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章

时间:2012-06-04 09:1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王超失魂落魄地呆坐在小船上,仰望着天空的繁星,远山黝黑连绵,宛如巨兽匍匐,而另一面的城区却是灯火阑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清凉的湖风让王超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他才清醒过来,于是摇动双桨,朝湖边划去。

  回到了别墅之中,到处都是静悄悄的。王超越发感觉到孤单,心潮起伏,他径直走到练功房中,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把学到的东西都回忆了一遍。

  从最开始的“马步桩”“撩阴掌”“猴偷桃”“三体势”,到后来的“八卦掌”练法和打法,然后是形意五拳和十二形,最后是“龙蛇合击”,还有其中包含的太极拳架子。唐紫尘的身影在王超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来。渐渐的,王超沉浸在了拳术的奥妙之中,唐紫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细细回忆起来,都大有深意。在回忆的过程中,他又发现了许多以前没有吃透的地方。王超猛地跳起来,腰腿发力,双臂一震,轻盈地跃上了水缸边沿。

  王超左右开弓,身形转换,每一击都拍得沙袋荡起老高。水缸里面的水荡漾起一圈圈波纹。不过显然他还没有达到“举足轻重”的境界,水缸里面的水虽然有规律地震荡,但并没有形成旋涡。

  最后,王超的手臂甩动之间,全身劲力鼓荡充盈,居然隐约打出了脆响。只是这脆响很轻微,要先做足运动才能打出来,远没有到唐紫尘随意而发的地步,响声也和唐紫尘发出的炸鞭炮的声音差得很远。

  打完之后,王超跳到地上,又将五拳架子、十二形缓慢地演练了一遍,一招一式都用劲不用力,身形变换之间,全身鸡皮疙瘩如铁砂一般。

  演练到最后,王超不由自主地站出龙蛇合击的架子,他双臂似乎端枪一般,脚步一起一伏,如崩拳、炮拳、钻拳,狠狠插进了石槽的铅汞大球下面。接着,他沉腰扭动,双臂发力,整个铅汞大球被他双臂抱住,猛烈旋转,竟然从石槽中跳了出来。眼看大球就要落地,他连忙一抱,一推。顿时,他感觉到大球内部汞水旋转流动的方向和劲力。他顺着这个劲一扭,一送,球轻盈地向上跳了一下,又滚进了石槽中。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听劲的道理,难怪尘姐一搭手就能破掉我的重心。”想明白之后,王超再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外面天色已经大亮,日上中天,原来他已经练了一晚上。

  猛烈的阳光照射下来,和昨天一样骄阳似火,唯一不同的是,唐紫尘走了。不过王超现在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他突然想起来,唐紫尘走的时候说她留了一本书,于是连忙跑到楼上,拉开自己房间的抽屉,里面是一本《国术实录》。

  翻开书,里面都是毛笔小楷。王超略微地翻看了一下,前面一大半都是讲实战打法和杀人技巧,配合着一幅幅人体图画。人体各个部位的神经系统,骨节的联系,内脏的结构,怎么运用明劲和暗劲打击,怎样快速杀人,全部展现了出来。这些图比显微镜下的实体解剖还要精确,也不知道唐紫尘是怎么画出来的。后面一部分是太极拳中打法“捶”拳的一些架子,以及八极门中的定肘等技击和通背门中的翻臂劲,其余的拳术都不是整篇介绍,而是零零散散的。最后,字体陡然变得大了起来,原来,是唐紫尘用毛笔临摹了一篇王羲之的《兰亭序》。一个个字笔走龙蛇,都力透纸背,就连王超这个不懂书法的人都感觉到了字体之中蕴含着很深的意境。不过书到最后却还没有结尾,只写到“后之览者”,最后那一句“亦将有感于斯文”并没有写上去,好像是等待别人来接上。王超把书收好,准备以后细细研读,然后倒头就睡,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起来了,收拾好东西回了家。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整个暑假过去了,学校已经开学。到了高三,学校里的气氛紧张了起来。不过这一切王超都不放在心上,到现在为止,他只对两件事情感兴趣:一是要和那个曹先生较量一下;二就是怎么赚钱,不然自己以后想住一下唐紫尘留下的房子都住不起。考虑了很多天,王超决定先完成自己第一个心愿。

  这天晚上放学回家时,王超暗暗跟在曹晶晶后面,他准备先找到曹晶晶的家,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与那个曹先生打上一架。就在曹晶晶要进入一条巷子的时候,一辆面包车突然冲过来,眨眼停住,车上跳下来几个大汉,一拥而上,曹晶晶连叫都来不及,就被抓上了车。

