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4、两个东方奇

时间:2013-07-24 11:01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丁野一听,正是那冤家古云婷,她怎么也跑这里来了。唉,今天真是倒霉透顶!

  他站起身,对东方奇说:“走!”

  东方奇却偏偏慢条斯理地说:“我还没喝完呢,慢慢喝!”

  丁野正要拉他,就听古云婷冲两人笑了,大声说:“啊,原来你们也在这儿呢!”

  她身后跟着的是王紫儿。一见东方奇,王紫儿的脸就情不自禁地晕红了,像朵刚抹了春色的山茶花,木木地站住,有些不好意思过来。古云婷却大大咧咧地拉着她就走到了东方奇和丁野桌旁。

  东方奇说:“咦!你们也来了,来,坐,坐。”他朝旁边挪了挪,让王紫儿坐下。

  丁野却斜眼看着天花板,好像没见到古云婷似的,就是不肯让开点地儿。

  古云婷也不生气,笑道:“王妹妹,你今天瞧见谁给铐在大街上了?”她和王紫儿同属校园演绎社,回家的时候常常一同走,今天刚好看到了丁野在大街上的精彩表演,看得乐不可支。

  丁野一听,急了,心慌得乱糟糟的,真想给自己一拳,要么就是给该死的老天一拳,今天在街上那一段事,时间也不长,怎么不偏不倚就给这死丫头看见了呢?以后在她面前可更没面子了。不过今天街上这么多人,又是放学时分,路上同学很多,看热闹的也不少,唉,惨了惨了,丁野啊丁野,你一世英名就……

  正凄惨地想到这里,见眼前有手晃来晃去,原来是东方奇来敲他脑袋,边嘘声说道:“让点座啊!”

  丁野站起来就说:“嗯,我,我去洗手间!”说着,溜也似地走向洗手间了,脸上有些烧烧的,总觉得古云婷在用鄙视的目光瞧着自己的后背。他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擦也没擦,水湿淋淋地往下滴,脸上凉快了不少。这地方也没镜子照,便胡乱理理头发,心里觉得怪怪的,他有些不明白,平时自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容易脸红害羞呢?

  怕什么!他咬咬牙,强颜欢笑着走回了座位。

  古云婷和王紫儿只是看着他笑,笑得他心里发慌、发窘。

  东方奇这时偏也起身说:“你们先喝,我去一下洗手间。”便走了,只留下丁野和两位女孩儿在一块儿。平时嘴皮子伶俐、妙语连珠的丁野,这会儿却噎住了嗓子似的,就是说不出话来,只好一个劲儿地喝水。古云婷和王紫儿的“泡露达”也来了,两人一边吸着饮料,一边脸露微笑,丁野低着头,直想哭。好不容易东方奇回来了,总算松了口气。

  东方奇的脸色有些惨白,似乎受了惊吓,很不对劲儿。

  东方奇去洗手间的时候,有一个人先他进去了,他跟进去的时候却没见着人,他当时没发觉什么,只是感到气氛有些不对。那里灯光黯淡,马桶漏水的嘀嗒声响个不停。他匆匆对着镜子洗了洗手就出来了,镜子里的他轮廓有些模糊,好像蒙了层水汽,他凑近瞧了几眼,镜子里的他也凑近来。他突然想起刚才那人怎么不见了,两个格子间里都没人影,会去哪儿了呢?他没再细想,就出来了,只是觉得心里“砰砰”跳了起来,不知为什么,他有种预感,有事情要发生。

  丁野见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问道:“喂,怎么了?”

  东方奇勉强一笑,说:“洗手间里灯光暗,唉,照镜子也觉得怪怪的。”

  丁野猛然抬起头来说:“什么?”

  东方奇见他反应这么大,说:“没什么啊!”

  丁野说:“什么,洗手间里有镜子?”

  东方奇说:“那怎么了?”

  丁野说:“不可能,洗手间里根本没有镜子,我刚进去找了半天!”

  东方奇说:“你说什么?洗手间里没有镜子?怎么可能,我刚才照了半天!”

  这时,服务员听到两人争论,忙过来说:“对不起,我们这里洗手间还没安镜子,不过下个月就会安上的。”东方奇听到这话,一下子脸上的鲜血都褪去了,就如张白纸似的,说:“那,我刚刚看到的我,又是谁呢?”

  丁野惊道:“难道,难道,不但有两个丁野,还有两个东方奇?”

  丁野和东方奇面面相觑。

  恐惧,刹那间如潮水般从全身袭来,比刚才喝的冷饮还要冰凉。

编辑:马小璇

相关新闻

图片