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六章 我的灵魂从未品尝过如此甜蜜的幸福

时间:2011-12-16 15:1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的爱主之心与日俱增。我按妈妈在世时教我的方法去爱他,将他的恩典视为最宝贵的恩赐。但我要向你坦白,在5月的夜晚,我曾犯下过失,得罪了他。我始终铭记着这件事,后来也补赎过那件过失,并养成了谦顺的品格。当时,我年纪太小,不能到教堂参加教友们的敬拜圣母月,于是和维克多丽待在家中。我和她摆上小烛台、花瓶和点蜡烛用的火柴,来庆祝我筹办的小小的五月庆典。庆典居然弄得像有其事。期间,她偶尔也送给我两个小蜡烛头,以便逗我开心。某个傍晚,我们正准备祈祷时,我说:“维克多丽,我就要点蜡烛了。你记住以‘你们要这样祷告’开头的经文了吗?”她装出准备念诵的样子,却只瞅着我笑。眼看着心爱的火柴已经烧尽了半截,而我尽管催她祈祷,她却还是老样子,我就大声责备她,说她是个淘气鬼,并且踢了她一下——平日那样温良的我居然会使劲踢她!可怜的维克多丽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她将蜡烛递给我时,眼神中满含着惊惧。顷刻之间,我的愤怒之泪就化成了悔恨之泪。 

  此外,我和维克多丽还闹过一次别扭,但不同的是,这次却并没有真正悔过,相反,我很冷漠镇定。事情是这样的:我要去拿厨房壁炉上的墨水瓶,但我还太小,够不着墨水瓶,我就央求维克多丽帮我拿下来。她不肯做,要我自己爬到椅子上去拿。我二话没说,拉来椅子自己取了下来。但我觉着她不够友好,为了发泄我此刻的不满,我就竭力搜寻我知道的最恼人的字眼。我想起来,每逢我惹她生气时,她总说我是个“小家伙”,我听后会十分难受。于是,当我从椅子上跳下来时,我就神气地转过脸来,骂道:“维克多丽,你这个小家伙。”骂完我就赶紧跑开,躲起来了,留下她独自回味着这句话。谁知事情发展很快,不久我就听到她喊:“玛利小姐,小德兰骂我是小家伙!”玛利赶过来,要我去赔罪。我照办了,但并没有真正的悔意。我暗想,既然维克多丽不肯伸手帮我,我当然可以这样叫她。 

  尽管我和她经常闹别扭,我们还是十分要好。有一天,她提着一桶水走过,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望着她,并摇晃着身体。忽然,椅子倒了,我没有摔到地上,却摔到桶中。我弯着腰,脚趾触着脑袋,就那样蜷缩在桶中,真像蛋壳中的小鸡。可怜的维克多丽站在那里,望着她从未见过的场景,手足无措。我当时在桶中拼命挣扎,却枉费力气,因为水桶将我箍得紧紧的,我根本无法动弹。她大费周折,才将我从危险中解救出来。但我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水浸透,活像泡在汤中的面包。还有一次,我跌到火炉中,幸好火炉没有生火,维克多丽将我抱起来,掸掉了身上的灰土。这些事都发生在星期三,当时,你和玛利都去参加唱诗班,无人照管我们,所以,这些可笑的惊险事儿才会不断出现。 

  还有个星期三,杜塞里神父前来探问教区中的教友。维克多丽对他说,家里只有小德兰在。他就径直到厨房来找我,还看我做功课。你可以想象,我有多么高兴,因为我居然能以主人身份来款待我的告解 神父!不久前,我才向他做过首次告解呢。回想起我的首次告解是令人愉快的。亲爱的姆姆,你对我说,告解不是向人告罪,而是真切地向天主告罪。我深信你的话,并怀着这种心情办告解。我也曾问你:“如果我是向天主告罪,那我还应该向神父说我在全心全意爱天主吗?”等到我明白如何办告解时,我就来到神父那儿。然而,我还太小,脑袋都触不到大人放手臂的木板,所以,当神父打开小格子窗时,他竟然看不到人影!于是,他要我站起来,我就站起身来,像大孩子那样开始办告解。我多么虔诚地接受了他的祝福呀!同时,神父告诫我要对圣母心存虔敬,我很欢喜地应承下来,决心要比以前更加爱她。我走出告解室时,心中充满喜悦和活力,同时又感到轻快无比。我的灵魂从未品尝过如此甜蜜的幸福! 