  “绑架?”王超一下反应了过来。

  面包车“噌”地顺着另外一条小巷开走了,王超直等到这辆车快要消失在视线中,才猛地拔步,从另外一头的街道横插过去。王超的腿功虽然没有达到唐紫尘转水盆和踩水不过膝的境界,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爆发力惊人。尤其是体力,这都是练内家拳能养住气的缘故。

  王超大步流星,甩开膀子,脚掌垫地发力,配合腰腿到位,每一步都是三四尺远。这正是八卦步法中的箭步。一会儿工夫,王超便冲过了一条街,那辆面包车已经驶上了环城路。也许是在市区的缘故,而车里的绑架犯也不想引起注意,所以车速只是一般,王超以箭步的速度完全能够跟上。直到车驶出了城区,速度才渐渐地快了起来,不过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王超也不用做过多的掩饰,一下跳进路边的野地,免得被发现。在黑暗的笼罩下,王超死死地咬住那辆面包车,不让它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经过这样剧烈的运动,王超体内产生了大量的热气,要竭力冲破毛孔,但是王超的毛孔闭得死死的。王超现在毛孔闭合的力量逐渐强大了,也就是拳术内劲渐渐深厚起来。

  不过这样追车毕竟是个辛苦活儿,大约追了十多公里后,王超和车的距离渐渐拉开了很多,车的尾灯几次都消失在了视线中,不过好在是一条大路,没有岔道,因此并没有跟丢。

  一般拳术练到这个时候,就要停下来,施展各个拳架子,把气先沉降到小腹,然后慢慢活动到全身,用来养生,改造身体机能。要是到了极限,再练下去,毛孔一下闭不住气,立刻就会汗如雨下,人便会虚脱,严重的甚至会脱力休克过去。但是王超现在不能停下,只有咬紧牙关,苦苦地支撑。

  王超也知道自己在玩火,普通人运动出汗,那是慢慢出的,还能有办法控制。练内家的人却不同,一旦到了极限,含的气全部涌出来,就好像是蓄满水的大堤突然决堤,危险至极。就在最为紧要的关头,面包车突然一个转弯,驶到了一条乡村小路上,然后在一栋两层楼房前停了下来。王超立刻停了下来,摆成“龙蛇合击”的姿势站了一个桩,一起一伏地活动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直到过了半个小时,才慢慢把气平息了下去,接着小腹一松,全身也放松了下来,总算没有出汗。恢复之后,王超立刻蹑手蹑脚摸到了那栋楼房旁边。

  面包车停在楼房前面,里面已经没人了。楼房四周也没有围墙,就是普通的民居。大门紧紧关闭着,只有楼上的一间房间亮着灯,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王超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突然发现楼房的背面有一根水管,直通到楼顶,连忙顺着水管悄悄爬了上去,几下就到了楼顶的平台上。平台上没有人,只有一扇门通到二楼。王超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会儿,这才摸下了楼梯,然后一闪,迅速转到一个漆黑的死角中,盯住那个亮灯的房间。

  这栋楼房装修简陋,而且好像不经常住人,角落里全是蜘蛛网,到处黑洞洞的。

  “大哥,你说怎么办?抓了这小妞,要不要通知她老子曹毅过来?”王超隐约看见房间里面有五六个男子。

  为首的是个光头大汉,穿着红背心,浑身上下肌肉隆起,正在把玩一把闪亮的匕首。而其余的男子都围绕在一个圆桌旁,圆桌中间放了许多瓶啤酒和几盘菜,旁边一台大电扇吹得人的头发一扬一扬。而曹晶晶被捆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板凳上,嘴里被塞了布,两只眼睛满是惊恐。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声。一个男子头伸到窗户外面看了看,“老大,是曹毅,他一个人开车来的,没有其他的人!”

  “好,你下去搜他身,然后带他上来!”光头大汉冷冰冰地道。

  “是哪位道上的兄弟,难道不晓得道上的规矩,凡事不祸及家人吗?”王超躲在黑暗的旮旯里,听见从楼下传来了曹毅的声音。一会儿,咚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显然是曹毅被人带了上来。

  “曹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上个月您在北部湾海上,只身一个人上船,放倒我们老板十多个手下,还提走一批货,有勇有谋啊。我们老板听闻还有此人物,欣喜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才查到您的藏身之地,于是就派我们兄弟过来了。不过曹先生可是这里的地头蛇,我们兄弟只好出此下策,引蛇出洞。”光头大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正好迎住了被带上来的曹毅。

  “原来你们是华南陈氏集团的人。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虽然女儿在别人手里,但是曹毅镇定自如,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随后把目光停留在光头大汉的身上。

  “第一,我们老板想知道曹先生您的真实身份。”光头大汉伸出了手,“第二,我们老板想请您加入我们,大家一起发财;第三,您提走那批货,究竟到了哪里?第四,您的身手非凡,一下撂倒我们十几个兄弟,我自然要为他们出气。咱们择日不如撞日,就地切磋一番怎么样?”

