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5

时间:2013-05-27 13:53   来源: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星期一,就在卡特演讲大受美国民众追捧的时候,纽约的美国金融市场也用自己的方式对卡特的演讲作出了反应。不过这次是负面的。各银行的短期信贷利率迅速从10.25%上升至10.75%——用市场术语来说,这是仅发生在一天之内的50个基本点的锋利摆动,直到后来美联储采取行动向银行体系注入更多货币才使得利率得以下降;另外美国政府发行的3个月期国债利率和短期信贷利率也出现大幅度上扬。这些贷款利率的微小变化对于外行人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但对于投资人来说却足以引起地震,0.1%的市场利率变化将会演变成其他交易行为中数百亿美元的倍增。

  华尔街的反应是美国政治陷入麻烦的信号,其表达了华尔街对美国未来的焦虑和敏感,表达了对卡特政府是否有能力重新遏制通货膨胀的怀疑。华尔街的每日起伏通常可以被解读为暗潮汹涌的政治变化,以场外交易为特点的各种经济数据就是对美国政府事务的注解和点评。就在卡特发表演讲的第二天,市场的经济专家们宣称:利率的突然上涨恰恰反映了“投资人对卡特总统能源计划的信心不足”。

  当然,用政治来解读金融市场运行结果极具主观性。没有人能准确预测经济因素和政治焦虑会产生怎样的联合影响力去导致债权人和债务人在某一天哄抬利率。任何一个市场参与者都有权发表自己对市场行为意义的见解,这些专家彼此通常会产生意见分歧。不过尽管如此,时间能够证明从华尔街搜集而来的各种舆论看法仍然可以真实反映出华盛顿政府的概况,并且不容忽视。金融市场上的悲观预期(包括对国内和国外)可能会自我实现;由华尔街而起的政治反应最终会或对或错地影响到实际经济中的物价、房屋抵押贷款和工业扩张速度,简而言之,这会影响到每位总统所力求实现的经济繁荣。

  按理说市场会想从总统那里得到安慰和一个许诺,许诺会采取果断行动抑制通胀压力。就在卡特发表演讲的前两周,各种金融数据导致人心惶惶,就像是对白宫发出的强力警告。在外汇兑换市场上以庞大数量进行买卖的美元一直在发生贬值——几乎每天都在贬值。这意味着以银行、跨国公司、富足投资人,甚至可能是其他国家政府为代表的货币交易员希望美元在未来几周和几月内继续贬值,这样一来他们手中持有的其他货币就会更加安全,例如德国马克、日元、法郎、英镑。这大致就是在说,美元价值的稳步下滑相当于对通货膨胀的预测,一种只要卡特不立即采取有力行动、美国物价上涨就会更加严重的预测。“委靡演讲”之后,美元随即发生进一步贬值。

  星期二,吉米卡特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心。他迅速解散全部内阁,辞退白宫原有工作人员,对每位高层任命者进行仔细筛选和审核,这位总统要“迅速”做出决定到底谁去谁留。这样的行动意味着卡特总统任期内将呈现一个崭新的开始,他要用大地震来证明自己才是白宫的“掌门人”。

  而金融市场却作出一个截然相反的结论。他们越发慌乱,无论是国内金融市场还是海外金融市场。星期三,美元价值再次下滑,金价在欧洲市场达到历史高峰,已上升至每盎司300美元,而10年前牢牢掌控在美国政府手中的官方美元兑金价则是每盎司35美元。这种兑换价的急剧飙升是美国通货膨胀的另一种“表现形式”。黄金是古老的财富象征,与寓言中远古时代的国王息息相关;而现代美国社会中除了金饰已经很少有人想要将其据为己有,但这种珍贵金属每天都会在国际商品市场上交易,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在某些富足投资人看来是可以规避美国通货膨胀的另一个“安全港湾”,纸质美元或许会持续贬值,但黄金却能永久保值。随着越来越多的投资人选择安全的黄金,自然也就有越来越多的卖家哄抬金价,因而也就越发印证黄金会在美元持续贬值的情况下越来越有价值的预测。

  白宫国内政策人员主管、卡特总统的私人经济政策顾问斯图亚特埃森斯塔特(Stuart Eizenstat)认为,金融市场对总统的改组行动产生了误会。“总统毫无预警地解散内阁令金融市场变得过于神经过敏,”埃森斯塔特说道,“利率已经很高,金融市场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正在考虑的是政府债券已经没落的欧洲模式。”

  尽管如此,白宫对华尔街的反应仍然忧心忡忡。一直对金融市场信心满满的美国财政部长W.迈克尔布鲁门塔尔(W. Michael Blumenthal)也不得不承认,正是政府内部的紧张空气“成就”了美元的贬值。这位部长是卡特内阁中强烈支持华尔街的官员之一,但如今就连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能继续留在白宫。

  星期四,卡特总统宣布内阁大换血。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