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昔城

时间:2012-11-01 03:2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昔城

  往北边走,走到北的尽头,即可见昔城。

  昔城在一块占地十余平方公里的岩石上,高耸入云,仿佛是巨大的城堡、摩天大厦、远古神祇遗弃的长戈。这值得拥有一个短暂而热烈的赞美,但在绚丽多姿的人类史上,此种程度的建筑文明比比皆是(它们早已被遗忘)。

  昔城人聚集于城中,繁衍后代,有欢乐幸福 ,也有痛苦悲伤;有现世安稳,也有命运传奇。他们有一双不可思议的巧手,能造出世所罕见的珍奇,比如青玉杯,若斟满酒,在月光下便能看见霓裳女子于杯中翩翩而舞。他们造的自鸣钟能唱歌,歌声根据主人的心情改变,能薄如蝉翼,能幽奇,能险峻,能雄浑浩荡。

  每个来到昔城的旅人都堕入一个没有理由醒来的美梦中,为这些物品所诱惑。但要了解昔城人是困难的,虽然他们有着同样的脸庞,同样需要为每日三餐发愁,同样有富人与穷人,同样有为了能多赚一分钱而呕心沥血的商人、学者、治安官、农夫。

  每年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天,昔城有一个奇异的节日,叫“阿波罗”。所有的昔城人穿起艳丽的盛装,依次来到昔城的最顶端。这是神庙所在。神庙前面为方形广场,广场上搭有一座三丈高的松木圆台,东西南北各扎有青柏的楼梯——任何一个年满十八岁的昔城人都有权来到台上。

  当祭师吹起苍凉的犀牛号角,通常是昔城中当年被公认为最富裕的人第一个走上木台。他朝四面八方鞠躬,吩咐仆人抬上早已准备好的竹筐,把里面满满的黄金一一抛向台下。台下的昔城人并没有争抢拥挤,他们站着,随着巫师的手势,齐声念出语词幽奥的咒语,任耀眼的财富滚落眼前,就仿佛这些黄金不过是石砾与土。

  这种惊人的慷慨要以全部身家为代价,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以及他曾拥有的从世界各地购买来的众美姬都将被出售,换成黄金这种唯一的形式。但,抛撒财富的人是有福的,当他抛出最后一颗金锭,他即拥有了无上的荣耀与“难以形容的狂喜”。然后,当他走下台,他将成为贫民,最彻底的、一无所有的贫民。地上的财富也与他没有了关系,他与其他昔城人一起弯腰拾起它们,放至木台前一个青铜大鼎内。鼎盖合上,它们将被熔化,铸成脸部扁平的太阳神的形象,被祭拜。

  号角声继续响起,整个昔城被一种节奏所激动。又有几个装满金银、玉器、丝锦、珠宝等的竹筐被抬上木台。竹筐的主人跪在绘有鸟兽图案的木台中央向上苍祷告完,起身开始骄傲地呼喊着自己当年所最怨恨的人的名字。被喊到名字的人有过瞬间惊愕,不得不满脸屈辱地走上木台,他要当着所有昔城人的面对财富的原主人说,“谢谢您的慷慨。”他将面临数个选择,一是马上拿出更多的财富,连同竹筐内的所有,回赠过去,如果不能更多,哪怕只多出一块指甲大小的黄金,他就必须接受这份要让他一辈子也要感到羞愧的馈赠;二是接受这笔财富,并努力经营成为昔城未来的公认最富有的人;三是当场自杀,洗刷耻辱。

  财富与占用无关、与积累无关、与吝啬无关。这是为什么?或许应该这样说,崇拜太阳神的昔城人认为“太阳是财富的起源,它照耀大地,使万物成长,不求任何回报”,所以他们通过对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财富赠与,赞美神,抑或体验到内心的神圣?旅人们接头接耳。他们的疑惑没有得到身影逐渐消融在阳光中的昔城人的回答。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