  “好。那你先放了我女儿!”曹毅身体一动,拉开了一个拳击的架势。他答应得干脆,倒让那个光头大汉吃了一惊。

  “既然如此,咱们还是打过之后再说吧。”光头大汉活动了一下肩膀,一步步走下楼梯,站在离曹毅三米远的地方。旁边的四个男子围成了一圈。此时,二楼关着曹晶晶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一个长头发的男子看守。

  “我叫陈武阳,曹先生记好了!”光头大汉把身上的背心一把扯掉,露出了油光发亮的古铜色健壮肌肉,一块一块仿佛蟒蛇缠绕在身上。尤其他身体各个关节处,明显有很厚的灰褐色老茧,一看就是练了许多年的高手。

  曹毅却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陈武阳刚刚拉开架势,他突然抢身进来,一个侧踹,狠狠蹬向了对方的腰。

  陈武阳用手臂一拦,脚步连续后退,在楼梯口停了下来,似乎手臂被踢得十分疼痛,赞了一声:“好腿力!”

  曹毅却不说话,一下抢过来,配合腿法,以刺拳连击对方面门,攻势如狂风暴雨一般,猛烈至极。他的拳头隐隐约约有了破空的响声。陈武阳一时失去了先机,立刻落入被动挨打的境地,连忙把两条手臂竖起来,挡住面部和胸膛,左支右挡。两人手臂相交,都是硬碰硬,每一次对击,都发出巨大的碰撞之声。这样的打法十分粗犷野蛮。陈武阳已经被逼到了楼梯口,抬脚后退的时候,一下没有踩结实,踏到了楼梯的边角,身体立刻微微一滑,他连忙晃动了一下才稳住。曹毅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收手,左腿发力,狠狠一铲,踢在了对方的小腿关节处。

  陈武阳身体向下一矮,倒在了楼梯上,他的脚骨被曹毅铲断了。曹毅见打倒了对方,心里挂念着女儿,连忙抢身就上了楼梯。哪里知道陈武阳身体素质极好,人也彪悍,虽然被踢断了脚,却没有一下失去战斗力。就在曹毅从他身边跑上楼的时候,他整个人如野兽一样翻身爬起,一下抓住曹毅的脚后跟,往后猛拉。这一拉的力量十分之大,曹毅虽然有防备,但也受不了,连忙用手抓住楼梯扶手以保持身体的平衡,随后用脚猛往后踹。陈武阳却顺势又扯住曹毅的裤子猛地站了起来,从背后一把搂住曹毅,另一条手臂狠狠勒住他的脖子。

  这是任何格斗术中都十分常见、又十分凶狠的一招,从后面用手勒脖子,使人窒息而死。曹毅一被勒住,脸色立刻涨成猪肝一样,不停地用手肘狠狠击打陈武阳的胸膛。陈武阳两眼鼓得如牛眼一般,嘴和鼻子里都流出血来,但是他的手丝毫不放松。

  这样的打斗血腥真实,不像擂台上一招一式的散打那么简单。王超实战经验少,眼见这样真实血腥的格斗,觉得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杀了他!”另外四个观战的人立刻冲了上来。曹毅连忙狠命地用脚一蹬楼梯,带着陈武阳双双滚落下来。

  “好了,我也该出手了!”王超也不再隐藏,猛地从旮旯里面站了起来,骤然发力弹起,一步就冲到门口,第二步直接跃进了关押曹晶晶的房间,再一步抢在那长发男子前趁势出拳。王超三步冲力,平掠地面,拳如炮弹一般凌空炸下。这一拳正是形意中的“凌空三步炮”。

  这三步发力,他计算了很久,身体也调整到了最佳的状态,全身腰腿、脚掌、脊椎都有规律地发劲,如猛虎下山,一拳打出自己平生的最大力气。拳劲在空气中打出一声清脆的炸响。

  长发男子本来也在注意楼下的打斗,却不敢擅离职守,没料到突然一个人冲了进来。他本能地举起双手格挡,只听见“砰”的一声,王超的拳直接撞开了他的手臂,击中胸膛。他整个人被打得凌空飞起,狠狠地撞到桌子上,顿时啤酒瓶炸裂开来,到处都是泡沫。

  这个长发男子十分倒霉,翻倒的桌子撞倒了旁边的电扇,电扇壳一下弹开,旋转的叶片直接绞到了他的头发。男子的头发连带头皮被绞落,头伸进电扇内,已经没有了呼吸,也不知道是被王超一拳击毙的,还是被电扇绞死的。

  曹晶晶看清楚了是王超,顿时十分激动,身体不停地扭动。王超连忙扯下了她口中的布,随后解脱了绳子。就在这时,楼梯口冲上来一个人,正是曹毅。此时,曹毅满身是血,不过似乎没受什么伤,那血显然是别人的。曹毅看见王超,愣了一下。

  王超看着曹毅:“曹先生,你身手果然很好,上次差点儿把我的手给废了,今天我们正好重新比试一下!”

