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四章 温馨的童年

时间:2011-12-16 15: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主日那天,我因年纪太小不能去教堂,妈妈留下来照顾我。我很乖,在弥撒期间,只悄悄踮起脚走路。门打开后,我立刻就向迎面走来的小姐姐扑去。她在主日穿着最漂亮的衣裳,看起来无比美丽。我喊道:“瑟琳,快,快,给我祝圣过的面饼!”有时,她因为去教堂太迟,什么都没有带回来,这时我绝不肯罢休。我将祝圣的面饼看得和弥撒同样重要。遇到她空手而返时,我就说:“既然没有面饼,你就高高兴兴地来祝圣吧。”话刚落音,她立即行动起来,打开橱柜,切下小块面包,说:“万福马利亚。”然后,她将面包递给我。我们两人都画过十字,很虔敬地吞下去,觉得那真是耶稣的身体。 

  我们经常谈论宗教,妈妈在信中这样写道:“瑟琳和德兰是两个善良的小天使,真正具有天使般的性格。玛利那样喜欢德兰,并且为她感到自豪。你简直想象不到,她虽然年龄如此幼小,却对圣餐的教义信仰得多么虔诚,回答问题时又是多么敏捷!她还提醒年龄比她大的瑟琳记住那些道理。前天,瑟琳问她:‘天主怎么能在小小的面饼里呢?’德兰就说:‘这毫不奇怪,天主是全能的。’‘全能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任何事都能做到。’” 

  有一天,莱奥尼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玩玩偶了,就提着一篮子小衣服和其他漂亮的零碎玩具,来到我们跟前。篮子上面摆着她自己的玩偶。她说:“妹妹,你们喜欢什么就挑吧,这些都给你们。”瑟琳伸出手,拿了她喜欢的锦缎小球。我想了片刻,伸出手说:“我全都要。”接着,就毫不客气地接过整个篮子。许多人都说小妹妹这样做情有可原,瑟琳也从没想过要表示抗议。 

  这或许是我很孩子气的年龄,也是我成长的关键时刻。年纪稍大点时,我开始明白什么是完美的圣德。我觉得,除非我们准备忍受极大的痛苦,永远向往超越我们之上的事物,并且浑然忘我,我们才能超凡入圣。每个人灵修的程度深浅不同,但或多或少都能回应天主的呼召。当我们需要作出牺牲和献祭之时,他让我们拥有选择的自由。在我的孩提时代,我曾大声呼喊:“主啊,我要全然委身于你,我并不惧怕为你而受苦,只怕我会完全偏行己意。主啊,请垂听我的祈祷,让我完全顺服你的旨意。” 

  写到此处,我要稍作停顿;我现在讲的,还不是我成熟时的心志,而仅仅是四岁时的幼稚之举。我记得那时曾经做过一个梦,这个梦至今仍然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之中。我梦见某晚独自到园中散步,当我走到园门的石阶时,我感到很害怕,于是不敢向前。我身旁有一条隧道,柠檬树的枝丫掩映成了藩篱。我看见上面有两个恐怖的小鬼,正以惊人的速度跳动着,他们的脚上居然都穿着铁片!忽然,他们闪光的眼睛看到了我。他们显然很害怕我,超过我对他们的害怕。于是他们立刻从枝丫上跃下,躲到就近的洗衣室中。我见他们那样惊恐,就忍不住鼓足勇气,想去探个究竟。我走到洗衣室的窗边,那可怜的小鬼们正惊惶地逃到桌边,藏起身来。他们有时悄悄溜到窗边,想知道我是否仍在那里。当他们看见我依然紧盯着他们之时,就慌不择路地来回跑动起来。当然,这个梦并没有奇特之处,但我想,天主让我对这个梦铭记不忘,自有很特殊的缘由。他要我看到,领受过圣恩的灵魂,不必惧怕罪恶的精灵。这些精灵胆小而怯懦,当小孩子的目光扫过他们之时,他们就会惊惶而逃。 

  妈妈的信中还有一段话(可怜的妈妈,她已经预感到自己来日无多):“我并不担心这两个小人儿。她们品行良好,心智出类拔萃,日后定能贤淑端庄。你和玛利在教育她们时,不会感到任何困难。瑟琳从来没有故意犯下过错,囡囡亦然。即使能赚得整个世界,囡囡也不肯撒谎。我看出她比你们禀赋更加特殊。昨天,瑟琳、露易丝和她在杂货店中时,她和瑟琳起劲地谈论着生活规范。柜台后的那个太太忍不住问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她们在花园散步时,也只说着生活规范,高其隆太太倚在窗边听了好久,始终没明白她们对生活规范的看法。’这个惹人怜爱的小囡囡,她是我们大家的喜乐。她将成为很好的女子,你很快就能看到这棵嫩苗发芽成长,长得比其他树木都高。她总是说到全能的天主,绝不肯为任何事耽误祈祷。我真希望你曾经听她讲过儿童故事,我从未见过比这更开心的事情。她能够挑出最合适的字眼,用最恰当的语气来说。当她再三重复说‘亲爱的金发小乖乖,你是不是在寻找天主呀’,真是可爱极了!当她说到‘到那样深那样蓝的天上去’时,她仰起头,神情宛如天使,那个模样多么惹人怜爱呀!我们大家忍不住总爱逗她那么说。” 

  姆姆,那是多么愉快的童年呀,我已经品尝到人生的甘美,同时,也神往于美好的圣德。我想,我当时已和现在无异,很有自制的能力。然而,灿烂的童年却如此匆匆易逝!但那些温馨的回忆仍深深铭刻在我心中,而我印象最深的是跟爸爸到园中散步的快乐情景。而主日的时候,妈妈也会陪我们散步,那时我更觉欢乐无比。我此刻依然记得,当我看到水稻上缀着白穗,或者看到野生植物之时,就会油然生起无限的遐想。那遥望无际的辽阔田野,以及垂柯拂地的巨树浓荫,都令我极其愉悦。即便是现在,我的心头依然常常浮现出那种明丽的景象。 

  散步途中,我们会遇到些穷人,能够做个施主是小德兰最高兴的事情。当爸爸担心小公主走的路太多,想带她回家时,她会觉得十分扫兴。碰到这种时候,瑟琳就会安慰我,将提着的小篮中装满雏菊,回家后送给我。但即便是这篮子花儿,最亲爱的妈妈也觉得她的小女孩拥有得太多,会拿出大半花儿,供在圣母像前。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每逢我的东西被人拿去,或者我无辜受责之时,我绝不为自己辩解,只始终保持着沉默不语。这原是我天性中的宽厚之处,但可惜的是,这份宽厚的天性很快就消失了。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