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乘醉听箫鼓 楚楚 望海潮

时间:2012-06-28 10:4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柳永 《望海潮》

  悠然空灵的尘世,隐隐有梦,朦胧里,我仿若看到他,撑着一伞薄薄的诗意,从江南绵绵的烟雨里走来,薄纱胜雪、素雅清颜,飘逸的发丝抚过俊朗的脸庞,落至眉间,漫溢开无穷魅力。

  望他,手执淡淡的流香,轻卷帘曼,和着潺潺的琴音,我将千年期待的梦儿轻轻揉碎,瞬间氤氲成青山绿水间古色古香的娉婷,洒进淋漓的烟雨中,静静守候一帘尘梦的心事。

  青石板的足音,扣响静谧的小巷,抖落一身的烟尘,我微笑着伸出手去,透过如诗如梦的烟雨,牵起他温情的手,迎着他的若水明眸,看他的笑靥如花,然后,与他一同手执竹笛,步入这水乡的梦呓,铺一路盈满清香的落红,任那缕缕笛音,风飘万点,轻扬在江南的山水间,醉了秦汉的风韵,醉了唐宋的淋漓。

  回眸,暗揣。尘世的他,如何能有这般动人心弦的精致典雅,如远水近湄中不惹纤尘的莲,在记忆里辗转芬芳,美得脱俗,美得隽永?

  转身,轻捧如水的缘分,打开诚挚的心湄,那些在年轮里沉淀的光阴,终是注定的如丝般轻软缠绵,几世轮回的思念,在四季花开花落中流泻,他的婉约,历经千年,在我眼底,仍是渲染了一脉诗心画册的柔情蜜意。

  走在寂寂的路上,怀想千年之前的绝世遗唱,黄昏时分,寂寞的我,只任心情游离在渺渺烟雨里。漫步花间小径,看花丛里那一地犹带水珠的落红,抚摸花叶间那湿润细腻的纹理,一种浸润到心底的清凉顿时顺着指尖向着全身蔓延。叹息里,那烟雨,突地变得有些放肆,恣意扑在脸颊上,甚至有些调皮地钻进眼里、脖颈里,和凌乱的发间,伸出手去,想接住这半点温凉,却又倏忽不见,只如烟如雾,缠绕你的指间,于是,许多前尘往事,都在指尖复苏,萌动,开花。

  欲嗔怨,却又舍不得它那轻盈的空灵,尽管湿了发,却也温润了心情,更淋出了杏花烟雨的感觉。再回首,那曲带着浓浓江南气息的流行歌曲《青花瓷》便在耳畔轻轻荡漾开来。歌是周杰伦的歌,词是方文山的词,好久不听,而今在这江南烟雨里,竟又摇曳出一种出尘之感,只觉得整颗心都变得无比轻盈起来。

  这样的烟雨,湿润、细腻,精致里透出几分顽皮的韵味,让人爱不释手;这样的烟雨,容易让人想起那素胚描绘的青花瓷,清逸、淡烟。“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那古典的旋律不由得使我陷得更深,深深沉浸在这意境里,任杂乱的心绪肆无忌惮地散落在这无边的烟雨里。抬眼处,冉冉檀香透过街窗,泼墨渲染的印象,于雨里,袅袅散去,那传世的美丽,依旧搁浅在素胚蓝花瓷瓶底,是一世的眷念,却叹咏成千古的记忆。回眸,远山如黛,心中不禁暗揣,那定然是某个才情风流的雅士精心渲染的佳作,宛若一张干净宣纸上安静的素描,时时刻刻吸引着人片刻的怀旧,让人伫立雨中终是舍不得离去。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谁?我的烟雨江南又会是谁?莫非就是那,于弱冠之年来到杭州城,来到西子湖畔写出流香四溢之《望海潮》词的柳三变?是啊,就是他。柳三变,你可知,流光易散,前世今生,我愿穿过浮华的粉尘,在隔世离空的梦境里寻你,朝朝暮暮,不尽缠绵?柳三变,你可知,我愿弃了那一路无端的繁华锦瑟,在苍茫天地间与你纵酒欢歌?柳三变,你可知,我愿漫步在烟雨中,与你一同感受明月楼唐风宋韵的相思,共缅断桥边被沉淀千年的旧梦传说?因为,我是那只蝶,尽管飞不过沧海,却依然尾随了你千年的蝶,纵然,世事的风雨饮尽所有离恨的悲歌,我只愿,与你,我的烟雨蓝颜,绾结那阡陌红尘的一世情愫。

  你是我眷念的诗行,而她却是你笔下丁香般婉约凝愁的女子。那年岁,青天破色、芭蕉骤雨,江南小巷,青花入笔,有美临水梳妆、低眉抚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却换得你水墨丹青、诗情画意,纵是回眸一笑、柔情百转,便又为这世间添了一段缠绵悱恻。

  她叫楚楚,是杭州城色艺双绝的名妓。二十岁的你,经不住一帮文人才士的蛊惑,愣是没能把持住自己,毅然决然地沉入了她的温柔乡中。为她,你把去扬州投奔父亲柳宜的事抛诸脑后,更把进京赶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世间有美如斯,但临湖听青瓷悠悠,听歌声柔柔,听她唱尽绵绵相思情,纵是终身未能金榜题名,又能如何?