  “曹先生,要不你先休息一下?”王超实在不愿意错过这个乘人之危的好机会。

  王超话音刚落,曹毅突然出手,又是一记干净利落的甩拳,弹向了王超的面门。看他这一下出拳的速度,丝毫不像是消耗了大量体力的人。

  王超已经不是大半年前的愣头青了,他脚步一滑,已经踩到了曹毅的侧面,一手并指如刀,朝对方的腰狠狠地戳。曹毅吓了一跳,连忙缩腰,收腹,转身,接着一腿甩来。

  王超脚步向旁边一踏,又转到了曹毅的侧面,他身体微弓,屈膝,手刀再戳腰,依旧是快、狠、准。曹毅连连转身攻击,想正面应对,但是王超每一次都能抢到他的侧面。古拳谚语中说“八卦贼”,王超显然是把这个“贼”字演绎得淋漓尽致,他日夜踏水缸、打沙袋练得的功夫,现在终于施展出来了。

  连着转踏了五步后,王超终于得手,一下戳在了曹毅的肋骨中间。曹毅顿时脸色苍白,转了转身体,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超,快住手!”曹晶晶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她父亲会和王超动起手来,明明都是来救自己的。

  “爸,你怎么了?爸,你没事儿吧?”曹晶晶冲了过去,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好小子!”曹毅大口喘息着,看着王超,竖起了大拇指,也不知道是发狠还是赞叹,“我这是第一次栽跟头。很好,很好。”

  王超不愿意和曹毅多说话:“曹伯父,咱们的事情算扯平了。”

  曹毅突然叹了一口气,挥挥手:“你把晶晶送回家,这一伙人来头不小,接下来的事情我得处理干净。”

  王超看向曹晶晶。

  曹晶晶看着曹毅,见曹毅点了点头,才和王超一前一后地下了楼梯。下楼梯的时候,王超看见那个陈武阳蜷缩在地面上,七窍流血,面目狰狞,连忙叫曹晶晶闭上眼睛。曹晶晶倒是很听话,乖乖闭上眼睛,拉住王超的袖子走了出去。地上还躺着另外四人,都没有死,在地上呻吟着。

  “这个曹毅真狠,要不是他先和这么多人打了一场,我和他对拼,还不知道鹿死谁手。”王超边走边想。他带着曹晶晶走了四五里路,不经意一回头,发现一团火光在漆黑的夜里跳动着。王超仔细一看,那栋民居燃烧了起来。

  杀人又放火,真绝!王超对曹毅竟有些佩服了。

  虽然这是王超的第一次实战,但是打斗的机会并不多。一拳打飞那个长发男子,那是骤然偷袭,出其不意,并不是正面作战。而和曹毅最后的打斗,也是在对方筋疲力尽、体力消耗殆尽的情况下,用游身八卦掌转得他晕头转向才得胜的。“一共有明劲、暗劲、化劲三种练法,以我现在的水平,明劲都没有达到。打那个长头发的凌空三步炮虽然出了脆劲,但是要事先调整全身状态,然后远距离冲击发力,真正在场地上打斗起来,不说没有调整的时间,场地也不会那么空旷。况且,我发了这一记炮拳劲之后,感觉体力消耗得厉害,第二下就打不出来了。尘姐可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出脆劲来。看来还远远不行。”

  王超跳下床,迅速调整自己的脊椎,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然后比画了几下,觉得气息渐渐充盈起来。

  砰的一声,王超一掌击在墙壁上,脊椎同时一松,重心转移,想把全身的元气随着汗液从手掌上冲出来,配合手掌本身的打击力量,一明一暗两重劲,达到一拳开碑裂石的程度。可惜王超失败了,就在他的手掌击在墙壁上的一刹那,他全身一松,汗液从所有毛孔中涌了出来,全身软绵绵的,似乎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王超一屁股坐在床上,回忆着刚才的情形:“不想着元气外放还好,一想着外放,打的时候全身都散了,这不是找死吗?”练内劲的人,一旦运气,全身毛孔闭住,肌肤坚硬如铁,不但能够扛住击打,而且全身的水分热量都被锁住,一点儿不外泄,所以在打斗中体力充沛,劲力连绵悠长。毛孔闭合后,精神集中,周围环境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随时反应,但是也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一旦毛孔闭不住,泄了气,立刻如洪水宣泄,危险至极。

