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取城

时间:2012-11-01 03:2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取城

  梨花在空中滑了一下,旅人看见了取城。这是一座令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城堡,像鸟一样。

  取城人每隔十年就烧掉自己住的小屋,把书本、记忆、恩仇、诅咒、衣服等全部掷入火焰中,只保留少许食物与清水——然后大家像初生婴儿一样干干净净,重新狩猎、栽种、恋爱与学习。这种奇异的风俗比童话还童话。为找到它,旅人耗尽半生。当他从一个清秀少年,变成一个皮肤皲裂的老头,开始相信取城只是一个用糖果纸包裹着的谎言时,它出现了,在黎明前最冷的时刻。

  一朵梨花擦过窗户,屋外蓦然飘落巨大的雪一样的光点。是寒食梨花时节,树如银色浮云。这是一个不真实的虚幻国度,犹如粉笔画的。旅人伸出脚,吓了一跳。路在爬高,慢慢地,像是被轻轻抖动着的黑色毛皮。视野里杳无人迹,世界像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一样新鲜。

  狗在叫,一声长二声短。

  旅人朝着犬吠中夹杂的人耳几不能辨的那几声嘤咛行去。

  是脸庞潮红的少女,侧卧在床,在为自己不能克制的自渎行为而抽泣。

  她身体里透出的光线照亮了我的眼睛。旅人看见少女颈上细微的绒毛——光线在那里发生弯曲,弯得像弓。旅人悄无声息地从窗台上跳进去,像胆大妄为的贼。

  旅人的动作慢了下来,这并非是他的意愿。他耳朵里满是少女“啊”的轻叫——这是个有魔法的声音,有重复的元音,通常是用在一段咒语的最后面。潮湿的咸味朝他扑来,如同某种真实的海洋生物的四肢。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搭于弓弦,弓弦在被一点点拉满,准确地说,他像是他胯下骑着的那头“独角兽”,但这个逐渐膨胀的过程却是那样缓慢,慢得大脑一片空白,最后陷于一片完全静止的寂静中。

  旅人终于听见一个颤音,“你是谁?”

  “我是我 。”

  她的身体在轻轻战栗,他俯身把这些战栗一一收入口中。

  梨花飘落在被阴影遮盖的少女脊背上,是那样白。黎明来了,是一条热带鱼,在墙壁上摆动快乐的尾鳍。树木的侧影、甲壳虫、晨曦、沾着露水的草缓缓流动。旅人等了十分钟,那是他生命中最漫长的十分钟。十分钟后,旅人在水面看见自己的脸庞—— 一张不属于人类的脸庞;他也看见了自己的手掌,上面已经没有了掌纹。

  世界在一个平面上旋转,犹如摇晃着的山陵。

  林木森森,旅人拾阶而上。路两边是房子,各种各样的房子,有的房子甚至通体由玻璃、银、玛瑙、黄金、玫瑰、真珠、砗磲所结构。但当他经过它们时,它们消失了,像酒挥发在空气中,空气中弥漫着酒的清香。气味是真实的。旅人抽动鼻翼说,“为什么?”

  还是那个声音,但不再颤抖,“那些房子,只是早已不存在的过去。是天使、妻子、情人、贞女、荡妇、母亲……或者说,是一个女性由生物学到美学的整个过程。美最后也得被遗忘。这是一种必须,必须倒掉清空,取城才能存在,并且一直存在下去。”

  一条大蟒从他的脚边游过,足有二十米长,身上落满蝴蝶。还有一头羊与一只蓝色的老虎在嬉闹,神态亲昵。老虎的身上是一种他所从未见过的花纹,但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自己理解了它们的意思。一种难以准确表述的情感攫住他,像鹰的爪。旅人觉得自己被带到高空,然后飘落。等到他再睁开眼,却见梨花在空中滑了一下。

  窗户后面,少女的脸庞在逐渐隐没。羽翼一样的光不断从树上落下。栖于树枝上的鸟用喙在这光中啄起了几根弦,声音是那样妙不可言,如《致爱丽丝》。

  风撒下呛人的尘土,覆盖着他的眼耳鼻舌,断了他的六根六识。

  旅人心满意足地放平身子。“我”或许欺骗了自己,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