  一帘青花烟雨,卷相思;一幅轻笔柔肠,画红尘。抬头,窗外一树一树梨花开,新燕在梁间呢喃;低头,一抹浅笑漾在丽人唇间,她十指纤纤,奏响一曲《长相思》。空气里浸透着树叶的清香,鸟儿在枝桠间自由飞翔,但见江中千帆侧过,丝绸般缓缓的流水间,一叶叶扁舟游过汉赋唐诗,他眼里远去的,只是点点水墨痕迹。道旁花木扶疏、树影婆娑,百花的气息幽远清淡,恍若隔世。许谁?在春的怀抱里轻唱流年?他终是醉在了她的温柔缱绻里,再也记不起自己是谁,再也想不起家中伴他三载的云衣,那时那刻,他眼里只有他的楚楚,心里只有他的楚楚,他只想拥着她永远守着眼前这份静好,只愿日日执笔,将她的美丽细细记下,记在他相思绵密的掌心,让时间刹那间定格在那爱的一瞬。

  时间,很快从春天变为夏天,又从夏天变作秋天。拥着楚楚柔弱无骨的身躯,遥望窗外八月的天空,只见深邃高远的蓝天水洗般明净,清透澄澈,大朵大朵的流云,透过雪色阳光,或聚或散,各种形状交互揉捏、交互渗透,千变万化,层层叠叠铺染得宛如一个素色琉璃的轻梦,在天际静静舒卷。而那一抹湛蓝,却又是谁端砚泼墨时溅落的一笔淡彩,便这样就将整个八月晕染得如此温婉而浪漫?

  那道沁蓝的剪影,就着一溪山月,握一指从容,临风而立。以一份如水的淡定和潇洒,在纤尘紫陌投下颀长俊朗的风姿,投下温润如玉的平静和微笑,而后用一抹蓝色的笔调,划过八月的天空,伴着他,伴着她,作伴今生,为秋日的繁茂和葱茏,勾勒出丰盈馨绿的风情,为躁动喧嚣的念念风尘,带来一份清幽微凉的心情。

  不经意的一个回眸,那道蓝色便如心灵深处某个深谙的情景,踩着袅袅的琴音,从曦月托起的轻涛中走来,从流星炫目的光影中走来,从烟花璀璨的彼岸走来。从此,将一份深深的露水情缘,以一指秋花的热烈和流丽,在他和她的心头开成微语心澜。从此,一份相知相惜的情谊,穿越万丈红尘,在蓝色的天幕下,流转成指尖彼此传递的温暖。

  然,楚楚终不是那种没有见识的女子。她深知,大丈夫当以功名为重,为此,她苦口婆心地劝他,及早前往京城,为来年的科试做准备。美人的话自然比不了母亲的絮叨,只是轻轻一个回眸、短短一句暖语,他便放下儿女情长,开始为来年的科试做最后的冲刺了。其时,与柳家素有交往的命官孙何正在杭州太守任上,柳三变听从楚楚之言,有心与孙何接触,却又苦于白衣之身,无从接近门禁森严的孙府,却落得终日愁眉苦脸、长吁短叹。楚楚了解前因后果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说:“这有何难?过几日就是中秋,孙大人已经拿了名贴来要请我到府上歌舞助兴,到时奴家唱一曲官人做的新词,待孙大人问起时,只说柳七所作不就完了?”

  还是楚楚聪明伶俐,困惑了柳三变几天的难题,一经楚楚排解,便马上理出了头绪,于是,一阕流芳千载、名扬海内外的《望海潮》词便穿越红尘,在他和她的心头芳华流转,带着那份蓝色的心情,从此嫣然于世。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柳永 《望海潮》

  《望海潮》词调始见于《乐章集》,为柳永所创的新声。这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蘼丽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繁荣壮丽的景象,可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起首三句,入手擒题,以博大的气势笼罩全篇。首先点出杭州位置的重要、历史的悠久,揭示出所咏主题 。三吴,旧指吴兴、吴郡、会稽;钱塘,即杭州。此处称“三吴都会”,极言其为东南一带、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字字铿锵有力。其中“形胜”、“繁华”四字,为点睛之笔。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远望去,垂柳含烟、虹桥似画,风帘摇曳、翠幕如纱,真个是画中才有的好景致啊!这一处人烟阜盛,各式建筑鳞次栉比、檐牙错落,微风过处,千门万户帘幕轻摆,显得怡然安详,好一个人间天堂!也只有这样富有灵气的都会才配得上楚楚那样的蛾眉女子。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钱塘江边,高耸入云的古树围绕着沙堤,汹涌的江涛仿佛发了怒般奔腾而来,激起如霜如雪的白色浪花,而那壮阔的钱塘江更像一道天然的壕沟阻挡着北方敌人的进犯。一个“绕”字,尽显古树成行、长堤迤逦之态;一个“卷”字,又状狂涛汹涌、波浪滔滔之势。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穿过钱塘江,他又拥着楚楚信步来到街市上。放眼望去,珠玉宝石遍陈于市,家家户户绫罗盈柜,男男女女的衣饰更是鲜丽豪华、竞相斗艳。只“列”、“盈”、“竞”三个字,便把杭州城的繁荣昌盛、富庶奢华落到了实处。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最是妩媚楚楚女,最是风情还要数那碧波万顷的西子湖。西湖,自古以来便是杭州城最为耀眼绚目的一张名片,来杭州不到西湖,等于没来过一般。