  平时锻炼的时候,可以慢悠悠地打拳,练完后溜达溜达,把气再化进体内,这倒是能控制得住。但是在剧烈的打斗之中,可就没法顾及了。

  更别说打斗的时候暗劲外放,那就等于点了一桶火药往外丢。炸别人的同时,自己也非常危险。“难怪传闻当年李小龙的明劲练到了巅峰,技击高明得一塌糊涂,但是在修炼暗劲的时候走火,因此暴死。”

  “走火,走火,这个词用得真好啊!”王超在自己亲身试验过后,对前人的遣词造句深感佩服。王超翻了翻《国术实录》,果然,其中有一段关于明劲和暗劲的实战论:

  “余五岁练拳,骨骼未定,因只站桩法养体。直过十年,始内外兼修。再十年,至化劲巅峰。其后三年,与道合真,行止坐卧,无不行拳,意念一动,均能扑杀人于三十六步之内。且枪炮不惧,先有感应,便自感已达炼神返虚之通神化境。至成书之日,毙人逾千。余能有此成就,实十年之桩法修养,先通暗劲之功。凡暗劲发劲,紧则肌肤鼓立一寸,如精铁黄豆;松则如羊脂凝水,软滑光润。暗劲若不大成,亦可先修明劲,内家拳发刚劲用力者众。初练以简为主,一架通,则百架通……”

  “原来我的毛孔力量还是不够,要鼓立一寸。还是不要想着暗劲外放了,功到自然成,还是先把明劲练到巅峰再说。说以简为主,到底练哪一个架子比较好呢?”王超考虑了一下,凌空三步炮虽然能一下把人打飞,但需要的发劲距离太长了,实战作用不大。

  想来想去,王超还是决定练崩拳。崩拳虽然有九种变化,像半步崩、退步崩、转环崩、连环崩、侧身崩等,但都是用腰力和腹部的力量做为主打,辅以小腿肌肉、关节,以及大腿肌肉发力,然后肩关节、手关节、脊椎同时配合。“尘姐讲过,当年郭云深在牢房里练拳,手脚都戴着几十斤重的大枷。我是不是也可以在身上加点儿重量?”

  王超花了几天时间,弄了许多石块,吊绑在身体各个发力点,全身的负重加到了六七十斤。开始的时候,他还怕练坏了肌肉,或者把劲练歪了,只是小心翼翼地提劲轻微活动。练了十多天后,掌握了各个部位发劲的要点,哪个部位需要用力,王超就增加重量。王超还对照着唐紫尘在《国术实录》中画出的人体各个部位的关节图学习,这样渐渐摸索,或增或减,就好像熟练的工人在改造一台自己非常熟悉的机器。

  这样一连练了三个月,一天,王超脱去衣服,卸掉负重,发现自己各个关节发力时肌肉有明显的变化。尤其是肩膀和腿的关节,一发劲,关节窝明显凹陷下去,显然是关节的力量更加强大了。在这期间,王超依旧每天站桩,不过站桩的姿势变了,不再是三体势,而是摆“龙蛇合击”的架子来站。八卦掌王超也没有落下,依然天天演练。他每天都在半夜一点钟起来,用卷地蹚泥的步法行到省城,然后再走回来,正好是早上六点。这一来一去,都是闭住毛孔,用那天追赶面包车的姿势在路上狂奔,两腿如大犁翻地,狂风卷叶,气息在身体内鼓荡,等毛孔渐渐闭不住了,王超才停下来用桩法平息气息,把气化进双腿、腹腰及全身各处。

