“看在党国的分上,拉兄弟一把吧!(《南征北战》)”她一个耳光扇过来,气愤地说:“不打得你面露桃花,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宝莲灯》)你小心我一手一个掐吧死俩,拧成麻花,挖坑埋喽。(《鬼子来了》)”不过在我和她对话了十分钟后,她终于答应了和我一起吃饭,我欣喜地大声喊着:“为了胜利,向我开炮!(《英雄儿女》)不见鬼子不拉弦!(《地雷战》)”

 

  我买了西瓜去孝敬她,她吃完之后擦擦嘴巴就要走。我去拉她的手,她怒气冲冲地说:“甭说吃你几个破西瓜,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交钱!(《小兵张嘎》)”她不让我牵她的手,我狠狠地说:“出来混,要讲信用。说了杀你全家,就一定杀你全家!(《古惑仔之人在江湖》)”由于我出言没有经过审查,被她连掐带拧,我忍住疼痛微笑着说:“古有关云长全神贯注下象棋刮骨疗伤,今有我凌凌漆聚精会神看A片挖骨取弹头!”(《国产凌凌漆》)我到最后实在是黔驴技穷,早已经没有那么多经典电影来满足她畸形的表演欲望,只得伤感地对她说:“如果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去找我吗?会。会一直找吗?会。会一直找到死吗?会。你撒谎。(《苏州河》)纵使相知百年,还是要各奔前程。(《新蜀山》)”分手第二天,她犹如雕塑一般屹立在我的宿舍门口,嘴里不停地说:“拿个猴皮筋,做弹弓砸你家玻璃。(《谁说我不在乎》)”最后她落寞地离开了,托人捎给我一张纸条:“晚上睡觉别盖太厚的被子,别穿过紧内裤,早睡早起,多想想共产主义事业。(《顽主》)”

 

  当我对爱情疲惫的时候,也正是我免疫力最低的时候,此时我陷入了物理系系花的爱情圈套。在物理系,基本上流传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体重低于120斤,或者身高高于1米65的女孩都算是美女。而追我的那个物理系系花无疑是里面最漂亮的一个,不过放在艺术系,基本上属于影响环保的角色。和她在一起后,我才明白了理科女生的单纯,也不再为其他女生的敏感而伤透脑筋。当有一天我介绍一对情侣给她认识的时候,无意中说:“他们两个人感情很好,是指腹为婚的那种。”系花纯纯地拉着那个女孩说:“啊,几个月了?”正在大家都迷惘的时候,她看着我们说:“难道指腹为婚不是指着女朋友的肚子对爸妈说我们要结婚了吗?”此话一出,晕倒一片。不过她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曾经因为她们宿舍有人上完厕所不冲马桶,她就找了两根铜线,拿一些导电铜片贴在马桶不显眼的地方,导上低压电,然后就静静地站在厕所门口等待倾听尖叫声。当我听了这个故事后,每次上厕所之前都要摸一下马桶,看看是否导电。胆战心惊的日子我不想再过,所以就毅然提出了分手。她没有埋怨我,而我只是会在骑自行车或者在网吧上网的时候被莫名其妙地电到PP抽筋。

 

  我正待在宿舍里慨叹爱情的变幻莫测的时候,室友鬼鬼祟祟地跑进来对我说:“帅哥,有个建筑系的女孩听说你现在单身,非常想追你!”我摆摆手说:“没兴趣,你帮我拒绝了吧!”他吓得腿一软,跪倒在我面前:“大哥,你自己去吧,那个女孩就是工民建三班的那个经常左手拖一根钢筋,右手拿一块板砖的女孩,你还是自己搞定吧!”我拿出化学系系花送给我的醋酸准备洗脸,哀怨地说:“难道长得帅也是我的错吗?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这么帅,一定不去追什么系花。”正在这时,上铺的室友冲进来,抓起我的醋酸,一股脑地倒进了拉面碗里,开始狼吞虎咽地吃面条,嘴里还赞美着:“这白醋味道真不错。”

 

  临近卷起铺盖离开校园的时候,我为自己的追系花计划写了个详细的总结报告。在全校所有的系里,只有一个系的系花我没有追上,我不想自己的大学生活存在这么大的遗憾,就托同学打听地质勘测系的系花。最后的消息让我震惊:地质勘测系没有女生,唯一可以和女生拉上关系的是师哥们以前找到的恐龙化石,那可能是雌性的。

 

  我打定了主意,明天去恐龙馆!

编辑:李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