  重湖,是指西湖中的白堤将湖面分割成的里湖和外湖;叠山,是指灵隐山、南屏山、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在柳三变眼里,西湖的湖山之美,只能用“清嘉”二字概括。而那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更是牵出了诸多意象,湖、山、秋月、桂花、荷花纷纷奔赴而来,令人心旷神怡、遐想万千。

  传说中,西湖的灵隐寺和天竺寺,每到中秋,常常有带露的桂子从天飘落,馨香异常,那是从月宫桂树上飘落下来的,是寂寞的嫦娥赠与人间有心人的,因此唐朝诗人宋之问曾在《灵隐寺》诗中写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而诗魔白居易《忆江南》中亦有“山寺月中寻桂子”的绮丽词句。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美丽的传说给秀丽的西湖增添了神秘空灵的色彩,而那昼夜不停的笛声歌韵,更是无时不刻不在晴空下飘扬,不在月夜下荡漾。回首,湖边钓鱼的老翁怡然自得,湖中采莲的孩童喧闹嬉戏,身边浅吟清唱的楚楚更是娇俏妩媚,“嬉嬉”二字,便将所有人欢乐的神态,作了栩栩如生的描绘,生动铺叙出一幅国泰民安的游乐图卷。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成群的骑兵簇拥着高高的牙旗,抬着长官缓缓而来,一起乘醉听吹箫、击鼓,吟唱烟霞风光,一派暄赫声势。这自然是对杭州太守孙何出府游乐时仪仗之盛的描绘。短短十四个字,笔致洒落、音调雄浑,千载之后,都能令人在岁月的光影里窥视到一位威武而风流的地方长官饮酒赏乐、啸傲于山水之间的怡然之情。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凤池,即凤凰池,本是皇帝禁苑中的池沼,魏晋时中书省地近宫禁,因以为名;“好景”二字,将如上所写和不及写的,尽数包拢,意谓当达官贵人们被召还之日,合将杭州好景画成图本,献与朝廷,夸示于同僚,谓世间真存如此一人间仙境。

  达官自然是指孙何,这二句不仅表达了孙何的不思离去,亦烘托出西湖之美。 这阕新词很快便在中秋月明之夜,通过楚楚流香四溢的歌声传遍太守府的每一个角落,当孙何问起此词为何人所作之时,楚楚自是温温婉婉地对答为柳七所作。柳七?柳七者何人也?回大人,柳七名三变,字景庄,是国子博士柳宜之三子,因在族兄中排行第七,故又号为柳七。

  柳七?柳三变?柳景庄?殿中省臣柳宜?他有个叔叔是叫柳宏的吧?真宗咸平元年,孙何之弟孙仅与构宏同榜登进士第,从此,孙柳两家遂有交往,他孙大人又怎能不知故交好友的这个才名著绝的幼子呢?原来是他!这阕《望海潮》真是写得荡气回肠、声调激越!好!好!来人哪,快把柳三变柳大才子给我请进府来!

  就这样,年届弱冠的才子柳三变很快便成了杭州太守孙何的座上宾,可任谁也没料到的是,此词一出,不仅广为时人传诵,令其名噪一时,更引出一段百年后的公案。据南宋文人罗大经《鹤林玉露》载:“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隔年便以六十万大军南下攻打南宋皇朝。

  无论传说是真是假,柳三变的这阕《望海潮》都足以让所有未曾到过杭州的人对江南繁华形胜艳羡不已。清风,携着我逾越千年的轨迹回归现实,耳畔,那曲《青花瓷》逐渐呢哝朦胧起来,一如江南三月的桃花烟雨,一如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西湖胜景。只是,千年前,那个叫楚楚的女子,她为他蝶翼般盈然而舞的情愫,自彼岸的浪尖上翩跹而来,是否飘然若语、滨落凡尘?还有,那一掬蕉叶淡然的月下琴音、如兰秋韵,可曾轻曳素颜,将那一段朦胧的江南烟雨,永久勾勒在清幽素雅的陶瓷上,直至挥之不去?

  再回首,如雪的阳光,穿透蓝色天幕,淡失在水墨的丹青中,却在千年后的今天,把那份爱还寄予青花瓷上。放眼远望,有伊人如嫣,鸟语花香里与他携手一段蔷薇之恋,回眸,却又是一阕《望海潮》。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