  夏去秋来,秋去冬来,一年又过去了。在这期间,王超的生活还算平静。自从那天送曹晶晶回家之后,曹晶晶也注意到他,两人的话逐渐多了起来。

  王超从曹晶晶口中得知,曹毅在那天的打斗中受了暗伤,住院住了一个多月,又调养了两个多月才恢复过来。听说那件事被定性为普通的失火案,王超才放下心来。

  “我爸爸想见你,你跟我来我家吧。”放假前一天放学的时候,曹晶晶突然叫住王超。

  两人坐上公共汽车,到了一个颇为豪华的小区内。

  电梯到了二十八楼停下来,曹晶晶开了房门:“爸,王超来了!”曹晶晶大声喊道。

  “到健身室来!”走廊另外一头传来了曹毅浑厚的声音。

  王超走到了走廊尽头,一扇房门虚掩着,他推开了房门。突然,劲风扑面而来。王超也不躲闪,本能地转腰发力,弓身踏步,肩关节一扭,一个进步崩拳迎了上去。

  两人的拳头相交,王超仿佛击在一块铁上面,曹毅也很惊讶,抽身后退,甩了甩手,好像有点儿不适,但是立刻又抢了上来。王超脚步后踏,一垫一踩,猛地跃了出去。这个身法正是形意拳十二形中的猴形变化,名字就叫“猴捅蜂窝”。猴子一下捅了马蜂窝,怕被蜇到,不要命地往后跃,这一跃的劲非常大。在跃的同时,王超心神一动,突然拉住门把手,用力一带,门砰地关上了,把刚刚要冲出来的曹毅关在了屋子里。

  王超后跃关门,一下蹦出了四五尺远后又退了一步,看距离刚刚好,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发劲,全身的关节扭动,发出轻微的脆响。他整个人擦地飞掠,借助冲力,一拳轰在房门上!

  砰的一声,厚厚的木质房门被一拳轰飞,向房间里面撞击进去。

  曹毅刚到门口,没有防备,被飞脱的房门狠狠撞击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好不容易稳住了,两条红色的液体却从鼻孔里钻了出来。

  “王超!你为什么打破我家的门?”曹晶晶的怒吼声从身后传来。

  “是你爸先动手的!”王超一脸郁闷。

  “晶晶,回房学习去。这事儿你别管!”

  曹晶晶狠狠瞪了王超一眼,没奈何地跺着脚走了。

  王超小心翼翼地道:“曹伯父,你没事儿吧?”

  “你练得很好,居然进步得这么快!能和周围的环境配合,很有技击天赋,我以前小看你了。”曹毅拿毛巾擦了把脸,随后搓了两团卫生纸堵住鼻孔,坐到沙发上。

  王超笑得很尴尬:“其实我还有事儿想求伯父帮忙。伯父路子广,不知能否给我指点迷津,以后有什么路可以走?”

  曹毅点点头:“你这一身的功夫和天赋不要埋没了,我给你介绍个工作,今天叫你来就是跟你说这事儿的。这个工作既可以赚到钱,又可以实战,还能结识不少人物。至于你能否出人头地,就看自己的造化了。毕竟你救了晶晶一次,我也算还你一个人情,”曹毅捂了一下鼻子,“明天,明天我带你去省城。”

  第二天到省城的一栋大楼前下了车,王超抬头看了看,发现这栋大楼最上面挂了个很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亚洲跆拳道联盟”。

  “这里的跆拳道馆可不是一些普通教练随便租个体育室,发几个广告,招收学生骗几个学费和衣服钱。”曹毅边走边跟王超解释。

  “这是国际跆拳道联盟在亚洲的正式协会的分部。在这里,有专门的晋级和训练场地,教练都是专业人士,如果学生练得好,还有机会参加由韩国各大公司赞助的许多比赛。光是晋级赛的奖金和出场费就够赚的了。”

  “每年还有许许多多的表演赛,国外国内的都有。除了比赛之外,这里也是上流社会健身爱好者交流的一个平台。告诉你,最顶上的贵宾训练专区,就是为社会名流专门准备的。这已经不是个简单的技击场所了,而是融合了商业、锻炼、表演、交友、礼仪、文化为一体,成为上流社会沟通的一个庞大机构联盟!它的影响力之广,不是你能想象的。”

  王超一面静静地听着,一面打量着四周。墙壁上悬挂的是毛笔写的条幅,有“礼义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等警语,字体刚劲有力,给人一种向上的感觉。

  商业运作、比赛、赞助、交流、表演……王超咀嚼着曹毅的话,似乎明白国术为什么会没落了。

  “只杀敌,不表演……”王超念叨起初遇唐紫尘时她说的话。

  “只杀敌,不表演,怎么吃饭?怎么赚钱?”曹毅好像听见了王超的话,转过身来。

  “曹伯父带我到这里来,是给我介绍什么工作?”王超问道。

  曹毅笑了笑,两人已经走进了电梯。“跆拳道分为十个带,最高等级的黑带又分为九个段位。这栋大楼里每一层的训练室都代表一个带子的晋级。来这里的学员训练一段时间后,都可以参加考核。”

  “来这里训练,学费要多少?”

