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章 落霞

时间:2011-08-23 14:33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过了石桥渡便进入大周边界,陶花带着小满一路前行,路上越来越热闹,顿顿都有店铺吃饭。两人想着已经离开契丹,也就不再似原来小心。

  小满体贴懂事,跟陶花一起吃了几顿饭,已经知道她的口味,以后就总是把她爱吃的留给她;天气冷暖寒凉、雨雪风霜,也都是他想着告诉她穿备些什么衣物;路过州府各县,有些什么风土人情需要留意小心,他也一件件提醒她。陶花却注意不到,她心思疏落,从不去注意这么细致的小事,所以她一直觉得是她在照顾小满。

  中原山河壮丽,风物宜人。这两个孩子一路相依为命,走走停停,过了好多天才到汴梁京城。小满进城之后,找了几个小贩打听汴梁府在何处,又问过府尹是不是姓顾,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顺着指引走过去。陶花见他十分笃定,也就没有过问。

  转过街巷,远远望见汴梁府门,气派非凡。契丹国自游牧民族发展而来,虽然早已开始建筑定居城市,却远没有大周京城的热闹。陶花四处张望,带些羡慕说:“要是留居汴京,也不错。”

  小满听出了弦外之音,微显惊讶地侧头问她:“难道你还想去别处?”

  陶花点头,“我在汴京也没什么亲友,把你送到也就放了心,再到别处去看看。”

  小满听见她这么说,完全停下脚步,“你要去哪里?等我安顿下来了,一起陪你去好了。”

  陶花张口结舌,她有心想说我总带着你这个小孩多累赘啊,终于只是苦笑,“我也没什么地方去,就是想各处走走。”

  小满在原地沉吟一刻,“我看你这一路也劳累不堪,先跟我在汴梁府休息一阵好了。”

  陶花微觉好奇,问了一句:“这位府尹大人是你的亲戚?”

  小满摇头,“不是,算朋友吧。”

  “那我还是不叨扰了。”

  陶花起步要走,小满一把拉住她,“咱们两人一路走来,患难与共、生死相依。你答应跟我一起,咱们再往前走,不然哪里也不去了!”

  陶花微觉惊异,没想到这小孩子这么义气,让她有些感动。她是个性情利落的人,当即揽过小满的肩膀点头说:“好吧,咱们一起,患难与共、生死相依。”

  小满这才泛起笑容起步前行,拉着陶花走上汴梁府台阶。

  门口站岗的军士低眉看了看他们两个,挥手道:“一边去,一边去!”陶花正要跟那人理论,却听见身后有马蹄声,两旁军士一齐行礼,口中称“顾大人”。

  陶花转头一看,一个官袍朝服的中年人刚刚下了轿子,看姿势便知身有武功。他看见陶花和小满顿时一愣。小满抬头仔细看他,十分谨慎地并不先开口说话。那人回神之后,威严询问两人:“二位自何处来?”

  陶花爽直,抢先答道:“我二人来自契丹……”话音未落,那中年人哈哈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人!将这两个契丹奸细给我拿下!”

  陶花大惊,拉着小满想要斜刺里冲出时,那顾大人上前来一把拉住小满,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钢刀,当头向陶花劈下。陶花只能松了小满,疾步后退,两旁兵丁却已经拥了过来。她退到街角,重新看向小满,但见顾大人一掌拍在他前胸,小满当即倒下。

  顾大人大笑道:“这娃娃已死,快去追那女奸细,格杀勿论!”他口中虽如此说,人却踏前一步,刚好挡住了官兵对陶花放箭的视线。

  陶花仓猝之间,骤见小满在面前遇害,悲痛莫名,一时竟顾不得自己,取下弓箭想为小满报仇。“飞雪踏”却通人性,奔到她身旁来,陶花这才想到自己不是对手,只能跨上战马飞奔而去。

  她顺着来路奔出城门,一路上行人纷纷躲闪,后面的士兵并未追来,城门口的士兵也未拦阻她。到得郊外停住脚步,她以为已经脱险,却忽见远远十数个黑衣人朝自己这边过来。陶花举目四顾,见西面是一座高山,想起自己在上京郊外逃命时,曾在无牙山上与敌周旋,当即纵马向西而去。

  “飞雪踏”虽是宝马良驹,却背负两人长途奔跑多日,一时间竟甩不开追兵。陶花到了山脚下,看地势曲折,索性将马放慢些,取出弓箭来连射五人于马下,可是这一缓的功夫也让那些黑衣人赶得更近了,她放下弓箭,打算转回身全力驱策马匹时,一转头却见前面近处赫然站着几个装束一样的黑衣人。陶花心内叫苦,那几人横刀在胸,硬冲必然会毙于刀下,她只能勒停马匹,站在原地,后面的追兵也赶上来停下,将她围在正中。

  陶花举目四顾,高山巍峨险要,敌人穷凶极恶,只怕自己刚刚踏足,接着便要葬身在这大周的大好河山。

  站在道路前面的黑衣人中走出一个,冷冷开口,“你最好束手就擒,回去听我们首领问话,免得大家动了刀枪,保不住你性命。”

  陶花还未答言,山路边上响起一个笑笑的声音:“你们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小姑娘,也不怕丢了赤龙会的脸面。”

  众人闻言一齐转头,见山道边上的一株大杨树的树杈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正低头看着山路上的众人。那领头的黑衣人看见他,声音明显有了忌惮:“罗三,此事与你无关。”

  罗三沉下脸来,“与我无关?你且看看你站在何处?这是我的落霞山还是你们赤龙会的青峰岭?”