  此后,我在每个瞻礼节前都要去办告解。我觉得,这样假日才真像个假日呢!我如此喜欢假日,因为这些重要的宗教节日都充满了美好的回忆。亲爱的姆姆,你将这些节日的含义讲解得那么美妙,让我觉得真的在天堂中度过的呢。我最喜欢基督圣体游行,那天,我能带着花儿,跟随在圣体后面。我并不向路边抛散花朵,而是将花儿尽力若狂! 

  当然,很久才能遇上这样重大的节日,但每个礼拜,我都怀着虔敬热切之心来度过主日,因为这天是天主自己休息的日子。我在这天起床通常都很迟,宝琳宠着我,经常将巧克力糖拿到我床上让我吃。接着她就为我穿衣,把我打扮成小公主。然后,玛利走进来为我梳头。当她将头发扯得太紧时,我就会对她发脾气。我走下楼后,将手放在爸爸手中,并接受他充满爱意的亲吻。随后,我们就去望弥撒。 

  在去教堂的路上,甚至在走进教堂时,爸爸始终都让小公主拉着他的手,我的座位也紧挨着他。听布道时,我们因为离得太远听不清楚,只好走到更靠前的地方,再找两个相邻的座位。望弥撒的教友们看到这位气度高雅的老人带着小女儿,都很感动,纷纷站起来让座。我也屡屡看到舅舅坐在教堂执事人员的席位上,脸上焕发着欢乐的光芒。但人们对我的注意并不能扰乱我的精神,我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神父讲的道理,但总是很专注地听着。我还记得,我首次完全听懂并大受感动的布道词,是杜塞里神父讲的苦难。此后,我再听其他讲道都觉得很容易了。当神父说到圣女大德兰时,爸爸就侧过头来向我耳语:“用心听吧,小公主,在讲你的守护圣徒呢。”我专注地听着,眼睛却更多地望着爸爸。他的面容显得多么神圣呀!泪水在他眼中打转,他却努力克制着自己……他似乎已经不再属于尘世,灵魂已在永恒的真理中寻求到归宿。然而,事实上,他还必须走过漫长的岁月,然后,天堂的曙光才能照耀着那满怀期待的双目。那时,天主将拭去他眼角的泪水,酬报他的忠直和虔敬。 

  我要停下笔来谈谈我们的主日。就如所有欢欣的日子,主日这天过得格外快,难免令人略感惋惜和惆怅。我记得,直到晚祷之时,我整天的生活都充溢着欢乐。晚祷时,我会怅然若失:主日就要过去,我又得回到日常的生活,做事、上课。我心中生起被流放之感,渴望在天堂永享安歇,在真正的家乡欢度无尽的良辰。甚至在回到百香来之前,我在散步时就满怀着伤感,因为家人和亲友即将分手。为了使舅舅开心,爸爸就让玛利和宝琳在舅舅家共度主日。我也想和姐妹们一起,留在舅舅家中,这比我独自去他家好得多。当我独自去舅舅家时,我就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使我很不习惯。我只愿意静静地听舅舅讲话,不愿被问这问那。我最怕他将我抱在膝头,用很可怕的调子唱“蓝胡子”歌谣。 

  当爸爸来接我们回家时,我分外高兴。回家的路上,我望着静静闪耀的群星,不觉思绪悠远。最令我欣喜的是,有群星星排成T字形,如金珠般闪耀。我常将它指给爸爸看,说,我的名字已经写在天上了。我暗下决心,不再注目这浊世中的丑恶与肮脏,也不再看脚下的道路。当我这样想时,我就仰起头来,要爸爸拉着我的手走路——我要永远凝望着群星璀璨的夜空。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