  “学费很贵!有成年男性区、成年女性区、少儿区。每个区的收费都不同,而且,每个段位的收费也不同。不过,你要是确实成绩好,也能获得免费的资格甚至参加这个联盟组织的比赛。运气好的话,还能成为职业的跆拳道选手。出名以后还可以拍电影,赚钱更多。不过这毕竟是少数。”

  “现在有钱人多了,注重休闲和健身。那些公务员、老板、经理等等,也都来这里。一半是休闲锻炼,学防身术;另一半是来交友,泡女人。毕竟来这里学习的都是有钱人,而且事先要学习礼仪,不像其他的什么交友俱乐部,虽然也是有钱人的圈子,但是没有礼仪这一项,就显得低俗!”

  “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礼仪这个东西虽然是一块遮羞布,却是不能缺少的东西。没有遮羞布,赤裸裸的,上流人士就觉得没有情调。”曹毅说着,电梯已经停了。

  一出来,王超就问:“你难道是要我学习跆拳道,然后比赛?”

  “不不不。”曹毅摆摆手,“我介绍你来,是帮这里看场子。”

  “看场子?”王超皱起眉头。

  “你也知道踢馆吧?”曹毅道,“跆拳道为了商业运作,抛弃了许多杀伤性的技巧,全部是华丽的腿法表演。以至于在内行看来都是花架子,但是它偏偏又到处掀起热浪。有内行不服气的,也有人来找事儿的,如果那些教练不是对手,就很影响声誉;又不能叫警察,那样影响更坏。所以要有技击高手坐镇,随时应付来踢馆的。”

  两人走了一会儿,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道服的年轻人。这人二十多岁,身材匀称,步子十分沉稳,一看就是腿法精湛。

  “曹先生,我们李会长等您好久了。”这人好像对曹毅十分熟悉,随后看了王超一眼,皱了一下眉头,“这就是您要介绍的人吗?”他有些不屑。

  “李风,带我去见李会长,她自有安排。”曹毅似笑非笑。

  “曹先生进来吧!”冰冷的女声传了出来,“李风,你去通知黑带区的各个教练。”

  “好!”李风斜了王超一眼,转身走了。曹毅和王超推门进了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个穿道服的漂亮女人。这个女人一眼看上去仿佛一座冰山。

  “这就是李会长。”曹毅向王超介绍,接着转向冰山女人,“人,我已经带到了。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处理,得先走了。”说着就转身离去,把王超留在了里面。

  曹毅走后,冰山女会长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直视王超:“你好,我是国际跆拳道联盟亚洲协会中国S省分会的会长,李万姬。”说罢,走到王超面前,伸出手来。

  王超连忙也伸出手:“我叫王超。”

  突然,李万姬的脚一动,猛地提起来,直接蹬向王超的下巴!这一下又猛又快,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而且脚法诡异,整条腿就好像从裤管里面钻出来的毒蛇。

  幸好王超有八卦掌作为根基,八卦掌讲究的就是一个“贼”字,听风辨声,机灵无比,这可是上千次摔跤摔出来的。更何况,王超现在内劲渐渐深厚,毛孔也很敏锐,虽然没有达到暗劲外放的地步,但是这大半年练崩拳劲,又研读唐紫尘留下来的《国术实录》,渐渐地摸清了自己身体肌肉神经骨骼的结构。在和李万姬握手之时,王超就感觉到了她虎口间的肌肉猛地跳动了一下,便立刻知道了李万姬的腿即将发力。因为神经牵动肌肉,腿若要发劲,一定要通过大脑神经反射,才能踢出一腿。

  “若不是这么多天修炼崩拳,掌握了听劲的基本要诀,这一下只怕很难躲过去!”王超依旧是“猴捅蜂窝”的猴形身法,身体跃出了房间,不差毫厘地躲过了李万姬这一脚。不得不说,这招王超在曹毅家里使顺手了,他跃出来的时候,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把带上了门,然后又是一记凌空三步炮,一拳打在门上。只是这扇门还不如曹毅家的结实,并不是实木的。门板被王超一拳震得四分五裂,但没有直飞出去。

  李万姬一脚蹬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木头碎片纷纷飞了进来。李万姬尖叫了一声,连忙一腿扫出,把几块木板踢飞。

  “李会长,怎么样,我合格了吗?我这人一旦被偷袭,反应很激烈。打坏了门,十分抱歉。”

  “好!曹先生介绍的人,果然不差!”李万姬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回到办公桌前,按了一个按钮。一会儿,外面便来了两个身穿工作服的男子。“把这里打扫一下,叫人来重新装一扇门。”那两个男子惊讶地看着一地的木头碎片,却没有说什么,立刻干起活来。