  黑衣人退后一步,双手抱拳,“不错,这是落霞山,是我礼数不够周全,请罗三哥恕罪。这女人是契丹人,与你非亲非故,容我们捉去,日后我亲自上门陪罪。”

  罗三侧头看了陶花一眼,一笑,“我管他什么契丹西凉,她既然此刻在我落霞山上,便该由我所得,你说是也不是?”

  黑衣人再后退一步,与伙伴们低声耳语几句,又仰头看了看四周,罗三当即笑道:“你不用找,我大哥二哥都不在,山上弟兄们也不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你尽管来试试,看你们这些人能不能在我罗焰眼前带得走这个姑娘?”罗焰说到最后,声音中仍是满带笑意,那黑衣人却似受惊,拱手言道:“我们没这个意思,只是在商量怎么跟主人回话。”

  “你去跟你们的戚二爷说,这个女子,我罗焰留下来做了压寨夫人,看他卖不卖给我这个面子。若是不肯卖呢,你们尽管回来,再把罗三嫂劫去青峰岭便是,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

  那黑衣人当即收刀回鞘,“不敢。我们也只是想问她一句话,还望姑娘如实告知。”他已知今天带不走这个女子,言语间也就客气起来。

  陶花冷冷看着他,并不回答。

  黑衣人续道:“我们只是想问问,你从契丹一路带来的那个小孩儿,现在何处?”

  陶花却被这一言问出了气恼,“他已经死了!天网恢恢,总有一天要你们偿命!”

  黑衣人还想再问,罗焰却已不容他多话,自树杈上一跃落下,正落在白马上陶花身后,他一扯缰绳,白马便在众人注目中登蹄远去。

  陶花见他坐在自己身后,觉得有些唐突,又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就不便推他下去,只是身子朝前倾了些,不欲与他接触。罗焰察觉到,一笑跳下马来,在前头牵着“飞雪踏”奔跑。陶花看他身形极其迅速,竟然不落后于马匹,不由赞叹一句:“你真厉害。”

  罗焰仰头,“你不是契丹人么?怎么会说汉话?”

  陶花摇摇头,“我不是契丹人,只是在那里住过。”说着勒停马缰,“多谢罗大哥救命之恩,来日定当报答,只是,你……你能让我走吗?”

  罗焰也停下来,“你要去哪里?”

  “我想离开这里,我……我可没打算做你的……什么夫人。”陶花脸红低头,声音变得细小。

  罗焰大笑起来,半响才停住,“真是个小姑娘。我可不敢动你的心,你就是想跟着我,我还不敢要你这累赘呢,连赤龙会那几个人都对付不了,恐怕我这后半生会三天两头被人要挟。”

  陶花本来对他存有疑忌,怕他对自己别有用心,刚才见他跳下马时,疑忌已经去了一半,这时听见他如此说,顿时完全放了心,也跳下马来与他并肩而行。

  罗焰指指背后,“你要是想走我管不着,只是这些人未必这么容易就退。你还是小心些,先跟我上山避几天吧。”

  陶花跟罗焰上了落霞山。这里是罗焰几个结义兄弟避居的地方,他们厌烦了武林争锋,躲在这里寻个清静。近些年周朝天下不治,常有附近的黎民百姓投奔他们而来,也有平时路见不平救回来的民众。这样下来,山上也就聚集了数百人,日常在山上耕种,自给自足,也跟他们兄弟几人学习武艺防身,奉他们为首领。

  大哥二哥都是武林中盛名人物,平时各处云游,不在山上,只有罗焰与何四在。何四见过陶花后上下打量半天,对她殷殷嘱托,“你记住了,晚上一定把门关好,我三哥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罗焰冷笑道:“我可告诉你,这位陶姑娘的箭法我见识过,就是在武林当中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你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陶花刚刚既见识过了罗焰不羁的调笑风格,也就不以为忤,笑看他们二人唇枪舌剑。两人笑着闹着就动起手来,罗焰身手如鬼魅般,双手推了几下就按住了何四的胳膊。陶花只觉这几推之中深有玄机,问道:“罗大哥这是什么功夫?”

  何四被按着仍勉强抬头,“这么有名的‘推云手’你都不知道?这‘推云手’博大精深,在敌人跟前未必有用,对付自家兄弟最为有效。哎哟……你看,我说对了吧。”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