  “来的时候,曹先生已经说了是来干什么。不知我可否问一句,月薪是多少?”王超直奔主题。

  “对不起,王先生,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已经通过了第一道考核。你也知道,我这里有很多教练,都是搏击高手,他们并不会服气。你要通过他们那一关,大家心服口服,我才能正式聘请你成为我们道馆的顶级教练。我们尊重强者,如果王先生能拿得出真功夫,我们也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李万姬走出了办公室:“王先生,请跟我来,我们的教练都在贵宾区的搏击室等着你。”说罢,李万姬带路,穿过一条走廊,眼前豁然开朗,巨大的空旷场地出现在王超面前。这是一个有几百平方米的训练场,地面用黑白两色的地毯铺成,中间很大一块地方围了起来,四周有许多漂亮的沙发和茶几,显然是为观看搏击的人准备的。场地中央站了一排身穿雪白道服,腰系黑色带子的男女,大约有十多个。

  场地外面的沙发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男女,一见李万姬和王超进来,都饶有兴趣地打量着。

  “王先生,请换道服。”李万姬提醒道。

  “不用。”王超甩开步子,走进了场地。

  见王超不换道服就走了上来,一排跆拳道黑带教练议论纷纷,对王超更是多了几分怒气和鄙夷。那个在李万姬办公室外见到的李风最先走了出来。

  “跆拳道黑带四段,李风。请多多指教。”李风上场就站好了姿势。

  “李风,你怎么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心浮气躁,怎么还能技击!”李万姬也走进了场地,严厉地小声道,“你虚心一点儿,王先生身体很灵活,擅长游斗,力量也很大。你要贴身缠上去,用摔法或许能取胜。”

  “知道了,会长!”李风听后,变得沉稳起来,随后朝王超郑重地道,“请多多指教!”

  李万姬走到那排黑带教练面前,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走出了场地。

  “李会长,这个年轻人是什么人?今天怎么安排这么多黑带教练和他比试?”一个身材略显发福的中年男子看着李万姬发问,眼光不时地朝李万姬高耸的胸部滑过。

  “吴董事长!”李万姬打了个招呼,“这是曹毅曹先生推荐的人,来应聘我们道馆的顶级教练,我们现在正进行考核!”虽然很讨厌这个吴董事长色迷迷的眼光,李万姬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吴董事长是全省有名的大房地产商,旗下的中和房地产集团几乎垄断了全省三分之一的房地产市场。

  “老曹介绍的人?”吴董事长微微有些惊讶。

  “这小伙子是老曹介绍来的?这么年轻,应聘道馆的顶级教练?”坐在沙发上另一头的一个女人也听见了,发出惊讶的疑问。

  “张总。”李万姬向这个女人点了点头,礼貌地打了招呼。这个女人叫张彤,是法国一家国际顶级化妆品集团在中国华南地区五省分公司的总裁。

  “这个年轻人倒还挺沉稳的。”张彤对王超似乎有些感兴趣。

  场地上,李风已经和王超打斗了起来。

  李风上前就是一记漂亮的前踢直踹,击向王超的腹部。他的道服带风,发出啪啪的声音。

  王超也不躲闪,沉腰扎马,小腹一收一挺,一口气从嘴里飙出,同时出拳,一下和李风的腿碰了个正着。

  两人拳脚相交,李风眉头一皱,急忙收脚,在地毯上揉了揉,显然是有些吃痛。王超并不放手,欺身上来,脚步擦地而行,地毯上出现了两条长长的印子。

  李风刚刚收腿,就感觉到地毯震动,随后眼睛一花,王超已经贴近了面前。

  “好机会!”李风虽然没有料到王超这么快,但是事先有李万姬的指点,知道对付王超要用摔法,于是连忙张开双臂,身体前撞,一扭,一绞,一缠,已经抱住了王超的身体,随后脚下一拐,一绊,踢住王超的小腿关节,向下就摔。

  这是跆拳道中的快摔,能连续把人摔翻在地,在搏击中是十分厉害的招式。王超一冲上来,本意是用一记炮拳把李风打飞,却没有料到李风稍微一躲闪,让过了一拳,还顺势抱住了自己。

  王超身体一偏,顺势宛如一条蛇缠绕在李风的身上。李风一摔,没有把王超摔出去,正准备再摔。但是王超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重心,并使重心垂落尾椎,随后全身发劲。

  两人的手臂交缠在一起,就在李风再次发力的一刹那,王超毛孔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的运劲、动势及重心所在方位,身体自然而然地跳步,一个牵引,李风的身体立刻前倾。王超顺利地控制了对方的重心,突然转身,翻臂穿掌,从对方肋下穿过,腿一蹲,腰转,肩动,脊椎一弓一弹,正是一记“回身掌”的发劲。

  李风被王超摔了出去,整个人腾空飞起,然后坠落到两三米外的地面,摔在地上。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